唯二参与讨论的普通人离开了,剩下的都是天剑宗同门,说话也能随便些,何晓婷便出言纠正,“柏师兄刚才说错了一点,这个世界找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童其实很简单。”

柏森虚心求救,“要怎么找?”

“用网络,”何晓婷科普,“你们只知普通人有身份证明,却不知道在他们降生后便会办理出生证明,上头会记录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等等,这些资料会统一上传至数据库里。”

除何晓江外,其他人都惊呆了,“意思是谁都能看到?”

“那倒不至于,得用点特殊的手段,”何晓婷说,“身份信息可以说是个人**,要是想查就能看到岂不得乱套。”

“有道理啊,”屈宁挠挠头,“这样的话,想找符合条件的人挺容易的。”

柏森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寻人方式,顿时将眉头皱得更紧了,“方便是方便,可危害也同样存在。”

“没办法,事情都有多样性,只能说利弊各半,”何晓婷还举了个例子,“比如做了坏事后畏罪潜逃,他的身份信息就会全网通报,在外做什么都难,稍露行迹就会被举报抓住。”

屈宁拆台,“抓孩子的坏蛋还没抓到,也没人举报。”

“情况不一样,哪里能相提并论,”何晓婷耸耸肩,“普通人可抓不住邪修。”

屈宁呵呵笑了,“依你的意思,若我们不出现,这个小世界要怎么办?被邪修祸害到走向末路?”

“倒也没那么夸张,”何晓婷解释,“高科技也很厉害的,有英勇无畏的战士和先进的武器,抓到人是迟早的事,要知道有些热武器的威力堪比元婴修士自爆。”

“不可能,柏师兄是元婴修士,以他的实力,自爆能夷平方圆百里,”屈宁觉得这种说法很荒谬,“真有这么厉害,邪修还敢害人?”

柏森无奈道,“屈师妹,你能不拿我当范本吗?”

多少有点儿不吉利。

何晓江同情极了,柏师祖也是被殃及的池鱼呢。

“柏师兄,”孔怡华忍笑道,“阿紫拓印回来的七星养阴阵是要不要破了?”

“养阴阵过于恶毒,不能留,”柏森也有这个打算,“我那边也发现了差不多的阵,救人时顺手破了,待会我亲自走一趟,将剩下的六处阵眼都毁掉。”

“咦,原来我去的地方也有阵啊,”季嫣懊恼,“我咋没发现不对。”

何晓婷小人得志,“傻呗~”

这地图炮牵连甚广,把大半队友都得罪了。

公认脾气好的孔怡华温声细语道,“柏师兄辗转奔波六处未免劳累了些,不如带上阿紫打个下手?”

“这怎么行,”何晓婷心里一咯噔,连连摆手推拒,“我不懂阵法,只会帮倒忙。”

孔怡华笑眯眯的道,“也用不着你破阵,只需在来回路上出点力即可,毕竟灵气稀薄,恢复灵力速度缓慢,我们这只有柏师兄懂阵法,得尽量节省灵力。”

意思何晓婷懂,是让她充当飞行工具人呢,这活确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她懒病发作准备找个替死鬼,柏森适时问,“阿紫可是不愿与我作伴?”

很好,不去也得去了。

金丹与元婴的差距不是一点点,都是能越阶作战的剑修,何晓婷该低头时绝不含糊,“柏师兄说笑了,为了世界和平我也不能偷懒呀~”

雄赳赳,气昂昂,说走就走,毫不拖沓。

孔怡华感叹,“阿紫果然是个善良的小姑娘。”

何晓婷心里毫无波澜,她一点也不善良,只是因为实力不如人而暂时屈服,等哪天迎头赶上,她也能支使孔师姐和柏师兄干这干那的,嘻嘻。

七星养阴阵听着唬人,其实并不难处理,只是跑来跑去比较费时间,两人在天亮前才破坏所有阵眼回到市公安局。

彼时,马红星与欧阳元宵已经把要办的事都办好了,事关重大,申请送上去一路开绿灯,家长们已经在送孩子去军区医院的路上,他们是特意来接几位仙师过去的。

“医院条件有限,只能收拾出两间病,空房来,”欧阳元宵歉意的道,“还望仙师们多包涵。”

“没事,”季嫣大大咧咧的道,“我们晚上不睡觉,有一间就够用了。”

何晓婷亦道,“阿嫣说得对,病人要紧,给我们个单人病房就行。”

主要是待在走廊上太显眼,怕那邪修察觉到不对溜走,不然连房间都可以看不要

“仙师果然人美心善,”马红星感动得热泪盈眶。

欧阳元宵感动之余也没忘了问,“可需要加几张床?”

“不用,”何晓婷淡定的道,“我这里有。”

“呃~好的,”欧阳元宵呆呆的应了,他有点惊讶,原来仙师喜欢随身携带床。

储物袋可真是神奇!

何晓婷说有床可不假,她储物袋多,又有点收集癖,哪怕用不上的东西,只要看中且价格不贵就会买,床也不例外。

医院安排的单人病房其实是套间,外间摆着L型的长沙发和茶几,内间摆着双人床和大木柜。

考虑到队里有七人,房间却不大,不能安放太多床,干脆让人把原有的床拆了搬走,而后反锁了门,拿出两张定制的大床摆放好。

“我们女修住内室,”孔怡华说,“男修住在外间,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三位男修异口同声的回答。

打坐用不了多大地方,两米多宽的大床够用的。

男修们比较随意,很快分配好位置,四个女修却闹出点小纷争。

哪怕把床分成四份各占一个角,还是会觉得不公平,靠墙和不靠墙,区别也挺大的。

“我喜欢靠着墙,踏实,”孔怡华有点羞愧,她年纪大,跟师妹们争这个其实不太好意思。

屈宁也说,“靠墙坐着比较舒服,我也要靠墙的位置。”

“那个,”季嫣闭着眼睛胡说八道,“我修炼姿势不好,没靠墙容易摔跤,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就,离谱!

何晓婷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默默把定制大床收回储物袋里,换出张带顶的千工拔步床,如同小房子般,不管哪个方向都有倚靠。

问题圆满解决,床是自己的,她抢先占个角开始修炼,其她人纷纷效仿。

一时间,屋内分外温馨和谐,没人再吵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