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妖狼海外,净魔箫起。

夜如墨,浸染苍穹。

月似钩,悬钓星河。

穹顶之上,悲欢如水淡无涟。

穹顶之下,离合狂狷心难寐。

稀微箫音如梦似幻,仅与知人闻听,海风过处,黑影留驻。

萧白夜与耿煦,白与黑于天巅对立,宁谧尽处,雪飞风舞。

“知己这一曲,吾听出了惭愧。”耿煦黑衣笼罩下的声音,平静而淡漠。

“在下有负耿兄之托,唯有来此请罪!”萧白夜的声音充满了愧疚织写的无奈。

“她,怎样了?”耿煦心有笃定,萧白夜所愧为何。

萧白夜简略道出了吴婉瑜失踪因由,以及黑鸦啼血阵亡之所在。

“此为在下的过失,来此一者是为请罪,再者便是向耿兄承诺,七日内必将她寻回。”萧白夜神情凝重,语态坚决道。

“若论过失,吾独占鳌首,汝请罪何凭?知己相交,但闻一心,汝之心意,吾已明悉,竞魔之期将近,汝尚需准备,那女娃儿,交予吾吧!”耿煦发顶黑帽被风吹下,一双灿如星火的明眸照在萧白夜面上,目之所及,皆是细雨和风。

“耿兄,此本为在下之责,在下也绝无闲逸之理。”萧白夜目中漾起感激,语态坚决如故道。

“知己面前,切莫迂腐,磨好汝之刀,吾只盼决赛所对者,会是汝!”耿煦凝视着萧白夜,沉声道。

“耿兄……届时,在下会倾尽全力的!”萧白夜欲言又止,唯有点首相敬。

耿煦目光望向远天,无尽萧索遍布面颊,神王足下的坎坷,堪比手中掌纹,曲径通幽。

鲸吞汪洋,初海诞灭。

生之始,死之终,贯穿苦痛,重置轮回!

两清坊外的广阔原野尽处,亦为山峦叠嶂之起点,黑鸦啼血便是亡命于此。

天幽王在绵延不绝的山峦之中,依凭着直觉向前探进,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让他来到了这处蛮荒中的绝境——寒蝉冢地!

夜入膏盲,行到死寂,万千无名坟包,深埋怨土之下,生前的荣耀功名,已如己身枯骨,长眠腐臭了……

天幽王步入此地的第一刻,惊觉神识中的那道光,闪出了一抹残红,极不寻常的感知,也预示着极难预料的危机。

无风的幽谷,忽有微风拂面。

无声的荒冢,竟有足音顿挫。

细辨那风中足履,来自于三个不同方位,却同时朝着冢地迈近,天幽王疑惑之余,本能的选择了隐匿,隐在冢堆深处,匿于枯骨堆间。

三只影,如三个鬼魅般同时落在了这寒蝉不能鸣泣之地。

其中一人忽道:“山间有蜜。”

另一人道:“酒里有鱼。”

第三人随即道:“灯灭了,开始吧!”

没有语调的声音,一如没有感情的死物,而这三个人却都是活的。

“你远道而归,想必门主有了新的嘱托。”第一人道。

“竞魔天决期间,你们需要助我登顶魔皇。”第二个人道。

“你这是打算参加天决了。”第三个人道。

“错了,我很快就要回去,那边还有棘手的事在等我。”第二人道。

“是那股死灰复燃的势力开始行动了。”第一个人道。

“错了,是那尾灾龙,我要回去牵制他。”第二个人道。

“那你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第三人疑惑道。

“我要你们推赭残荒上位。”第二人道。

“什么?你要我们助他上位?”第三人疑惑更甚。

“对垫脚石,我一向都是很宽容的。”第二人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第一人道。

“我也会全力配合你。”第三人道。

“化魂幡,在我成为魔皇以后便会给你。”第二人道。

“多谢。”第一人道。

“那我仇家的身份,门主何时才能告知我?”第三人迫切问道。

“放心好了,魔皇竞决之后,我会揭开他的身份,届时他也将任你处置。”第二人道。

“希望那一天快点到来!”第三人狠声道。

“另外天幽王的出现,打破了门主的既定战略。”第二人道。

“天幽王服食魔粹之后,实力深不可测,然而他既然选择参与魔皇竞决,便也已是砧上鱼肉。”第一人道。

“同感,待我成就霸业,再亲手将其毁灭也是不迟。”第二人道。

“另外,烦请通知门主,我已寻得明宇昌平印的下落。”第一人道。

“我明白了,我会诱导剑帝加快动作。”第二人道。

“有劳了。”第一人道。

“有需要我的地方,你们尽管说!”第三人格格不入道。

“嗯,对你的实力,我们从来都不怀疑,草里的木头沉了。”第二人道。

“颤栗的乌鸦死了。”第一人道。

“黑狗声噤红烛泣,使命得偿天门开。”第三人道。

当第一人和第三人都离开以后,寒蝉冢地又恢复到了一如既往的死寂之中。

“出来吧,刚才的对谈,想必你已全听见了。”独留原地的第二人此刻突然惋惜道。

“汝欲灭口的自信,究竟是哪里来的?”天幽王声出人已至,两个黑影彼此凝视,整个寒蝉冢地笼罩在说不出的诡谲与压迫中。

“哈哈,你就是天幽王?”神秘的第二人冷笑道。

“吾是,汝又待如何?”天幽王淡淡道。

“本想稍后再毁了你,没想到你却如此急不可耐,我只有改变主意了。”第二人逐渐冰冷的声音,昭示着杀伐将至。

“来,吾到要看看,妄言登顶魔皇之人,究竟有何能耐!”天幽王右手缓缓抬起,玄幽胧夜已然在握。

“狂人,我喜欢,今夜就让魔界战神为你重置轮回!”神秘人话罢,衣袂翻腾,真身首现。

他的脸颊瘦削,他的眉宇带煞,他的神情萧索,他的眼神凉薄。

他的周身聚水,他的双手凝霜,他的气势吞海,他的战魂焚天。

这一夜,注定难忘……

第二天的晨曦,终是只有一人走出了寒蝉冢地,走出了那个埋葬对手的坟墓。

天幽王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继续依凭着若有似无的直觉,朝着吴婉瑜和赤姣所在的山谷洞穴缩进,此刻萦绕在他心头的,只有从末到初,从生至死,再由初到末,由死至生的奇妙感受,这种感受源自神秘对手的最后一招:羊刃溯洄•初海之扼!

“始与终,生或死,皆为梦幻。”天幽王罕见的呢喃道。

这时,天幽王手中的玄幽胧夜突然绽出一丝异彩,沉睡多时的究心剑魂突然转醒道:“这一战,你的意识已经有抽离的迹象了,殷天殇这小子,离归来的日子不远矣!”

“在他归来前,吾还有很多事要做。”天幽王与究心剑魂互相感应着彼此的意识。

“神王六迹,七界大同,任重而道远啊!”

“华胥一梦梦非梦,启世天道道无道。”

“这也将成为他的考验……”

在一处颇为平坦的山谷内,天幽王看到了山洞外正在舒展筋骨的赤姣。

赤姣此刻见到天幽王,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机灵。

“汝与她,在一起?”天幽王的声音,不怒而威。

“婉瑜妹妹,她……在里面……”赤姣的声音,略带颤抖。

天幽王再无言语,径直走入了山洞,赤姣随后跟上。

“姐……天殇……是你,啊!”吴婉瑜正端着一碗草药走向洞口,见到天幽王的一刻,她的手不自觉一抖,药碗摔在了地上。

“汝平安就好。”天幽王见吴婉瑜神色无恙,心里舒了一口气,淡淡道。

“看你的神色,似乎是受伤了……”吴婉瑜看着天幽王苍白的脸,担忧道。

“吾无碍,时间有限,一道离开吧!”不待吴婉瑜回答,天幽王便转过了身,他看了一眼赤姣,然后就向着山洞外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