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沈德清反应了片刻才确定自己弄懂了林玮的意思。

林玮告诉他,母亲很早离开了家,他连母亲的长相都已不记得。母亲离开以后父亲就开始酗酒,每天浑浑噩噩,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打他,无聊的时候,也会找他来找点乐子。

有一次他印象特别深,他在学校和同学起了冲突,打了架,老师要求他请父亲到学校来,他很不愿意,但也招架不住老师往他的家里打了电话。

让他没想到的是一贯对他的学业毫不关心的父亲真的来了学校。

父亲冲进老师的办公室,横冲直撞,满嘴脏话,抓着林玮就开始痛打。

老师上前制止,他就对着老师暴力相向。

他抓着林玮就往教室里走,对着林玮的同学一顿大喊,问哪个是和他打架的人,有种就打死他,否则被他打死也概不负责,接着又开始数落他的母亲,说他母亲是个贱女人,和别人跑了留了个野种,种种难听的话,没完没了说个不停。

直到教室里的人全都走光了,走廊里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老师叫来了警察,这才平息了这场闹剧。

看热闹的人里也包括了他的同桌,一个同样因为成绩差而不受老师待见的男生,同桌的性格谦和软弱,被人欺负嘲笑的时候,林玮还曾替他出过头,威胁那些欺负他的势利眼,要是再找茬,他就会不客气的。

然而,当他被父亲拎着衣领,当众羞辱的时候,同桌却远远看着,没有上前。

等父亲走了以后,原本看不惯他的那些同学更是带着轻蔑的笑意路过他的身边。

“那天喝了他很多酒,嘴里说的那些脏话,五花八门,一气呵成,竟没有一句是重复的,想必他酒醒了以后一句也不记得吧,而我却每一句都记得。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我记得越来越清楚。这辈子都忘不了。”

当他说起自己这段经历的时候,沈德清沉默的倾听着。

林玮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沈德清则凝眉看着他。

林玮笑着道:“别这么看我,你不会真信了吧?”说完他转过脸去,掏出了一支烟来,“我就是编的,别同情我。你不就是被我骗来的么?”

他接着又说,当自己得知国外有买家愿意出价购买成年男性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将父亲绑了去。

“就是那次机会让我彻底入了道,只是当时我还不是真正的老板,是老板的一个手下。

后来有一次,老板的另一个手下做错了事情,因为害怕被惩罚,就栽到了我头上,还要带头把我打死。就是那次事情,我被打得险些没命了,所以倒在了街上,这才被你救了。我好了以后,先去把那个人解决了,才让老板重新接受我。

这就是我常常矿工,不能完成那份工作的原因,我不是故意的。

好在老板的手下还有帮我说话的兄弟,否则我都活不下来。

后来老板出了意外,我就成了新老板。没有人敢动我。毕竟我是连父亲也能贩卖的人,还有人说老板就是我杀的,谁知道呢。”

林玮深深地吸了一口,再慢慢地将烟吐出。

沈德清没想到林玮的这段话里,还包含了对自己的歉意。

说难听点,他做的都是坑蒙拐骗的勾当,谁相信他会真的感到抱歉呢?

沈德清猜测原来的老板并不是林玮所杀,而学校里发生的那件往事却可能是真的,也许是吧,真真假假,反正林玮不会承认。

他似乎很愿意向沈德清倾诉,可他的倾诉又带着一层伪装。

沈德清不敢轻信。

总之,他对谁都有所保留,他已习惯了虚张声势,这样才能更好地自我保护。

也许他对沈德清说的这些,就是他心底最深的心事。

谁知道呢。

此时,警方连夜审查,确定了路边被踩碎的手机就是沈然的手机。得知这个消息后,申市警局批准了陆城申请的各项调查权限。

“金磊过往投的资基本都是国外的项目,但是其中有几个项目的标的和资金流向很可疑,尤其是对于珠宝和古董的投资,数额很大,收益也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还有一些资金涉及到虚假捐赠的洗钱操作。

至于那个叫做Blue Ocea

的科技公司,查了它过去的业务,表面上是一个做AI技术研发的公司,但是并没有真正实施技术研发的项目,很可能是只是一个空壳公司,或者没有把实际业务写在明面上,只是用来打掩护的。

这是目前查到的可疑信息,具体证据可能还需要经侦组在当地实际的考察,或者是当地警方配合。”

“嗯,这么短的时间,你们已经做得够多了,之后还是需要株洲这里配合的。”陆城先是对胖子他们的工作做了肯定,接着说道:“Blue Ocea

的办公地点本来就很可疑,沈然说他记得自己曾经见过Blue Ocea

附近的一座海岛,我怀疑他不真的到过这里。至于他为什么会忘记,这是问题的关键。

我已经让杜警官帮我申请实地调查金磊的所有公司和账目信息,还需要一点时间,这个时候不能打草惊蛇,以防他转移资金,不过就算他想把资金全部转移到国外也需要一段时间,如果在这之前能够找到他违规或者是犯罪的证据那就能够快速地冻结资金了。”

说到证据,胖子想起了什么,他说道:“那串号码,你让我们查过的群号,是国外社交网页的聊天室里发布过的一串号码,聊天室里的聊天记录当时就已清除,无法恢复,不过群里的聊天记录还有望恢复,就目前恢复的一些信息来看,这个群里的成员发布过一个约定的时间地点,地点是在申市的郊县,还提到了有过死亡,自杀等信息,有理由怀疑他们组织了一次自杀活动。”

“组织自杀?”陆城想起了这段时间经受的几个案子的嫌疑人,他们似乎都对这串群号有所记忆,还包括沈然。

但是他们又似乎只记得一些片段,并不记得具体发生过什么。

他们一起组织了自杀活动么?

沈然也参与了么?

以陆城对沈然的了解,他不太可能参与这种活动,就算他有再多的困难,但是他仍然是一个执着于寻找父亲,且意志坚强的人。

那其他几个人呢?孙慧,李铭宇,周浩轩,楚妍霏,他们的确有可能在某个生命的阶段进入到这个群体,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从结果来看,他们并没有实施自杀,或者没有自杀成功。

而让警方注意到他们之间的这种联系是因为他们在相隔不久的时间里有了伤人和杀人的犯罪行为。

如果真的有这种组织存在,他们更像是一个犯罪团伙,而不像是自杀的组织。

楚妍霏的记忆里有关于这个群号的记忆,同时也有关于Blue Ocea

的记忆,难道说是Blue Ocea

组织了这个活动?

沈然没有Blue Ocea

的记忆,但是却有Blue Ocea

附近的海岛的记忆片段。

如果说他们真的见过Blue Ocea

甚至是到过Blue Ocea

……

可他们的约定地点是在申市,并非株洲。

除非是他们自己坐车从申市来到株洲。

可是,他们没有理由到这么远的地方……

电光石火间,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如果他们是被别人从申市运到了株洲?如果这个组织者就是Blue Ocea

……

而他们到过株洲的记忆则可能被活动的组织者抹杀了?

肯定得有一个外部力量的作用,才能让他们一群人集体的失忆。

而这些人回到申市以后接二连三的作案,会不会也和他们参加的自杀活动有关呢?

为什么这些嫌疑人都是申市的,这也集中作案不是很容易暴露自己,暴露他们之间的联系么?

如果不是他们接连作案,进入了警方的视野,想必警方也很难发现他们和Blue Ocea

之间的关系。

会不会这个自杀活动在其他的城市也有组织,只是没有人发现这其中的巧合所以暂时没有暴露,陆城细思恐极。

毕竟这件会暴露,主要归功于沈然自己的觉察和坚持。

这么说,沈然的推测很可能是真的,他在一年以前曾被人绑走,自己却记不清楚,仿佛做梦。

唯一一点不同是几个嫌疑人都对那个群号有所印象,而沈然对那串号码是很陌生的,并没有特别的记忆唤起。

他说自己应该是在家里休假的时候,被人绑走的。

这么说,他也许并未主动地加过那个群,但是却也一同被带到了株洲。

他的父亲也是在株洲失踪的。

难道会和他父亲有关?

陆城记得都警官说过,警局是有沈然父亲沈德清失踪的案卷,但是人始终没有找到,过去边境的治安不太好,什么都可能发生。

他还活着吗?

时间已是凌晨三点,接完电话的陆城并没有休息。

他向都警官提出要开车沿着加油站所在的那条道路继续往前看一看,会不会有发现,毕竟沈然的手机是在那里丢的。

都警官不放心,让自己的下属跟着陆城一起。

两人沿着公路一路向前,陆城听都警官说往前再开六十公里,会开到另一个城市中心区,中间还有许多岔路。只有他们两个人找肯定是不够的,之后都警官会再申请其他人手帮忙。

这个时候陆城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老大,刚才还有一个事忘了汇报。小美讯问韦东旭的时候得到了一个信息,金磊其实不止一次地找韦东旭要过沈然的信息,在实验开始之前,韦东旭就对所有被试者进行过一次初始测试,金磊把这部分数据要了过去,当时韦东旭已经发现了沈然体质有一些特殊,不过金磊要求将沈然作为被试继续进行实验。”

“金磊要求?他为什么要求?”陆城皱紧眉头。

“韦东旭说他也不知道,当时是第一次展开这方面人体实验,他也说不准沈然的体质是否会对实验结果有影响。”

韦东旭是这项实验的发起人,他的实践走在行业前列,估计国内专家就算知道了他的失误也很难推翻他的这套说辞。说不定他心里清楚,沈然有可能会出现后遗症。只是在金磊的要求下他忽略了风险,继续实验。

想到这里,陆城登时怒火中烧。

都是精致的利己者,这件事之后必要他付出代价!

不过眼下更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金磊这样针对沈然的原因。

搞明白这个问题,也许就能解释沈然为什么会被绑,以及金磊的空壳公司Blue Ocea

实际都在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