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十八章 顾问

最新网址:dn07

翌日清晨,陆城来警局上班的路上经过一家包子铺,随手就买了一袋,准备顺路带去局里。

他知道有几个队员昨晚上在局里加班,可能没有回去睡,也没有吃早饭。

陆城平日里时不时就会给同事们送送温暖,展示一下人文关怀什么的。

他自认为自己对这群崽子们可算是无微不至了,只是有时候没有那么注意细节……

还没等他打开办公室的门,他的这群小崽子就闻着味儿出来了。

没想到陆城一见到他们出来,立刻拉下脸来:“坏了,少买了几个。”

“啊?”胖子馋得着急。

“小美也在,我至少得再买三个。”陆城一脸严肃,小美知道这老直男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她黑着脸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包子,说了一句:“谢谢陆队,一个就够。”然后一溜烟儿跑回了自己的工位,她真怕陆队再一本正经地对她施与关怀:“以你的食量,一定不够吧……”

其他几个崽子谢过陆城以后,也伸手拿了包子,一边拔腿回到工位上,一边捂嘴笑着。

小美叹气,陆队是好队长,但谁要是跟她说陆队的情商和智商一样在线,她一定跟那人急!

陆城倒是满意得很,大家辛苦工作,兄友弟恭,一片祥和,这一定和自己这个队长分不开干系啊。

他满面春风地看着大家,说出了今天准备好要公布的一个消息。

“什么?沈然要做我们的顾问?”

“沈然是谁?”队里有人还不认识沈然。

大家开始小声议论。

“啊……他还真是想不开啊。陆队可严格了。”胖子感慨。记得沈然,听说他分析完案子就昏迷了。没想到这样一个随时会昏迷的人会来警局工作。

“那是对你,对他可不这样。”小美一副我了解的表情,话到一半,就是不说了。

吊得胖子干着急。“是我理解的意思么?”他嘟哝了一句。

这边小美也有些按捺不住,瞟了他一眼,“你是什么意思?”

“你先说。”

“你先说。”

……

“你俩让我先说呗。”陆城的声音出现在他们背后,吓得他俩一激灵。

空气瞬间回复了安静。

陆城这才继续道:“这个顾问的性质和之前许光远教授差不多,都是心理顾问,所以不会插手我们这边的工作。你们不用太过在意,平时他有什么需要,我们和他信息共享就好了。他不了解案情的话,对于他的分析工作也是不利的。同样的,他分析出来的罪犯信息,也可以供我们参考。”

众人没有异议,吃完包子很快又投入到手头的工作中。

陆城想起他在和吕局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却不是那么轻松的。

吕局平时看着很和蔼,总是对他笑脸相向。

为了给沈然增加展示的机会,显示沈然的专业性,陆城还提交了一份沈然写的凶手的心理分析。

“孙慧。性别:女性;年龄:20周岁;学历:初中肄业。

精神分裂症,伴随边缘性人格障碍。

随着精神分裂病情发展,孙慧的人格逐渐体现出边缘型人格特征。

认知不稳定,容易走极端,非好即坏,其中最典型的特点就是对爱的无度索求。

无法客观分辨出人际交往的正常界限和距离。

她希望咨询师能够无条件地爱她,接纳她,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当她发现自己的付出并不能换来自己想要的爱,这两位咨询师都不能给予她这样超出边界的关系。

她一下子又把两个曾经帮助她的人贬得非常不堪,说她们是骗子,完全无法客观地看待两个咨询师曾经给予她的帮助。

这样摇摆在两个极端,在极端理想化和极端贬低之间跳跃,内心时常有着自己被遗弃的想象,并且因此深深恐惧,这些都是边缘型人格的心理特征。

这导致他们的人际关系也常常处在极度满意又突然崩坏的两种极端中。

这与孙慧没有从小培养出健康安全的依恋关系有关。这使得她试图去控制对方,企图得到对方极致的爱……

导致她最终犯罪的因素是多方面造成的,母亲的错误引导,身边同学的排斥反应等,都是促成她形成认知偏差的刺激因素,她的身边一直缺少必要的支持系统……”

一段分析下来,洋洋洒洒,有千字左右。

吕局看了连连点头。

“的确很专业。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这么了解孙慧了。比许光远的分析也不差,可能还要强些。”

听到吕局给予沈然这么高的评价,陆城当下心里放下了一些,想着应该稳了。

不过没有想到,吕局眉峰一蹙,又说了下面一段话:“我很早就听说过这个人。听说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学霸,天才。人很用功。不过他的家庭不是很好。”

吕局直直地看着陆城,试图把他话中的意思都传达给陆城,“我说的不是经济状况。这就比较复杂了,听说他的父亲在很小的时候离开了他,母亲也改嫁不在身边,他和家里人的关系非常梳理。当然,这些是他私事,我也了解得不多。总之,他人是比较孤僻。

以前他在研究所的时候就来过警局,那时候是找心理专家来和我们监狱的犯人交流,疏导心理,当时我就见过他和犯人交流的场面。

你也见过了吧。

他很沉稳。

我没有见过哪一个年轻人在第一次见到重刑犯的时候,可以如此淡定轻松。

而且他不只是在见到一个犯人的时候可以这样,不夸张的说,我没有见到哪个犯人在他面前会不张口的。

那时候他比现在年轻,才二十五六吧。

就算他过去学习很好,但那才是一个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啊。

从那时候起,我就对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之前我和许光远讨论过,是否要将沈然吸纳进我们合作的团队里,许光远否决了,说是他的体力支撑不了。我当时也没有再坚持。

其实我挺矛盾的,一方面,我知道他很有才华,可能超过了所有我见过的这方面专家,那是一种天赋。但是同时,我又有点……

怎么说呢,他为什么可以和那些罪犯无障碍的交流呢?

这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有什么风险?

那看上去几乎是他的一种本能。

你有发现这个问题吗?”

吕局看着陆城的眼神变得异常严肃,这是他在平时工作中很少表露出来的眼神。

眼神里有忌惮。不过只闪现了一秒,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我看了你们审讯时候的录像。他最后那几句话你留意了吗?他在和孙慧说什么,你也没听明白吧。我们甚至都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吕局的语气有一丝不可思议。

“为什么想让他进来?”最后吕局干脆直接地发问。

陆城想了想,道:“他可能的确有些不寻常。他能帮我们破案是一方面,他为什么能罪犯交流,这点以后我可以慢慢观察了解。更重要的是,如果他真的有什么问题,在警局里,他也能更快地暴露。我想,这是我们了解他的一个途径,有我盯着,他做不出什么出格的来。”

这个时候陆城不能说另一个理由,那就是他单纯地想要帮助沈然,他知道沈然有自己的目的,但他还是有种直觉,沈然不坏。

本质上的那种。

他也许有一百种方法,也有一百个理由可以做点坏事,但是……

他相信了自己。

他相信陆城。

他相信陆城能帮他。陆城碰到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推开他。

陆城相信这对沈然而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是在直觉上相信。

陆城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有些相信直觉。

等等。

刚才吕局说当年沈然还年轻,才二十五六?

现在距离他刚进研究所已经过去了几年吧,那他岂不是也差不多将近三十了?

这孩子,这……男人,还真看不出来啊。

长得又白又瘦,陆城一直把他当年轻孩子看,总想当面说说他,让他多吃点饭。

不过想想也是,人家怎么说也是个专家。没点资历,许光远也不能让他单独上警局来。

这样看来俩人可能差不多是同龄人。

不过陆城已经年过三十,三十有二了。在局里他算是非常年轻有为的副队长了。

比沈然应该还是虚长几岁。他这样算来才放心一些。

还是可以叫他年轻人,小伙子,毕竟自己是个队长,可别在年龄上就驾驭不住。

还有,他的家庭……

吕局说,他和家人都很疏远。

这和陆城自己的观察是吻合的。他昏迷住在医院,也没有接到他家里人打来一个电话。

陆城想了解得更多一些,但是正像吕局说的那样,那是沈然的个人**,随意打探不太好。

就像他会主动开口请求陆城帮助一样,如果他想,他自己会说的。

如果他愿意说,那自己一定会认真听。

陆城暗自这么想着。

夜里,沈然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就这么静静地躺着,没有闭眼。

他想起自己交给陆城的那份心理分析。

“没有从小培养出健康安全的依恋关系有关。这使得她试图去控制对方,企图得到对方极致的爱……”

安全的依恋关系么?

其实他一直认为,所谓的犯罪心理分析,人们总觉得那一定会分析出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

可怕的犯罪份子一定与我们不同……

然而,健康安全的依恋关系,沈然自问,有多少人能够真的拥有?

说到底人与人的差别到底有多大呢?

沈然想起自己的过去,沉闷的痛楚仍然啃食着他的心脏。

这一刻,他在内心和孙慧产生了深深的共鸣,在这一点上,他们是相似的。

害怕被遗弃的恐惧,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在。

所以他想找回父亲,同时又疏远了母亲。

他不愿与人靠近,不仅仅是因为他特殊的体质,也不是因为他生活的圈子太窄,认识不到新的朋友。

冰凉的丝绒床单好像深海里的流水,将他的思绪一点点往下拽着,拽进那些灰暗的回忆里。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清脆的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沈然拿起手机看了看,是陆城。

他接通了。

“喂。”他轻声道。

“你来吧。通过了。欢迎你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