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陆城邀请沈然到警局来,说是由他组局,让他和手下几个队员一起认识一下。

陆城的声音中气很足,说话总是带着笑,充满了热络的生活气息,沈然一听见他的声音就放松了不少。

他几乎能感觉到听筒对面传递过来的陆城的热量。

“不急,等你有空了来。”

沈然没有考虑太久,回道:“有空。我明天就过去。”

似乎是两人都没想到沈然会答应得如此干脆。短暂沉默。

“哦,好,那我们明天中午见。”陆城的语气是高兴的。“对了,你现在还住在之前那个小区吧?”

“嗯,我自己可以过去,不远。”沈然担心陆城还像上次那样客气,要找人来接他。

“那地方说远不远,但也不近……”陆城考虑了一下,“好,那你注意安全,明天见。有事随时联系。”

沈然没有推脱,没有像他以前一贯地远离人群。

这天晚上他觉得自己睡得踏实,那罐安眠药放在抽屉里,有段时间没拿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沈然在自己的衣柜里挑了许久,最后选了一件白色的棉质T恤换上了。

他很久都没有这样认真地挑选衣服了。

不过也挑不出什么新鲜的,他的衣服不是白色,就是蓝色,款式也简单。

这倒是显得干净,简洁,挑不出什么毛病。也在无意间更显得他年轻。

这点他平时倒是没有留意。

对于自己的衣着和容貌,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有特别的留意。

现在突然有了兴致想挑衣服,才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是多么欠缺。

到警局的时候,他给陆城打了电话。

“你到了。”陆城的语气里透着高兴,同时又有些紧迫,“这样,你先来我办公室。一会儿看情况,我和你一起吃饭。”

他好像在忙?

这是沈然的第一反应。

进了办公室,陆城果然还拿着电话在与人通话。

“丁一,你和胖子他们先一起过去,虎子他们已经在那里了。人已经抓住了,没什么问题,我一会儿就到。嗯……”

“有案子?”沈然在陆城不注意的时候已经进了他办公室。

陆城转过身看着门口,看到一身白净的沈然,他很自然就露出了笑容。

“没事,今天应该还能和你吃饭。今天这案子挺顺利的,一个在逃的嫌疑人,自己就冒出来,被人报了警,人已经抓住了。还真是送上门来了。这回恐怕不需要你帮忙了。”

沈然也笑笑,“那得恭喜你们。”

“一会儿我也得去现场再看看,然后我们就去吃饭。”

“嗯。”

陆城开车载着沈然赶往案发现场。

那是在距离市中心有些距离的一处半开发的新小区里。

那个地方地段不算好,附近也没有什么商场,学校什么的,过去只是靠山景旅游开发区的概念炒起来的楼盘,然而这个地段实在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房子盖好以后,还是人流稀少,部分卖出去的房子也很少有房主真的入住,基本都租出去了。租金价格也较便宜。

陆城把车开进小区的时候,沈然也跟着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一带的环境。

背靠着一座矮山,总体空气和环境还是比较好的。

小区里主要是十几层左右的新公寓。

但是入住率不高。

小区外就是马路,只有路对面开了两家超市。

一直把车开到小区里的一幢楼下,才看到警察们围起的警戒线。

警戒线外围了一些围观的群众。还好人不太多,附近居民本身也少。

“哎,只是可惜,他被抓到之前,还是死了一个人。”陆城叹了一口气。

沈然一看这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架势,就知道是有人命案发生了。

13号楼101室。

话不多说,两人都下了车。

陆城带着沈然穿过警戒线,往这幢房子的楼梯口走进去。

一进楼梯口,往左走,就在一楼。

一扇敞开的防盗门里,已经有不下五位警察在里面工作。

进入房门之前,沈然跟着陆城一起套上了鞋套,手套。

房子面积不算小,约莫**十平米左右,两室,客厅,厨房,还有餐厅的空间都算齐全。

沈然稍微观察了一下房屋结构,但是让他一进门就留意到的倒不是这些细节。

而是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法医还在处理尸体,尸袋已经准备好了,看来他们在现场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

尸体在厨房里。

沈然隐约看到尸体是完全.裸.体的,身上似乎没有大的创面,地面上则留有大滩的血迹。

“刚才初步检查完毕,受害人脖颈处被凶手划开一道口子,割开了颈动脉,应该就是失血过多,导致死亡。尸体表面目前未发现其他伤口。凶器很可能就是地上的那把水果刀,需要拿回去化验一下……”

法医丁一站在陆城身边有条不紊地做着汇报。

旁边小美则在忙着对屋子里的各种陈设进行标记和拍照。

还有许多其他几位工作人员,沈然就不认得了。

其中有一个人看着尤其眼生,或者说,有点突兀。

那是背对着他的女人,女人留着黑色的长发,长发顺长黑亮,就那么披散着。

她穿着一件黑色包臀短裙,在黑发的遮挡下,隐约显露出她细瘦的美丽腰身。

警队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这是沈然心里冒出的第一个疑问。

也是陆队的手下?

沈然转身看了看陆城,陆城此时并没有朝那女人的方向看,反倒像是感觉到了沈然的目光一般,转过脸来,看着沈然。

“怎么了?”陆城还没问完,沈然又没事一样,把目光移开了。

沈然继续观察那个女人。

那女人对着房间里的所有物品仔细地查看着,桌上的摆设,墙壁的颜色,接着一个人走到了卧室门口,对着卧室静静地观察着。

在这个过程里,女人始终没有转过正脸。

不过她一会儿总要过来向陆城汇报吧,沈然想。

女人的查看方法很独特,就真的只是看而言。从刚才到现在,她没有做过一个记录,也没有对任何物品做标记和取证。

她似乎要用看的方式,把所有的物品和景象都一一刻在脑海里。

沈然对她的侦查方式有了一些好奇,于是不由自主朝房间的方向走了几步。

当他走到客厅中央,能够透过房门看见卧室里面的时候,他在没有开灯的卧室里再次看见了女人的身影。

那女人忽然转过身子来,朝着门外,看着沈然。

“人你们先审着,不用等我来,这时候要趁热打铁。人证物证都在,当场抓获,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最好快点把之前做过的几件案子全都招了。”身边陆城的声音,他正拿着手机指挥工作。

沈然这才注意到陆城已经走到了他身边。

“凶手已经抓到局里了?”他转头向陆城问道。

“嗯。当场抓获了,这个回头我跟你细说。”

很少有听说凶杀案当场抓获的,难道他在杀人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发现了?

沈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房子应该就是第一作案现场,怎么说也是在室内,一个封闭空间里,怎么这么快被人发现的呢?血液的味道还是新鲜的,这说明被害人的死亡时间的确不久……

“好了,一会儿叫上小美,丁一他们,可以去吃饭了。”

说着,陆城就准备到沈然离开现场。

沈然这时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般,“等等,你,已经听完所有人的汇报了吗?”

陆城被他这么一问,有些愣怔。

“什么?你是说我的工作吗?”突然被沈然询问这种工作细节,陆城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嗯。”他指了指卧室,“刚才在那里的那个女人是谁?”

“哪个女人?”

见陆城还没反应过来,沈然抿抿嘴,又描述了一句:“就是那个留着长头发的,很漂亮的女人。”

“长头发,很漂亮?”陆城转头看了一眼还蹲在地上做标记的小美,双手插在胸前,摇摇头道:“不漂亮。应该不是她。”

沈然见他话头不对,赶紧开口打断他道:“不不,我不是指小美。”

还好小美没听见。

“那还有谁?我手下现在就一个女孩。”

“那刚才……”沈然指着房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你是说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

对啊,刚才那个女人的确是披散着长头发的,可是,刑警工作怎么会允许她散着头发就出现在现场呢?

至少扎个头发,或者戴个头罩。

她的穿着也显然不符合工作规范,那样一身短裙,怎么好工作。

她的手上,脚上都没有套上手套和鞋套。

这些在平时,沈然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细节,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竟然在一开始都没有留意到。

反而是在意她漂不漂亮……

沈然快速地思索了一遍刚才的整个过程,没有回答陆城的这个问题。

他一个人朝房间里走去。

此时,房间的灯已被打开,里面也有几名刑警已经进去。

但是丝毫没有刚才那个黑衣女人的身影。

两间卧室里都没有。

“她走了?”

“谁走了?”陆城跟到他身边,“刚才除了丁一那拨人,没有人离开这里,没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

沈然张着大眼看着他。

“你是说,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