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陆城点点头,肯定地道:“嗯,没有。”

沈然听到他的答复,脑中迅速闪过了什么,一双大眼睛仍旧怔怔睁着。

陆城看他这副神情立刻就明白了,沈然说出的这个问题,不只是随口一问这么简单而已。

他是严肃地在问。

也就是说,刚才沈然在这个房间里看见了一个穿黑衣服长发女人?

陆城很清楚这不可能,他从头至尾都没有看见这样一个女人,任何人要出入这个命案现场不经过他的同意都是不被允许的。

那他看见的是谁?

陆城皱起眉头,下一秒钟,他与沈然的视线再一次相交。

他们从彼此的眼神读出了相似的信息。

他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

这个命案现场有什么因素触发了他的那项“特异功能”,他发达的感知神经,感受到了现场遗留的信息。

就像上一次他在河边见到尸体的时候一样,他感觉到了什么。

只是这一次他感觉到的信息更为具体,清晰,是一个清晰的女人的影像。

是影像吗?

沈然很难形容,他觉得那女人的身影看着真实,就和身边的活人无异,但真实中也的确透着鬼魅……

她像是一个短暂的片段,一缕气息。

这一次,沈然无法准确地分辨,究竟是现场的什么因素刺激了他的特殊“雷达”。

是刚才那具尸体吗?

还是刚刚被抓走不久的嫌疑人,亦或是凶手在现场留下的什么标记?

这些都有可能。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陆城问。

沈然摇头。

“对你会有什么影响吗?”陆城又问。

沈然抬眼看他,笑着摇了摇头。“应该没有,我现在没有什么感觉。”

“那就好。这里是犯罪现场,可能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你沾着了。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陆城说着,顺势就抬起胳膊架在沈然肩膀上,带他往门口的方向快步走。

沈然在陆城的胳膊下面,被他带得脚下生风。

印象中自己还没有用这种速度位移过。

走到门口,沈然差点没发刹车。他不禁觉得有些想笑,陆城这股果决的劲真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

他笑笑道:“不用这么紧张的,我没事。”

让沈然有些没想到的是,陆城仅仅是因为担心他受到不好的影响就立刻带他离开了现场。没有一点犹豫,甚至也没有想过可以趁机让沈然说出一些线索,或者再留在现场感受感受。

“我知道这个对你有些影响。没事还是少接触点。”陆城的语气俨然是一个关心他的朋友了。

沈然一时没有说出话来,半晌,才开口道:“谢谢。”

要说朋友,许光远应该可以算是他的一个朋友,不过陆城给他的感觉却又不同,这让他一时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反应。

不过陆城显然没有在意这点,他松开放在肩膀上的手臂,转身准备朝那凶宅走回去。

“忘了,小美他们还在里面,我叫上他们一起吧。”

“嗯。”沈然点头。

这个时候,陆城的手机响了起来。

“没有供认?什么意思?……现场照片摆他面前……什么,他不说话?”

沈然听着陆城断断续续的对话,看上去那边的工作似乎不太顺利。

“怎么回事?”陆城挂了电话,沈然在一旁询问。

“这个嫌疑人很不老实,沉默拒审,不知道是在装疯卖傻还是想拖延时间。”说完,陆城脸色都黑了不少。

沈然想了想,问道:“你们是在作案现场抓捕到的嫌疑人,证据都在,他没有什么好抵赖的吧?据我所知,如果证据都完整的话,就算他不认罪,也可以指控他?”

陆城点点头,脸色却没有轻松下来,“这个案子他是赖不掉的。不过之前已经有几起女性失踪死亡的案件,作案手法相似,而且她们曾经出入过同一个酒吧,这个嫌疑人也出入这个酒吧。

失踪的女人里,还有两个女人没有被找到,依据时间推算,她们很可能已经遇害了。

但是她们始终没有被找到。遗体也没有。

今天死亡的这个女人和我们找到的第一个遇害者死于同一作案手法,所以我们高度怀疑这一系列案子都是嫌疑人所做。

我们需要他的口供找到另外的失踪女人。”

又是连环杀人。

陆城说嫌疑人已经被抓到的时候,沈然没想到情况这么复杂。

有可能这个嫌疑人的反侦查意识比较强,他已经猜到警察没有找到所有受害者,所以拒不承认,以此减轻罪行。

沈然将这个推测告诉陆城。

陆城点头道:“有这个可能。现在嫌疑人还在审,我可能需要回去看一下是什么情况。吃饭……还要再等等,不然,我先送你回去,别饿着。等我忙完,下午再去找你?”

“那你怎么吃饭?”

陆城笑笑,“我早就习惯了,吃饭总不固定时间,随便叫个外卖就解决了。”

沈然想想,道:“你这样一来一去太麻烦。吃饭的事,也可以下次再说。”

“不麻烦,让你等了一早上,怎么好白等。”

沈然见陆城热情,不好推辞,转念道:“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今天也没帮上什么忙,到了那里再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这下陆城没有再与他客气,果断道:“上车。”

审讯室里已经有两名年轻警员在审讯嫌疑人。

一进入到监控室,沈然的注意力就自然地落在了警察对面的嫌疑人。

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身型不算魁梧,但也不会太瘦,寸头干净利落,走在路上也算是一个标志的小伙子,一般不会有人轻易把他和杀人犯联想到一起。

果然仅仅是通过外表,我们根本无从判断别人的内心和想法。

“说话!”耳机里传来一声厉声呵斥,所有的人为之一颤。

是虎子,年轻小伙的吼声很有震慑力。

然而,他的低压震慑到了场间的所有人,却唯独有一人,仍旧仿若未闻。

就是全场都在聚焦的那个人,那个被烤着手铐年轻人。

陆城见状,也知道虎子的确是没招了。

他通过耳机,叫虎子先从里面出来。

接着他自己走进了审讯室。

他看了一会儿对面的年轻人,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想告诉你的是,现在这样并不能帮你摆脱嫌疑。你只有配合我们的调查才有谈判的可能……”陆城一字一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对他说明着。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招可能对他也起不到作用的时候。

包括沈然在内的几名警员,耳机里同时传来了轻微的碰撞声,仔细一看,是那年轻人的身体在动,连带着手腕上的手铐发出了细微的轻响。

“我没有……”他开始低声嘟囔着什么。

虽然他的身体看上去只是在轻轻颤动,沈然却觉得那不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不只是那样而已,他体内有一股力量,很强的力量,仿佛下一秒就会喷薄而出,而现在,他只是在忍耐。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压抑着什么。对于自己所压抑的东西,他或许也没有意识

“说什么?大点声!”陆城用指节在桌上敲了敲。

男子却没有因此被调动起注意力,依旧以同样的音调小声嘀咕,像在自言自语,完全没有想要与他对面的人对话。

可以说,他张口了,但本质和原来的沉默并无太大的区别。

原本眼前闪过一丝亮光的陆城,此刻不再抱有很大的期望。

“再给你半个小时,结束今天的审讯。如果你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你将有可能面临最严厉的指控和量刑……”

说完这句警告,陆城推开座椅,起身准备离开,让他一个人待会。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年轻男子突然抬头,睁大眼睛,瞪着他面前的陆城,大声叫道:“你们串通好的,是你们!你们串通好的!你们骗我,哈哈哈……”

男人眼里血丝满布,越说越癫狂。最后竟完全像是疯了一般。

所有人愕然。

陆城也站在那,呆立着看了半秒,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出审讯室。

他一走进监控室,便马上询问沈然的看法。

“你怎么看?”

“他的精神状况看上去不稳定,需要诊断。”沈然用简短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和我想的一样。”陆城也不耽误,立刻对旁边那个剪着短寸发的年轻警员虎子安排道:“一会儿我会写一个申请,联系相关医院,请精神科医生给他做一个精神鉴定。这事儿你也跟进一下。还有……”

他看了一眼透视玻璃对面的嫌疑人,“如果他一会儿还是这副模样,完全无法沟通,你们就进去把他按住,带下去关着。”

“是,陆队。”虎子领了指令,转身紧紧盯着嫌疑人。

正当他准备进去按住嫌疑人的时候,沈然说了一句,“等等”。

虎子看了看沈然,又看看陆城。

他见陆城没有反对沈然的这句话,而且一直从一进门都很重视沈然的看法,他便也听沈然的,停下来看看。

只见那男子吼叫了半晌,似乎累了,原本快要站起的身子又重重地跌回到了椅子上。

就这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他死死盯着警察的眼睛也松垂下来,又回复到了最初的沉默。

只是脸上又多了一些不屑和漠然。

他翻不起什么浪,就算他想做什么,手上被拷着,虎子一个人就能按住他。

几十分钟过去了,陆城感觉没有自己目前没有别的方法可以从他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了。

而且,他的精神是否正常也需要进一步确认。

陆城让人把嫌疑人先带下去,结束审讯。其他警员也各自忙去了。

陆城却没有马上就离开。

“你怎么看?”

“嗯?刚才说了,需要精神鉴定。”

“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