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二十三章 窗子

最新网址:dn07

沈然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他看见了一个女人,那女人他不认识,但是有些眼熟。

那女人好像还和他说了一些话,具体说了什么,醒来后就记得不深了。

沈然没有太过在意。他起身下床,准备自己做点早餐。

走到客厅的时候,阳光已经从窗外晒进了屋里。清早的阳光并不灼人,只是带着微微的暖意。

他看着那面窗,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记得自己昨晚好像把窗子关上了……

他望着窗子,驻足半晌。

这时候,一个画面猛地冲入了他的记忆。

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接着却看见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就坐在那扇窗子的窗框上,面向着外面,两条腿悬在空中,背对着他。

沈然想要上前拉住她。

却见那女人转过身来,看着沈然,口中对他说了一句什么,接着,便转给过身去,消失在了窗外。

沈然懵了。

愣怔了一秒,他才意识到那个女人应该是掉下去了。

他立刻跑向窗台,探出了半个身子往下望去。

然而窗外一片漆黑,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心里一惊,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窗户外的阳光明亮依旧,现在已经是早晨了。

刚才想起的,就是昨晚的梦吧。总不会是真的……

可是,窗为什么开了?

昨晚刮过大风,会是风吗?

沈然感觉心脏突突地跳了几下。他走向窗户,循着记忆中的样子,再次探出半个身子,往下望去……

两个小时以后,沈然接到了警局打来的电话。

是陆城。

早上陆城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黑眼圈有些明显。

昨晚上没睡好,翻来覆去总是想起服务员的那几句话。这服务员不简单啊,邪性,回头得查查他有没有案底!

小美没有留意到他脸上的暗沉,一见到他就蹦蹦跳跳地就跑到他工位旁,询问起昨晚的情况。

“陆队,昨晚……怎么样?餐厅不错吧?”

“嗯……不错。”陆城的声音很低沉。还没等小美再次发问,陆城就掏出了一个大塑料袋。

袋子里飘出阵阵肉香。

“今天买够了三个包子,管饱。”陆城没有刻意发狠,不过听他沉着声往外一字一句地蹦着说话的语气,小美立刻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老,老大,吃不下……”

“不,你吃得下。全肉馅儿。”

“吃,我吃……”陆城递了袋子过来,她也不敢不接。

只得接了袋子,坐回自己位子上,默默下咽。

一边吃着,心里还在一边纳闷儿。

是哪里出了问题?

餐厅没有开门?服务不够周到?还是环境太差没档次?

不应该啊。这些方面她都经过了严格的筛选,绝对不会出问题。

那是什么……

这时候胖子也闻着肉香走过来了。

“呵,一大早就在吃独食啊。”

“给你给你,老大又逼我吃东西,我根本吃不下。”小美随口应着,脑子里还在想着餐厅的事情。

“给我空袋子,吃空气啊?”

小美转头看向袋子,已经空空如也。

呃。

“咳咳,”小美清了清嗓子,“吃什么吃,看看你这一身肉,吃什么根本不重要,我在想事情呢,没什么食欲。”

“想什么国家大事啊?一脸沉重的。”

见胖子问起,小美想要有人分担的心情立刻松快了不少。

“就是那个,我和你说过的……”

小美就上次和胖子八卦过的话题,继续往下,一直说到了昨晚她推荐餐厅的事情。

“嗨,我就说嘛,你可能是误会了。虽然我也……我也抱有疑惑,不过那都是没影儿的事,他们可能根本没啥。”胖子虽然嘴上说着俩人没啥,却对此话题津津乐道。

“没啥?难道是我多年的雷达失灵了?我都看见他俩勾肩搭背了!”

“嗨,你那是腐眼看人基,陆队只是搭了他肩。”

“你也看到了?你还说自己不八卦!那他们,真没什么?”

“嗯……不过吧,这种事,也有别的可能。”

“什么可能?”

胖子举起手指,高深莫测地道:“现在没什么不代表以后没什么,现在是什么也不代表以后是什么,一切介于可能与不可能之间,一个量子在经过测量时会同时呈现出粒子和光波的特性,它既是粒子,又不是粒子,这是一种……薛定谔的状态,对,他们之间就是薛定谔的关系!”

“你们在聊什么啊?”丁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进他们办公室来串门儿。

“哲学。”小美随口道。

“和我也聊会儿呗,波粒二象性我知道,最早是托马斯·杨运用双峰干涉实验验证了光子的粒子性和波动性,同年他在参加英国皇家学会讲演的时候,引用了自己的实验……”丁一立刻滔滔不绝道。

“靠,你怎么什么都能聊?”胖子忍不住吐槽。

“必须的啊,这是基本技能,不然碰到学霸女怎么撩?”

“学霸也能撩……”小美也忍不住吐槽。

这个时候陆城早已不在办公室了。

仨人还在聊着,小美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电话那头传来陆城严肃的嗓音:“吃完了吗?吃完了到审讯室这里,虎子在的话也叫上。”

小美得令后立刻出了整装出发。

陆城让小美坐他旁边做审讯记录。

他要再次审问嫌疑人。

自从上次和沈然讨论过这个嫌疑人以后,陆城对于审讯有了新的思路。

他不想耽误时间,一早就决定要再次审问。

两个小时以后,小美停下了奋笔疾书的笔记。

而陆城拨通了沈然的号码。

“昨晚……睡得好吗?”陆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沈然此时正站在客厅,看了一眼窗台,回答道:“挺好的,你呢?”

“也……挺好。”陆城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上次我们讨论的那个嫌疑人,有进展了。”

“哦?”

“你提出的方向不错,我着重询问了他反复念叨的那句话是什么,还有他说的串通是什么意思,果然有效果。”

“他怎么说,招供了吗?”

“他承认了前几起案子都是他做的,包括那两期被害人尸体位置不明的案子。”

啊,这真是很大的进展,就半天的功夫。

这么说,案子破了?

沈然正想祝贺陆城,听筒里又传来陆城平静低沉的声音:“不过,他唯独不承认最后一起案子是他做的。”

电话两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随后,陆城轻笑一声:“可笑吧,他不承认的居然是最后一起。”

沈然可以想象陆城此时想笑又无奈的表情。

沈然想了想,道:“可是,最后一起案子,他是被当场抓捕,否认也没用吧?”

说到这个问题,陆城是笑不出来了:“也不知道他是真冤还是假冤,状态一直疯疯癫癫的。一开始倒是承认了许多事,接着就开始大笑,一边笑一边直勾勾地瞪我,说我们是来骗他的,故意用这种方式让他承认。如果他说出前两起案子的证据和抛尸点,我们就会认定他做了最后一起案子。他不承认自己做了最后一起案子,所以不愿配合说出证据和藏尸点。”

对话再次沉默了。

沈然咀嚼着陆城的这段话。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余,沈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们确定是当场抓获他作案,没有错?”

陆城:“我知道你会有这种怀疑。但是,根据报案人的供述以及现场调查的结果来看,证据链是完整的,全部都对得上。当时邻居听到了屋里传出很大的声响,立刻报了警,之后屋里没有跑出或者进入什么可疑人物,警察到了现场,死者已经倒在地上,而他,嫌疑人,就坐在死者旁边。”

沈然能够理解陆城此时的难处,这个嫌疑人要么是在装疯卖傻,拖延时间,要么就是真是那么想的,无论是哪一种,都在给警方出难题。

“精神科医生什么时候来?”沈然问。不用说,给嫌疑人出具一份精神鉴定报告是现在当务之急的事。

“下午,应该不会花费太久。”陆城说完这句,两人都没有立刻接话。

“我有一个想法……”短暂的停顿过后,俩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同一句话。

“你说。”陆城让沈然先说。

“如果精神科的鉴定仍然不能解释他现在的情况,我想去看看他。”

“这正是我的想法,”陆城的语气轻快了不少,“你有这个想法最好了,你不想,我也要请你来。”

沈然笑笑:“本来也是我应该做的。我是顾问,也是你们的一员,陆队。”

“好,好。那我等结果出来再通知你。”陆城的心情莫名松快不少,这是他第一次听沈然以队员的身份喊他陆队。

“嗯。”沈然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