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二十六章 女孩

沈然决定要再见一次李铭宇。

他和陆城商量好了,别的东西就不瞎整了,就带上她的照片吧。

女人生前的照片就只有那张在学校里的合照。

另外,还可能会用到一个仪器。

就是沈然用来与人沟通连接意识的那个黑箱子。

“为什么要用这个?”陆城问。

“这个……我也不确定需不需要,只是我有一个猜想,或许可以印证一下。”

沈然没有明说,陆城知道那属于他的专业范畴了。他相信沈然的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会在旁监督和协助。

约定好了日期,会议就此结束。

陆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自从那晚单独吃过晚饭,再次见到沈然以后,有些事情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比如,他想走在沈然身边,以前都很自然,沈然就在那里,他可以过去拍拍他,碰碰他,这些都没问题。

现在一转头,就看见沈然站在距离他一米远的范围之外。

他想伸手,总不自然,也不习惯。

开完会,他问沈然:“我送你吧。”

他的车就在楼下,他希望沈然会答应。

可是沈然只是笑了笑,说:“今天已经晚了,你早点回去吧,我打辆车很方便的。”

如果是在以前,陆城一定会自作主张,坚持送他回去。

但是现在……

他不知道沈然是真的觉得打车方便,还是根本不想和他一起走。

他在保持距离吗?陆城问自己。

保持和我的距离?为什么。

坐在驾驶座里,陆城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觉得胸口从来没有这么闷过。

是因为那天的事情吗?

除了那天吃饭,陆城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会造成沈然的变化。

不行,不能等了。

他觉得解释势在必行,必须找一个时间和沈然好好解释一下。那天他不是故意安排的,他也不是那个,他不想失去一个朋友,虽然现在也说不上失去了他,但是陆城心里就是有点不安。

他不想要沈然疏远他,也不想要沈然对他有所戒备,他只想和沈然回到过去那样亲密无间的状态,那种状态里,他信任沈然,他也能感觉到沈然对他的信任。尤其是沈然对他信任,那感觉很好。

他还想继续……

两天以后,陆城又安排了一次审讯。

他提前和许光远联系好了,长期租用研究所的那个连接设备,所有在这期间使用仪器得到的数据,警方有权自行处理,并且保密。

还有放在审讯室桌上的那张照片。

万事俱备,只等沈然。

那天沈然到得及时,沈然一来就到监控室,看到这些安排,点头满意。

陆城:“一会儿我和你一起进去。”

沈然:“好。”

李铭宇提前坐在了被审讯的位置上。

他依旧低着头,无精打采,不准备和任何人说话。

沈然和陆城进去坐在他的对面,他也没有抬起头来看一眼。

陆城与沈然对视一眼,接着便把桌上的照片转到正面朝向他,并把照片挪到他面前。

果然不出所料,当他瞥见照片上的人,他就抓着照片看了起来。

他紧紧捏着照片,眼睛圆睁,但是一句话也不说。

就这么静静地盯了许久,眼看着眼眶里又有些发红,喉咙里好像有话要说,但就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就这个状态,沈然和陆城等了十分多钟,也没有什么变化。

陆城皱起了眉头,沈然在这个时候抬起了自己的手。

陆城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他们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沈然微微笑着说:“我能让他平静下来,而且,说不定我能在他的意识里看见点什么。”

“那我也做好准备,你如果有什么情况,我就把你唤醒。”

陆城打开黑箱子,打开一个开关,他颈后处闪现黄绿色的亮光,那是之前许光远在他颈部后侧植入的芯片开启了。

他从箱子里取出了两根接线,其中一端要吸附在李铭宇一侧的太阳穴上,另一段则连接在陆城的太阳穴。

做这些动作之前,他先是向李铭宇演示和说明,不过李铭宇并未理会他的话。

而此时,沈然已经渐渐听不清陆城的声音了。

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他的眼前像在放电影,一帧帧的图景接连不断,他感觉自己正在回忆,但是这些都不是他自己的回忆。

终于,眼前的画面和周围的环境都稳定了下来。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老公寓楼的门口,面前是一扇老旧的防盗铁门。

沈然感觉自己矮了许多,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和这扇门的高度差不太多,但是在这里,他只比这扇门的一半高一点。

他敲了两下,没有人应,于是又连续敲了许久,门内终于有了反应。

只听一个男人粗着嗓门道:“敲什么敲,死人了还是讨债的!”接着就是一个重物从里面扔出,砸向门板的声响。

沈然感觉自己不敢再敲了。

不是自己不敢,而是这段记忆的真正主人不敢,他体会到了忐忑和害怕的心情。他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这是谁的记忆。

门里男人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他感觉紧张,汗毛竖起。

但是他并没有就此离开,仍旧等在门口。

又过了好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了,沈然猛地后退几步。

他对这男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挤出门外的硕大啤酒肚,“又来了!有什么事快点说。”他的眉眼圆睁着,脸上极不耐烦。

沈然听见自己开口道:“钱不够了,爸爸。”

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娇弱而胆怯。小女孩声音本来就不大,最后两个字更是怯怯地发出的,不仔细听都不知道她在叫谁。

面前这个粗声粗气肥头大耳的男人原来就是她的父亲!

“钱?又是钱!就说你是来讨债的,找你妈要去!”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女孩一下急了,不顾得害怕,向前迈出一步抓着门道:“妈妈说让我来找你,她说没钱了,要交学费……”

“什么声音这么吵啊!”屋里又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尖利刺耳,十分不耐。

“卖保险的,我马上打发了!”男人扯着嗓子应道,似乎很不希望屋里的女人出来,看到实情。

男人皱着眉头,毛毛躁躁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又从那包里抽出几张钱来塞进女孩手里,急迫而小声地催促:“就这么多了,别得寸进尺,快走!”

男人用力推了她一把,让她一下从门口往后踉跄了几步,几乎跌坐在地上。

男人停顿了一秒,见她无事,便一把关上大门,回屋去了。

女孩起身拍拍手上的灰,顾不得许多,赶紧先抓牢手里的钱。

一阵风过,有一张刚才没抓好钱从手中脱落了。

急得女孩赶紧去追。

这股风好像也在与她作对,她追得越急,它便吹得越急。从门口一路吹过了这一排的老楼,一直吹到街上。

从这排居民楼的出去,外面就是一条不大的街道。

这楼虽老,地段却不偏,街道附近就有几幢商用的写字楼。

女孩刚跑出老楼,便一下趴在地上,抓住了那张会跑的钱。

这时候街道上有一人大喊道:“李!”

那人边跑边喊,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正朝着女孩所在的方向跑过来。

叫我吗?女孩不明所以,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校裙上的灰。

“李,李铭宇先生,来晚了,这是你点的外卖。”

那个朝她跑过来的外卖员越过了她,又向着街的前方跑了几十米才停下来。

女孩这才惊觉,不是在叫自己啊。她和那个取快递的男人是同一个姓氏,所以一时条件反射地想要答应。

李铭宇,同姓啊,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她这么想着,朝前面那个男人看了一眼。

没想到那个男人竟也在看着她。

虽然神情冷淡,但她清楚地看到,那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她的心脏猛然跳动。

这时候,占据在女孩身体里沈然,还能够用尚存的自我意识分辨出这颗正在跳动的心脏,是属于这个女孩的,不是他的。

他只是暂时附着在这个女孩身上的一个旁观者。

同时,他也能够清晰地分辨出,刚才看见的李铭宇,他的身体里面,也有一个旁观者。

是陆城。

大概陆城也进入了李鸣宇的意识世界里,只是他是以李铭宇的视角在看这段记忆。

在这段记忆里,真正的主角,就是这个女孩和李铭宇。

没有任何其他人的位置,所以沈然和陆城都没有以自己的模样出现在这里。

沈然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以这种形式进入到另一个人的意识当中。

不出意料的话,陆城应该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女孩身体里的沈然。

然而,从外界看来,在监控室里的小美眼里看来,他们三个人现在是同时进入睡梦了吧。

回忆继续。

女孩转身,朝街道的另一头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她过快的心跳才渐渐缓和下来。

来不及细想那一瞬间是紧张还是慌乱,大概是突然被人发现,她在偷看对方,产生了一种偷东西被人抓包的感觉。平日里,她总是躲在角落里,不习惯被人注视。

手上攥着钱,还没有细数,加上要分给妈妈的那一部分,她知道,数额还是不够。

是去学校,把学费先结了,还是先回家把钱给妈妈?

家里最近还多了一个陌生的叔叔,她很不自在。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