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女孩都在漫无目的地走着,更准确地说是在游荡,没有方向,也始终下不了决心。

天色渐渐暗下,终于又磨到了无需再决定的时候。

这个时间,学校已经放学了,老师都走了,只能回家了吧。

“学校……”女孩一边往寻找着回家的方向,一边喃喃地自语。

啊,那个男人……是叫李铭宇?他的脸,曾经在学校里见过。

在她刚入校不久,学校里就广播了对某些学生打架旷课的处分警告。当天放学的时候,她身边的同学都指着不远处一个男生小声议论着,就是他,他被处分了。

女孩顺着那些同学的目光望去,是一张冷漠的男生的脸。男生和她同姓李,叫李铭宇。

不久之后,又听说了男生旷课太多,自动退学的消息。当时他已是最高届的学生,却连毕业都没有达到。

再往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再想起过他,只是不知为何,再次见到,还是很快就能记起那张脸。

也许是因为他的神情,他的冷漠。别人都因他的冷漠敬而远之,她却偏生出几许亲近之感。

大概我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女孩心想着。

兜兜转转,她又走回了父亲家门外的那条街道。

夜色已至,大批的白领职员从写字楼里走了出来。

四周的饭店里飘来袅袅香气,那是温暖的菜香。

女孩听见肚子传来咕咕的声音,意识到自己已经饿了,很想快点回家,吃上一顿热饭。

这时候,她又看见了那个男人,李铭宇。

他正从周围的一幢建筑里走出来,身着一套黑色休闲西服,冷漠依旧,却多了几分成熟和潇洒的姿态,这让他的气质在人群中凸显出来。

女孩的目光再一次投注在了他身上,挪不开眼。

就这样一直跟着他的背影,左拐,再右拐。天色一再地暗下去,她却仿佛通了雷达一般,总能在快要跟丢他的瞬间,快速寻回他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一步接着一步,想要看看他去了哪里,再看一眼,就再看一眼。

她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在一个人的身后,忘却了所有。忘记自己从哪里来,要去往何处,就连不堪忍受的饥饿,也在这一刻忘却了。

终于,七拐八绕地,他走进了一间酒吧。

女孩也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酒吧里音乐放得吵闹,李铭宇找了一个显眼的位置坐下,女孩则习惯性地找到一个角落坐着。

服务人员却不会忽略女孩的存在,拿出一个菜单,摆放在女孩的面前,女孩略一扫过,全都昂贵得让她惊讶。服务员怀疑地打量着这个身着校服的女孩,正想着是否要打发她出去,就见她点了一份最便宜的果汁饮料。

服务员暂且收回菜单和她手中皱巴巴的钱,没有赶她。

女孩仍旧注视着李铭宇的位置。

很快,酒吧走进来了一个新客人,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女人衣着讲究,橙色上衣,微露酥胸,黑色纱质短裙,下摆形似一撇荷叶,遮住关键部位。可能是一名附近工作的女白领,也可能是别的职业,分辨不出。

只见她径直朝李铭宇的方向走去,见到她来,李铭宇少见地露出了微笑。

两人面对面坐着,很快桌上就摆上了美酒佳肴。

女孩看了一阵,口中的果汁尝着越发寡淡无味。

没想到他被退学以后,经过这几年,现在工作这么好,还很有女人缘的样子。当年的那些同学和老师一定想不到吧。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好像挺为他高兴,又没有任何立场为他高兴。感觉自己和他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远,虽然他们之间距离从来都没有接近过。

这时候她感觉清醒了许多,她记起自己从哪里来,该回哪里去。

她准备要起身,离开这里。

却见刚才那位服务员又朝她走了过来,“小姐,这是你的草莓提拉米苏,还有肋眼牛排……”

几样食物一齐摆在了她面前。

女孩纳闷地看着服务员,服务员见她这个表情,立刻明白她的困惑,伸手指了指李铭宇的方向,说:“是那位先生给你点的。”

说着,女孩猛地转头,只见李铭宇和他对面的女士都已经吃完饭,伸手穿上外衣,准备离席。丝毫没有注意她的方向。

女孩又困惑,又着急。

她着急想要上前询问,李铭宇是不是真的给她点了吃的,李铭宇看到她了?

服务员见状,忙问:“您要走了吗?这些食物要打包吗?”

女孩随口应道:“打包打包。”

这时候李铭宇已经搂着漂亮女郎的后背,迈步走向酒吧大门。

就在他要走出大门的时候,女孩隐约看到他朝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又撇过脸去。

还是那种冷漠的眼神。这时候女孩也不确定起来,她想追出去,她想再确认一下。

等她拿过服务员打包的餐盒再追出去的时候,只见男人抱着身边的女人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车子在路上驶出以后,女孩还追着跑了百米的距离。

但是,那辆车始终没有停下,很快就将她甩在了后面。

女孩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站在原地,愣了许久,半晌,恍恍惚惚地,往家的方向走回去。

看到这里,沈然心里略感怅然。

虽然看的是别人的记忆,但当他以当事人的视角去看周遭的世界,去体验她的经历和生活,就难免会代入到她的心情和感受里。

如果说坐在咨询室里与来访者对话需要的是理解对方的共情能力,那么,沈然现在体验到的,就是过于强烈的共情。

审讯室外,小美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陌生号码,她没有存过。

接起一听,是许光远。

小美有些意外,随后又想起了陆城之前的交待。

他告诉小美,审讯的内容都是对外保密的,他们的对话内容只有警方内部人士才会知道。研究所也遵从这项保密原则,但是对于仪器的使用,以及沈然在发挥自己的“特意功能”时候具体会发生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他不放心,他要将一部分信息透露给合作方,也就是研究所,但不是人人都有权限可以得到这部分信息,他只授权透露给了项目负责人,也就是许光远。

他需要有人从技术上进行监控,以确保仪器使用的安全。

这样一来,他在里面,与沈然一起工作,许光远在外面,监控数据,他才能够完全放心。

小美想到这层,知道应该是陆城的安排起了作用。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起了作用。

“您好,许教授,有什么事吗?”

“你们在使用连接装置吧,我这里监测到了仪器启动。”

“嗯,是的。”

“你看现场使用的人,现在状态都正常吗?”

小美朝透视玻璃看了一眼,刚才她一直都观察着里面的动态:“正常吧,他们就像是睡着了,一直这样,大概有二十分钟吧。”

“不对,他有点不对。”许光远的语气有些着急。“你从外面可能看不出来,沈然,主控者是他吧,他的数据有些异常。他的情感体验和他所连接的对象是一致的,而且有些超出正常的情绪波动范畴。”

“啊?”小美没有听懂,云里雾里的。

“哎,简单说就是他对‘梦境’中赋予他的角色有些过于代入了,情绪起伏也比较大。”

“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问题应该不大,只是严重的话,他可能会忘记自己原本的身份,忘记任务目标,甚至无法唤醒。”

“啊……”许光远这么一解释,小美就明白多了。听上去问题挺严重的,她也跟着紧张起来,“那应该怎么办?”

“那是极端的情况,目前看来,还算稳定,陆城也在,问题应该不会很大。哎,我这里只能看到他们的体征数据,具体他们在经历什么我也看不见。我等会过去看看。”

许光远的权限是受限的,加上目前技术的限制,他们在意识世界里经历的内容,也无法以图像形式呈现在计算机上。

在那个意识相连的世界里,女孩的故事仍在继续。

女孩没有追上那辆车子。

这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在追什么呢?她问自己。是啊,得赶紧回家了吧。

慢慢腾腾,晃晃悠悠,女孩乘着末班公交,回到了母亲的住所,也就是她现在的家。

母亲已经睡着了,好像还喝了酒,没有发现她今天反常的晚归。

她左思右想,还是把今天从爸爸那里讨来的钱,拿出大部分放在了桌上。

每个月她照惯例都要去找爸爸要钱,八百块,不多,这个数目是要拿给妈妈的,剩下还有两百,女孩握在手里,没有了主意。

学费不高,但是这点还是不够的。

除非再找妈妈要些,但她可以想像若是伸手找妈妈要钱,又会得到什么样的反应。

况且,她也不想看见妈妈再接近那个陌生男人。

妈妈会接受那个男人,多半也是因为钱的关系。

他不是真心对待妈妈,她看得出。

烦恼着这些,女孩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女孩起床的时候,母亲正在厨房给她做早饭。

平时,她很少起得这么早。

看见女儿走过来,高兴地对她说,钱已经收起来了,幸好她及时讨着了钱,不然这个月房租又来不及交了。

见母亲欢喜,女孩也扯着嘴角,冲她笑笑。

“你早点吃吧,吃了好上学。”

女孩点头应是。

她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忘记这已经是新学期的开始,要缴学费,还是要等着她开口,才会主动与她商量……

她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说起这事。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她再次陷入了那种茫然游荡的状态。昨天没有去学校,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打电话到家里,如果要打,是找爸爸还是妈妈呢,反正他们两人都没有来和自己说过这事。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要不要去学校,不知不觉间,又变成了漫无目的的闲散瞎晃。

走着走着,她又来到了昨天走过的街区。

不过她不是来找父亲的。

而是走到一幢写字楼的门口,远远看着。

也没有什么目的,就这么看着,看得累了,就在门口的一排石墩子上坐着。

她准备再看一个小时,就回去。

可一个小时还没到,楼里就走出一个人来。

是那个叫李铭宇的男人。

见到他的时候,女孩这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明白过来了以后,她反而不敢让李铭宇看见自己,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不敢。她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谁知刚起身,头顶上就投下了一道阴影。

有人站在了她面前。

一抬头,就看见了那张脸。李铭宇两手插口袋,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她的心脏跳得极快,就像第一次和他的眼神对上时一样。

他也和昨天一样,冷眼看她。

打量了一会儿,他开口道:“和昨天一样。你离家出走吗?”

听到了李铭宇的声音,女孩才恍然醒悟,他是在和自己说话。

她摇头又点头,不知道要怎么描述自己的状态。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道:“去吃饭。”

说完抬脚就往前走,走了两步,转头看看,女孩站在那个石墩子旁,冷声道:“我请你吃饭,你来吗?”

女孩小跑走到他身边,跟着他一路向前走去。

没有去昨晚的酒吧,而是找到了附近一家饭馆。两人找了面对面的位置坐着,李铭宇看着订单随手点了几样家常菜。

女孩则一直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席间两人一直沉默不语,不了解的人大概以为这是两个陌生人拼桌吃饭。

“你叫什么名字?”李铭宇抬头,盯着女孩问。

女孩不知道为什么,昨晚看见李铭宇搂着那漂亮女人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是殷勤而风趣的,此时面对她的时候,却毫无表情。

大概因为自己不是漂亮女人吧,女孩想。

“我叫李丽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