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三十章 喜欢

最新网址:dn07

那之后好一段时间,李丽姿都是在李铭宇的家里度过的。

她真的就像之前承诺的那般,在家里做起了家务,做做饭,空了就拖拖地,洗洗衣服。还有时间就到街上去找找看有什么样的工作可能让她这个辍学的学生去做,这种散工也不是特别好找。没找到工作的时候,她就先在家里干活。

说忙也不忙,充实而悠闲,她渐渐喜欢上这样的生活。

她也在心里担心过,如果什么时候李铭宇不让她住在家里了,那一切都将打回原形,所有问题都会接踵而来。

怎么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妈妈,最重要的,还是她不想离开李铭宇。

至少现在,李铭宇都没有表现出要让她走的意思。知道她钱不够花,李铭宇依然会二话不说给她塞上一笔,不多,但足够她维持一段时间的生计。甚至还能匀出一点给母亲,但是她也听从李铭宇的话,尽量让母亲自己去解决钱的问题,她的钱就留着自己花。

两人现在同处一室,但很少讲话,看着像是两个毫不相干陌生人,又像是十分默契的室友,很快就习惯自然。

李丽姿一直都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他家里给他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李铭宇看了先是有些愣怔,接着便拿起筷子,自然地吃起了饭来。

李丽姿也跟着他拿起筷子,这和他们在饭馆里吃饭的感觉很不一样。他就坐在她的对面,还是在他的家里,感觉距离近多了,就为了这顿饭,她也愿意跑这一趟。

两人依旧相顾无言,但她的心情却大不一样了。

这样的和谐和宁静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重复着,直到有一天,她发现李铭宇又去了酒吧。

李铭宇喝得醉醺醺的,衣领处是敞开的,还留有女人的唇印。浑身都浸泡着酒精和香水的味道。

李丽姿一敞门就嗅到了他身上异乎往常的气味。

见他这副模样,李丽姿立马就看出他这是去哪儿了。

李铭宇从门外脚步摇晃地从走进来,然后直接躺倒了在沙发上,李丽姿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丝毫没有一点动弹,也没有上前去扶他。

这与平时的她很不同,在这个家里,她总是卖力积极的。如果可以将这间房子称为家的话,但现在……

她的心头涌起一股气来,像一团火在烧,还越烧越旺。

她一赌气,跑进卧室,把自己关在了房里。

李铭宇没有来管她,她一人坐在床沿上,等火气慢慢平息,脑袋里的思维渐渐清晰以后,她便想到,其实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要生气吧,李铭宇的生活一直是这样,他只是让我不要去酒吧,但从来没有说过他自己不会再去酒吧。

想到这茬,她又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他这样限制我的自由,自己却丝毫没有约束,放任自己随心所欲。

可是再转念一想,李铭宇也没有限制她的自由,虽说是他叫她不要去那种场所,但也是她自己愿意听话的……

她也不希望李铭宇再去酒吧,再去和那些女人约会,吃饭,这是怎么回事呢?

从房间里出来,李丽姿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再次看到沙发上微醺的李铭宇,她心里原先的那股无名火全都跑不见了,转而窜到上了她的脸颊,泛出一抹红晕。

定定地站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

她走向沙发,用两手抓住李铭宇的手臂,使劲将他的身体摆正:“醒醒,去房间里睡吧。”

李铭宇的眼睛没有睁开,身体却像条件反射般,反手抓住了李丽姿的手腕。

他的手劲很大,李丽姿被他抓得动弹不得。

她试图通过他抓住自己手腕的这只手臂拖动他,没想到人没拖动,她反而往前倒在了沙发上,就靠在李铭宇的旁边。

她的面颊再次烧红了起来。

她不再挣扎,就这么挨着他坐着,她放松下来以后,李铭宇抓着她的手也渐渐松了下来,但还没有完全松开,看着就像握着她一般。

李丽姿看着他,他还低垂着脑袋,没有醒。

这时候的她不仅脸颊绯红,就连眼角也透出红来。

她听见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我喜欢你。”

李铭宇的身体动了动,眼睛慢慢张开。

过了半晌,他才抬起头来,看着李丽姿。他的眼神依旧冰冷,似乎丝毫没有被李丽姿刚才的话语暖热。

他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李丽姿心里打鼓。

“你说什么?”他反问了一遍,这一次,他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李丽姿有些紧张起来,但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仍旧是坚定的。“我喜欢你。”

李铭宇抬手摩挲了一下头发,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因此高兴,反倒一脸严肃。

可是,下一秒,他又转而笑了起来。

是一种轻笑,透露着不屑味道:“你喜欢我做什么,你想干嘛。”

李丽姿不懂得他语气中的意思,仍是认真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希望,你也能喜欢我。我希望,我也能像那些女人一样,靠近你……”说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神迷离躲闪,还在害羞。

谁知,还没等她说完,李铭宇就给她当头浇了一泼冷水。

“我不会喜欢你。”

……

李丽姿的一颗心瞬间坠落谷底。

她紧抿着嘴唇,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如此果决,不留颜面。

她感觉心中那一团妒火又重新灼烧起来。

“为什么?”她尽量让自己保持最后的冷静,“那些女人都……”

没想到李铭宇一把托起她的脸,凑到自己的面前,用轻蔑的眼神看她,同时勾了勾一边的嘴角,一字一句道:“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和她们一样?一个辍学的,穷学生……”

李铭宇没有说完,李丽姿的眼泪已经从眼角渗了出来。

她想将脸从李铭宇的手中挣开,却没有力气,只感觉到心口的疼痛,向着全身蔓延开来,“那我为你做的这些,全都不值一提么?”

眼泪滴在李铭宇的手背上,他的眉头微动,但表情依然没有变化。

“你怎么不说话?”李丽姿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望着他问:“你真的想一辈子都和那些女人混在一起吗,你真的喜欢她们?还有,上次那个女人,那个……”她想问上次那个来他家的女人后来怎么了,忽然记起李铭宇不知道她当时就站在卧室门后看着,一时顿住了,没有往下再说。

李铭宇放下她的脸,轻轻一笑,道:“对,我喜欢她们。我喜欢女人的引诱,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说到这里,他转过脸来看着李丽姿,一双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她:“越是喜欢的女人,我越是克制不住地想要得到她,不仅要得到她的身体,还要她的整个生命……”他的嘴角浮起一丝浅笑,眼神依然冷淡,那冷淡此时透出一股极危险的寒意,“上次的那个女人,我知道你看到了。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没有错,我把她处理了。”

李丽姿怔怔地看着他,须臾,意识到了他话中的意思,顿觉胃部猛烈地不适,感觉反胃。

她捂住嘴巴,起身跑进了卫生间里。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把她,处理了……

是杀了她的意思吗?

他说我看得没有错。那是一双腿,对吧,他知道我看到了。李丽姿思绪混乱。

又是一阵干呕,她打开水龙头,胡乱地冲洗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渐渐缓过神来,关上了龙头。

门外一片安静。李丽姿往外看去,李铭宇已经不在沙发上了。

他去哪里了,回房间,还是出门了。

李丽姿重新走向沙发,浑身无力地坐在上面。

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想清楚要留下,还是离开。应该要离开吧,正常人听到这种事情都都会赶紧离开的。

然而,想着想着,她蓦然发觉,从刚才一直到现在,整件事情回想起来,最让她感到难过伤心的地方,竟然不是知道了他杀人的事,而是他说的那句,我不喜欢你。

想到这里,她落下泪来。

那天以后,李丽姿离开了李铭宇的家。

临走前她没有去看过李铭宇,不知道他是何表情,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有一点难过吗,哪怕一点点……

李丽姿自嘲笑笑,她不敢奢想。

很长一段时间,李丽姿都没有再见到李铭宇。

他们两人仿佛都从对方的世界消失了。李丽姿不知道李铭宇的生活,他也没有机会知道她的。

李丽姿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过着什么的生活,只是在又回复到了那种漫无目的的日子,甚至比过去的更茫然无依。

她又回到了和母亲同住的屋子,对于女儿这段时间离家未归的原因,母亲也没有太多的过问,生活已将她磨得麻木,她知道女儿迟早要出去挣钱,现在出去,也没有什么稀奇。

不知这样过了许久,她发现自己心里还总是会想起那个人。

她从没想过要去告发他,她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样做呢?他如果真的总是这么做,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他会被发现吗,他还有未来吗?

想到这里,她蹭地从床上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