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段时间。

李丽姿重新见到了李铭宇。

就像他们最初认识时那样,在酒吧氤氲的氛围里。

还坐在上次那个角落的位置,就这么看着灯光下的李铭宇。

她总是能在人群中捕捉到李铭宇的脸,她早已在心里给他打下了一束光。

还像以前一样,她自作主张就来了。

但是这一次李铭宇应该看不见她。因为,她已不是那个穿着校服的穷学生了。

李铭宇曾经叫她不要再来酒吧。她当时听进去了。但是现在两人已分开,情况又不同了。

她看见坐在吧台的李铭宇独自一人饮着酒,今天他没有带女人来,不知道是否在等人。

不管是不是,等他喝到微醺的时候,李丽姿让服务员又送了一杯调制得浮翠流丹的鸡尾酒摆在他面前。

妖冶的色彩晃得他眼神迷离。果然如她所料,李铭宇向她投来了目光。

她起身,主动走到了李铭宇身边。

李铭宇看着她,眼神里看不出太大变化,嘴角却露出暧昧的笑意。

这是她一直渴望看到的笑容。李铭宇的笑,从来没有对她展露过的笑。

他没有认出她。

今天的李丽姿化着恰到好处的浓妆,身着一身黑色的露肩包臀连衣短裙,一双白腿暴露无遗,全然没有了过去天然朴素的模样。

加上酒精和灯光的作用,李铭宇根本不会把眼前这个女人和李丽姿想到一起。

酒过三巡之后,李铭宇很自然地将她带上了车。

很快,她又见到了那间熟悉的房子。

打开门,进了屋。她曾经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这里面的每一样物件,现在却要装成一个陌生人的模样再踏进这里。

李铭宇没有注意到她脸上褪去的笑容,只是盲目地亲吻着她嘴唇。一双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摸索着。

这些亲密的举动,曾是李丽姿心里渴望与李铭宇能够发生的。

现在全部劈头盖脸地扑面而来,让她的心一下子填得很满,满得快要溢出来一般,叫她整个都透不过气来,慢慢沉溺,直至溺毙。她的呼吸变得急促,眼角也泛出湿润。

就享受吧,她告诉自己。这是理智告诉她的最后一句话。

很快她的大脑就已经断片。

从沙发到房间,他们疯狂地痴缠,一直到李铭宇把她抱上了主卧的大床。

就在他们的激情达到顶点的时候,李丽姿开口问他,“你想杀了我吗?”

听到她说话,李铭宇顿了一下,随后停下了动作,“什么意思?”

“你喜欢我吗?你想要我的命吗?”

“你什么意思。”李铭宇放开李丽姿的身体,用手盖住了自己的头,似乎感觉头痛。“你是谁?”他哑着嗓子问。

李丽姿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伸手想要帮他。

李铭宇却退后了一步,仍旧紧紧地捂着他的头。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他好像有些迷糊,又有些头疼,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地念着,“你是谁,谁……好疼……”

醒酒。李丽姿立马想到要帮他醒酒。她不再犹豫,跑下床去,冲进厨房,想着可以用什么帮他醒酒。

茶吗,还是蜂蜜?

李丽姿还光着身体,就在厨房里翻箱倒柜地找着。

她没有注意到李铭宇此刻已经站在了厨房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样东西。

许久,李丽姿从冰箱里掏出一罐蜂蜜,这才转过头,看见了李铭宇,还有他手里的那样东西。

一把明晃晃的小刀。

她愣了半秒钟,就在她意识到那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她便感觉到自己吼间一凉,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滚烫的血液从动脉喷涌而出,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

李铭宇的额头渗着冷汗,嘴里自语道:“我想杀了你。”

说完,他便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候,天边已经泛出鱼肚白。

他发现自己还赤.裸着身体,身边躺着一个没有了体温的女人,女人的脖子处被刀划破了一个伤口,伤口里流出大量鲜血。

昨晚的记忆在一瞬间汹涌地恢复了过来。

这个女人的脸上还化着浓妆,是昨晚过来与他饮酒的女人。

后来,他们一起回了家。

再后来……仿佛突然被记忆刺痛了一般,李铭宇看向了地上那把被血染红了的水果刀,还有自己被血溅到的手掌。

他的手发起抖来,自他离家一人独立以后,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地慌张。

他看向那个女人。

夜晚过去,晨光让一切变得明晰起来。

他看着她的脸,须臾,他变了脸色。

这个女人,她的脸……李铭宇不顾她已是个死人的恐怖事实,忙上去,捧起了她的脸。

他用手掌使劲地抹掉那些覆盖在她脸上的粉末和口红。

忽而,他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嘶声裂肺的大喊。喊声震恸,一直到他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他也没有察觉。

审讯室外,快要打盹儿的小美终于透过单向玻璃,看到了里面的一点动静。

几人仍旧发出没有声响,但是沈然枕的手臂渐渐被一滴一滴的液体沾湿了。

“怎么回事?”小美对着监控画面仔细一看。

眼泪从沈然的眼角处慢慢地流出。

此时,陆城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小美再次拨通许光远的号码,“教授,你到哪儿啦,沈老师好像醒了,他在哭呢。”

“我马上到了,马上就到。”听到沈然哭了,许光远也很着急。

陆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逼真的梦,梦里自己就是李铭宇,他经历着李铭宇的所有的情感起伏。

可以说,现在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李铭宇。

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李丽姿这个女孩的,什么时候感觉了到这个女孩的不同,又是什么时候告诉自己,不能碰她。

所有女人,唯独不能碰她。

只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李丽姿竟然还是在自己的眼前出事了。

他的呼吸粗重,胸口的刺痛让他有些分辨不出来,自己现在是李铭宇还是陆城。

他坐在沈然的旁边,和沈然面对面地趴在桌上。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沈然。

沈然还没睁眼,泪水静静地从内眼角处流出,顺着脸颊,渗进衣袖。

陆城顿时心里一软。

在这个梦境的当中,他有几次认出了对面的人就是沈然。

但是他们都照着记忆的“剧本”各自扮演着,无法跳出角色。

他用看向沈然的眼神,看着李丽姿。

他现在还有些分辨不清自己的心情是自己对沈然产生的反应,还是李铭宇对李丽姿产生的情感纠葛。

他只知道这一切都很自然,他没有一刻想要出戏。

好像如果是沈然,他便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一直在这出戏里。

他感觉到一阵心疼,看着沈然淌出的泪水。

那么安静,那么柔软。

他没有见过沈然这样虚弱的模样,是因为进入了李丽姿的故事,所以悲伤吗?

为什么会哭,这让陆城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是李丽姿的眼泪,还是沈然自己的呢?

无论是因为什么缘故,陆城都觉得不忍。

他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悔恨。

在那个故事里,正是因为自己的冷漠和错误,伤害了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

看着眼前这个因为爱他而遍体鳞伤的躯体,看着她渐渐失去温度。

那一刻,他宁愿死掉的是自己。

陆城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恢复了知觉,他慢慢抬起手来,他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沈然的脸。

他想帮沈然擦一擦眼泪,他想摸一摸他的脸,他想抱一抱……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

许光远急匆匆地要求小美把审讯室的门打开,他站在门口,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陆城的手正好碰到了沈然的脸。

而沈然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也许是门外的动静太大,沈然被一下吵醒了。

他看着陆城,没有说话。陆城不知道他从那个梦里缓过来了没有。

陆城连忙收起手,直起身体问他:“你感觉怎么样?”

许光远没有打断他们,他等着沈然回答。

沈然没有说话,眼神还有一些空洞。他直起身子,陆城从桌面上抽出一张纸巾递到沈然面前,但他没有接。

泪渍那么挂在脸上,还没有干。

与此同时,在他们这张桌子前面的另一张独立的桌子上,原本趴着的李铭宇也醒了过来。

他直起身子,看着沈然。

“你没有死,我就知道。”他看着沈然,眼周泛出一种病态的红色。像一个久睡未醒的人,又好像一直都没有安睡过。

陆城不知道他是还未恢复清醒,还是真的在沈然身上看见了李丽姿的身影。

“我是一个死人了。”沈然的声音冷漠,眼里仍旧潮湿,“我是以死人的身份来见你。”

“我没有杀你!”李铭宇的情绪一下变得激动,他想站起来,却被椅子扶手间的挡板挡住了身体。“不会的,你不会死……”

他看着眼前的“李丽姿”,也就是沈然,几近抓狂失控。

他语气着急,好像害怕自己不快点说出口,她就会真的死了。

他反复地说着:“不可能,你不会死,我不可能杀你……”

看到此时沈然以李丽姿的身份继续与嫌疑人对话,陆城和许光远都知道,沈然还有话要说,两人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打断他。

到了这个时候,生死两隔,李丽姿反而不再急迫,现在换成她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李铭宇不承认自己想杀她,她却没有半点高兴。

“我已经死了,你还是不愿承认吗?”

李铭宇抬头看她,看到她脸上的落寞,微蹙起眉。

“从来也没有喜欢过我吗?不可能杀我,是因为不爱我吗?”她也望着李铭宇,眼里的冰冷柔软下来。

李铭宇的表情蓦然一怔,刹那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想起自己拒绝她时说的那些话。

“我……”他低下头,把手伸入头发里,紧紧扣着头皮。“我不知道。什么是爱?爱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我不想你死,我没有想过要你死,你给我好好活着,听见没有!李丽姿,你给我听着,我叫你走,你不要来找我。”

他的语速由缓变疾,语气激动,面露凶光,但很快又像泄了气的球,没有了力气。

“我是腐烂的。”他说,“你看不出来吗?李丽姿,我不正常。你想怎么样?和我在一起吗?我是个杀人犯。我杀过人的!离开我,你可以活的!死的应该是我,应该是我!应该是我……”

他重复着最后一句话,心痛而后悔,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还有另一句话,他始终卡在胸口,没有说出来:他杀死任何人,都不可能杀了李丽姿。

如果这就是爱的话……

这时候,沈然感觉到自己的面颊上淌过冰凉的液体。

是李丽姿落泪了。

“她”伸出两只手,紧紧握住了李铭宇那双被手铐所缚的手。

“你不是腐烂的。你帮助过我,你让我脱离那些讨厌的人,你收留我,我有了家。虽然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事,但我知道,你是我的男人。永远都是。”

李铭宇开始痛哭。

他紧紧握着李丽姿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一时间,陆城和许光远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李铭宇握住的那双手上。

陆城动了动喉结。

结束了吗?要一直这么握着吗?

换个角度想,现在和李铭宇握手的人,究竟是沈然,还是李丽姿呢?

这么想着,陆城感觉这个握手也好像不是那么碍眼了。

“这么说,沈然真的把李丽姿‘带来’了?”陆城不自觉地发出感慨,难道说,李丽姿现在真的就在这个空间里,在他的身体里?

陆城着实觉得这事儿有点玄,说不清。

不知握了多久。

沈然觉得自己的胸口轻松了许多,他握着李铭宇的手也自然地松开了力气。

这个时候,他的确感觉好像有什么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又是他自己了。他是沈然,不是任何的其他人。

李铭宇似乎也感觉到了变化,他抬眼看向沈然,松开了自己的手。

“她走了。”沈然说出这三个字,李铭宇瞬间就明白了。

他也清醒了过来。

许久,他仍有些不愿相信地问道:“她真的,死了?”

“是的。她死了。”沈然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他瘫坐在椅子上。

沈然又帮他梳理了一遍记忆,那晚他和李丽姿发生了关系,在酒精的作用下,李丽姿问他的那个关键性问题,即,他是否想杀她,这刺激到了他的某段过往的记忆,以至于他感到头痛难忍。

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李丽姿,所以并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曾经对李丽姿说过,他想要杀掉喜欢的女人,所以李丽姿才那样问他的。

突然被一个陌生的女人,问到这样隐秘的问题,他突然就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这个时候他的精神出现了一定的混乱,他的脑中可能出现了某个过去伤害过他,或者是他想杀死的人。

于是提刀杀死了李丽姿。但当时他的意识不清醒,不属于故意杀人。

至于他过去曾经杀过的其他人,那还是更倾向于考虑故意犯罪,就像记忆里看到的那样,李铭宇杀过人,但他不会想杀李丽姿。

最后一名被害人的情况与之前的几起的确不同。

沈然怀疑,李铭宇有过严重的创伤经历及精神疾患,而李丽姿问出的那个问题正好触发了他的病灶。

他把这一通分析和李铭宇说了一遍,让他自己更加明白了整个过程。

“现在,我代表警方询问你,你是否愿意坦白,所有的作案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