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自曝家门后,陆城却有些顿住了,毕竟两人从未有过交集,这样冒昧打扰请人帮忙,还不确定他记不记得自己呢。

“陆副队,有什么事吗?”没想到对方自然从容地就叫出了他的身份。

原来他也记得我?

记得名字不奇怪,不简单的是他准确地叫出了我的身份,似乎是猜到了我的来意,拉近关系,好让我说出我想说的事。

一秒钟内,陆城闪过了这许多想法。

接下来的对话,更是充斥了这种感觉。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的感觉。

“我想请问,上一次,你说你看到了什么?我不太明白,还有,凶手在意的是子.宫,关于这点,你是怎么推测出来的?”

沈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他,“现在凶手在你那边吗?”

“我不能确定,只能说是犯罪嫌疑人。”陆城直觉,对这个年轻人不需要隐瞒案件细节。“我知道你是许光远的同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些分析?”

“你想见我?”

这话问得直接,陆城的确想听他的分析,如果他能直接来警局当面讨论,当然更好,只是这话听上去感觉哪里不对……

“如果你能过来一趟,当然是更好了。”

“我可以过去。告诉我地址吧。”

挂上电话,陆城还有点恍惚的感觉。

我是不是被套路了?不知为何,陆城产生了这种感觉。

等他见到沈然,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在警局,在自己的地盘上,他第一次产生了这种不由自己做主的感觉。

沈然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长袖,更显得他柔和温顺,然而,他一开口,说出来的话却很有主意,说一不二,“我可以见嫌疑人吗?”

陆城现在可以确定,沈然对于警方会找他早有预料,对于自己要来警局也早有打算,他有自己的计划。这孩子看着清纯,套路还挺深啊。

“你想要怎么做?”这里毕竟是陆城的地盘,不能随便由着他来。

“就是看看,不做什么。”陆城可不会相信他这鬼话,似乎再次猜测到了陆城的想法,沈然道:“看完,我就会给出我的分析。”

他果然很聪明,陆城想,他完全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同时又能在我接受的限度内,与我谈判。

虽然不知道沈然为什么必须要见嫌疑人,不过这也符合陆城的预想,心理顾问,总得和嫌疑人谈谈再做判断。

只是他过去没有找沈然合作过,不知道他会问些什么问题,还是得看着点,“这样,我和你一起进审讯室,目前只有一位嫌疑人可以对话,另一位神志不太清醒,没法问。”

“两个我都要见。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

陆城彻底没脾气了。沈然嘴上说着一个人就可以,意思分明就是不要他在旁边跟着。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哪个敢不服从命令,还提要求,早就让他滚蛋了。

只是这沈然……

不知是他模样温顺,还是眼神笃定的缘故,陆城说不出狠话来,还莫名地想相信他。

这回陆城是对自己也没辙了,他同意退让,不过即便让步,也不能让沈然以为自己会毫无底线放任他。

“好,我会在旁边的监控室看着,有什么困难的话,我可以随时过来帮忙。”

说完这一句,沈然浅浅地笑了,“那就麻烦陆队了。”

看来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到底要做什么?

陆城对沈然的好奇此时已经超过了担心。

他让手下的警员将李伟明和孙慧同时带到一间审讯室里。

李伟明和孙慧的手上都戴着手铐,虽然陆城没有和沈然一起进审讯室,但是从安全起见和规范的角度来,陆城还是说服沈然由另一名警员跟着他一起进去,但他要求那名警员不负责审讯,站在距离他三米以外的距离。陆城答应了。

两位嫌疑人距离只有一张桌子的距离。

让陆城没有想到的是,沈然说他想要见见这两位嫌疑人,就真的只是见见他们!

从这两位嫌疑人进来以后,他就坐在对面看着两人,除了最开始对李伟明说了一句你好之外,再也没有说话。

而且他看得极认真,先盯着李伟明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转而又去看孙慧。只是孙慧一直低着头,昏昏沉沉的,无法与他对视。

但这也不影响沈然的注视,倒是李伟明先坐不住了。

“警官,你有什么要问吗?”

“嗯。”沈然点头回应,“请把手伸出来。”

李伟明不明所以地抬起自己的手,连带着镣铐,叮当作响。

沈然让他把手平放在桌面上,手背朝上,同时让他把女友的手也放上来。

之后沈然抬起了自己的双手。

他先是将左手放在李伟明的手背上,没有完全地覆盖,只是轻微触碰,接着他又将右手覆在孙慧的一只手上。

“他要干什么?”陆城皱紧眉头,做好了随时进去打断他的准备。

“放松,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说完最后这一句,沈然就闭上了眼睛。同时,李伟明也闭了眼。

这一下,陆城更加惊讶。

沈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两位嫌疑人也同时闭上了眼睛?

孙慧一直都昏昏沉沉,不能准确判断她什么时候闭眼,睁眼,但是李伟明,陆城是看得清楚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进入了一片死寂,沈然没有睁开眼睛,对面的两人也都安静沉默着。

陆城觉得自己过去积累的所有知识和常识都不足以解释他现在所看到的。

这个时候他反倒不敢轻易打断他们了。

沈然在做什么,这也是心理学吗?

他忽然想起,沈然在走进审讯室之前,和他交换了日常的联络方式,还看似随意地问他是否使用电子邮箱。

沈然说自己有正事的时候习惯使用邮件交流。

听他这么说,陆城当时的反应只是他的这个习惯大概源自过去的工作经历。

现在再一想,从沈然走进警局的大门开始,不,更早一些,从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每句话都有自己的用意,最后也都达到了他的目的。

这个沈然,话很少,几乎没有一句废话。

那他问的这个问题……

叮地一声,陆城的手机弹出一条新的邮件提醒。

陆城平时不太关注自己手机上的APP通知信息。

但是沈然和自己交换了邮箱地址,而且,提示显示,这封邮件,就是沈然发给他的!

沈然?

他不是在审讯室里吗?

从刚才到现在陆城一直盯着单向透视玻璃,沈然还是闭着眼睛,什么都没做。

吃惊不已的陆城赶紧点开那封邮件。

“如果发现事情不对,立刻联系许光远。”这样一句简短的交待,就像紧急警告一般弹入陆城的视线。

事情不对?什么不对?

能怎么不对,我在这看着,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陆城懵了。

他知道沈然发这句话来,不是和他开玩笑的。

他特意设置了定时发送,一定有特别的用意。

但是很快,陆城的脑子就重新转了起来。

沈然事先不告诉我,一定是如果我提前事情会不对,我就不一定会答应他了。

那事情可能有什么不对呢?从表面上看,他没有做什么危险的事,如果他要说什么透露警情的话,或者他要伤害两个嫌疑人,我立马就可以按住他,让他停止。

也就是说,这个不对,恐怕不是在表面上能看出来的,或者说不是那么容易能看出来的。

他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沈然。

他想起上一次沈然看着那具尸体,想说什么的时候,被许光远打断了。

许光远为什么要打断他呢?是因为怕他说出什么吗?

当时那种环境下,他说什么都不可能对现场和侦查工作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那么,如果说,他要说的话,不是对其他人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而是对他自己有不好的影响呢?

电光石火间,陆城突然觉得所有事都能说通了。

他要说的话,他正在做的事,都有可能对他自己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

他做这件事会有风险。所以许光远当时阻止了他。

现在也是这样,他选择在,是因为他料定一旦他开始做这件事,陆城就不会轻易打断他。他还料到了陆城是绕过了许光远联系的他,如果陆城先联系的许光远,许光远应该会亲自联系他,甚至都不一定会联系他。

绕开许光远,是他们俩共谋的结果。

是他们在尚未交流就达成的默契。

只是陆城想不到这件事会给沈然带来什么影响,如果真有风险的话,他为什么要配合自己呢?

现在陆城知道了,沈然不是只闭着眼睛,什么也没做,他一定在做着一样自己看不见的事情。

他一刻也不能等了,他不知道那个“不对”的迹象是什么,也许自己能够分辨,也许到时候也来得及。

但他不能拿沈然的安全冒险。

就算沈然自己就在样做,他也不行。

陆城拿出手机,立刻拨通了许光远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