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陆城叫了一些手下去学校调查,果然老师和同学们都反映周浩轩这两天没有来学校,而且今天正好有他要上的课,他本来应该在课上做展示的。

他没有向老师请过假,这一点有些反常,他平常是个很守规矩的学生。打他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他不会也出了什么意外吧?这是陆城的第一反应。

好在他的室友提供了一条信息。

“周浩轩家就住在本地,有时候他会回家住。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家里。”

陈老师也试图联系他的家长,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留给学校的家长联系电话同样也接不通。

“哎,周浩轩一向优秀,让人操心的地方少,我们没有联系过他的家长。没想到这个电话也联系不上。”陈老师又开始叹气了。

陆城当即决定:“看来现在情况特殊,我们得直接去他家里一趟了。”

陆城准备叫上小美和胖子,最后决定出发人数前,陆城犹豫了一下,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沈然的电话。

“案子有新情况。”

“哦?什么情况?“不管是之前以为沈然想要帮助自己,还是出于什么原因,陆城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个案子的关注。

“周浩轩不见了,我准备去他家里找他。”

“什么?不见了?”

“嗯。我想请你一起,不知道你有没有……”

“我去,什么时候?”到目前为止,沈然在工作的事情上就没有拒绝过他。

“一会儿我开车去接你。”陆城道。

他已经越来越习惯出任务的时候带上沈然,只要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有沈然在旁边给他出出主意。

究竟是因为沈然想要了解案情,所以愿意主动告知他,还是更多地出于自己想要带上他的某种心情,陆城已经分辨不清。

他也不想去分清。

他只是习惯了在挂断电话以后,等待沈然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他又打发了手下几个警员另外乘一辆车,他单独去接沈然。

周浩轩的家在申城市内,较中心区有一定距离,开车到学校大约有二十公里的路程,属于一个不太中心,但也不算偏僻的城东地段。

“树成路5号,他的地址就在这附近。”

陆城开着车沿路观察路标,同时拨通了胖子的电话,看他是否已经开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这附近的房子不难找,是一排整齐规划的联排别墅。

周浩轩的家就在其中一幢二层别墅里。

这种二层小别墅虽比不上独栋的多层别墅来得奢华,但在申市的市区范围内能住上这样一幢二层别墅,也足以说明周浩轩的家境殷实,生活条件非常不错。

陈老师曾向陆城介绍过,周浩轩的家庭条件不错,据说他的父亲是个商人,赚了不少钱,浩轩刚上大学家里就在本地买了房。

终于在一个小别院的门口,几人找到空位停下了车。

胖子首先穿过庭院,上前走到红漆大门前敲了几下,又按了几声门铃。

门铃响了,所有人都等着门里的动静。

过了半晌,没人应门,胖子又上前按了几次门铃。

就在陆城考虑是否要暴力闯入的时候,门里终于来了动静。

门从里面缓缓地打开了。

陆城一行人也慢慢走上前去,准备掏出兜里的证件以示身份。

没想到打开门以后,他们看到第一个人,就是周浩轩。

他就站在门口,面面相觑地看着几人。

因为先前都已见过面,陆城拿着证件的手又慢慢地放了下来。

“周浩轩?”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让学校老师和同学一阵好找的周浩轩就这样呆在家里,人好好儿的,哪儿也没事。

那他为什么不接电话呢?他的家里人呢?

陆城心里的疑惑又生了起来。

“啊,是陆警官,真是不好意思,你们进来吧。”周浩轩大方邀请众人进屋休息,陆城还有问题要问,所以顺理成章地进了大门,没有推辞。

进了屋,周浩轩立刻招待所有来客一一坐下。

房内的装修和陈设和陆城想象得不太相同。

这幢房子从外观来看整体上和邻座的别墅相同,都是现代化外加一点欧式风格的外观。

然而进入房屋内部,映入眼帘的就是家里的全套红木家具和深红的木质地板。

看来屋子的主人偏好中国式的家居风格。

茶几由一块红色绒布盖着,周浩轩走过去掀开绒布,陆城才看清楚,这是由原木雕琢而成的一张中式茶台。

上面摆满了精美的茶具,供人品茶所用。

周浩轩招呼几人在红木沙发上坐下,给他们沏茶。

陆城一边说着不用麻烦,一边继续对房屋内的环境观察着。

沈然则一直都没有说话。

周浩轩礼貌地回应着说不麻烦,说中不紧不慢地做着泡茶的动作。

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彬彬有礼的好学生会无故旷课。

陆城发觉,虽然屋子大部分家具都是红色,墙壁的粉刷却透出淡淡的绿色,在细微的撞色对比下,整个空间显得和谐而清雅。同时似乎又泛着一股子清冷,说不出的静谧氛围。

对啊,好安静。

这诺大个房子,除了周浩轩却没有见到其他的人,连个打扫屋子的清洁工也没有请吗?

“家里,没有其他人吗?”陆城在问出正题之前,先对这个问题产生了好奇。

沈然拿起眼前的茶杯,同样屏息等待周浩轩的回答。

“哦,平时的确是我一个人。父亲很少回家,他都在外工作,这两天刚回来,他太累了,刚刚在房间睡下了,我不想打扰他休息,所以没有让他出来。”

“哦,理解。”虽说正常情况,警察都来家里了,家里的所有成员多少都应该出来见一见。但是倒也没有明文规定非得见到所有的成员,况且他们现在已经见到了周浩轩,此行的目的似乎已经达成了。

不过小美倒是依照规矩对他的言辞进行了记录,周浩轩看在眼里,倒也不在意。

“你刚才说到父亲,那母亲呢?”陆城想起辅导员陈老师对他家庭情况进行介绍的时候,也只听说了他的父亲是个商人,但是没有提到他的母亲。

听到这个问题,周浩轩提着茶壶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略微低着头,礼貌而微笑地说:“妈妈很早以前就离开,她不和我们住在一起。”

“哦,不好意思,我们之前没有了解过。”陆城同样以礼回答,但他还想要了解更多:“你说的离开,是指和父亲离婚,不住在一起了?”

周浩轩仍旧保持低头微笑,声音却小了下去:“嗯,不住在一起了。”

虽然周浩轩的态度一直殷勤周到,但是陆城能感觉到他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

陆城干脆先不问这个,直接切入主题。

“你为什么这几天都旷课了呢?老师和同学都找不到你。”

这时周浩轩抬起头来,同样意外地看着陆城道:“我没有旷课,陆警官。我没有不想去学校,我只是忘了。”

“忘了?”连同陆城在内的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眼睛盯着他看,或许是看出自己的回答非但没有减轻大家的困惑,反而还加重了周浩轩补充道:“我家比较特殊,父亲难得回来一趟,他这两天刚回来,我就想好好陪他,这不,就忘了上课的事情。这些课程我事后会补上的。”

听上去他和父亲很久才能见上一次,而且他很在意自己的父亲。

“那老师打你的电话怎么没有接呢?”

“哦,我和父亲待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看手机,放在一边了,现在也没有带在身上呢,忘了放在哪儿了,我等会找找。父亲的手机很早就换了号码,已经没有在用以前的,老师可能打了爸爸以前的手机号,所以没有打通呢。”

这解释听着多少个感觉有点勉强,现在还有多少年轻人没有时刻拿着手机滑看的习惯?不过这也说不准,说不定他还真是个例外。没有其他的凭据,陆城也不好随意质疑什么。

随后陆城又问了他几个有关汪滔和失踪案的问题。

“汪滔说他在被抓的那天曾经看到过你,你在旁边盯着他看,我们在监控录像里也看到了你的身影。”

陆城的身体微向前倾,注视着周浩轩的眼睛,想以此给他一点压力。

“啊,汪滔是不是看错人了?我怎么会盯着他看呢,我看他做什么?监控录像……我真不记得了,那天有没有在那一带走动,我还真说不准,我没有刻意去记,也许去超市买了东西,就从那附近路过了,这我就说不清楚了啊。”他摊摊两手,作无奈状:“你们说在监控里看见了我……不会吧。是不是看错了?”

这下换周浩轩看向陆城了。

他的语气游刃有余,丝毫不慌。听到有人跟踪汪滔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或者是心虚。只是在第一时间就条理清晰地撇清自己的嫌疑。

老实说,陆城还真不能确定监控里出现的身影就是周浩轩。

所有人都只是说像他。

就连汪滔也没有明确指认过周浩轩,虽然汪滔说过有一个黑衣人不止一次地跟踪他,看他,甚至还惊吓过他,但他也不能肯定地说那人就是周浩轩。只是他心里这么认为罢了。

所以当周浩轩这么淡定地看着陆城的时候,陆城无话可说。

周浩轩真的和这件事无关?

没有足够的证据指向,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然而,直觉却让陆城更加盯紧了他。

也许是出于多年的工作经验,也许是受了沈然的影响,他现在会更加留意说话人的语气和神态。

听到警察说监控录像里有自己的身影,却没有表现出慌乱和惊讶,这正常吗?

当然,有一种解释可以说他心怀坦荡,没做过的事丝毫也不会自我怀疑。但是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提前就知道。

他提前就知道监控里可能会出现自己,或者说,即便不知道监控里拍到了自己,但也清楚,别人不可能从监控里看清自己。

要照这个逻辑进一步推测话,他并非记不清自己那天有没有经过那里,而是相反,他清晰地记得自己穿着黑色戴帽衣服,并且对监控的方位十分了解,所以能够肯定警方不能看到他在那里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