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四十五章 小人

最新网址:dn07

那个人从衣柜的里面推开了柜门,抬头望向沈然。

沈然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是因为他没有看见,在一米以外的距离,他根本就看不见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太小了。

对,这个人小得不正常。他很袖珍,几乎就和童话里的拇指姑娘一般大小。

和红木柜门相比,他就像站在了一扇高大的博物馆的大门边上。

他应该是使了很大的劲才把这扇厚重的柜门给打开的。

沈然摸了摸眼睛,他怀疑自己眼花了。可没想到这个小人却开口说话了。

“你是谁?”

小人询问沈然的身份,沈然一时无言相对,他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向眼前这个神奇的小人介绍自己。事实上,他更想问问对方你是谁,是从哪里来的。

“你好……”他也缓慢地开了口,试图回应小人的问题。

“怎么不是他,他没来么?”还没等沈然说完,小人就又说道,他一边说,一边伸头往柜门外张望。

“什么,谁没有来?”沈然问。

“周浩轩啊。”

哦,对,这是周浩轩的家,他在周浩轩家里的衣柜里,如果他认识衣柜外的人,那自然就是周浩轩了。

可是这怎么想都太奇怪了,他家的衣柜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神奇的小人呢?

而且看上去这个小人和他认识。

那他认识也认识这个小人吗?沈然难以想象,如果自己去询问周浩轩关于他家小人的事,会不会听上去像个疯子。

“呃,我是他的客人。他现在在房间外面,我能冒昧问一下,你是谁么?”沈然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就问出了他最好奇的问题。

“客人?他从来不带客人回家,更不会带来见我,我嘛……”小人低下头,似乎犹豫在要如何介绍自己。

这个时候,沈然仔细看着眼前这个稀奇的小人。

他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人类,除了小以外,看上去和我们正常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也穿着一套符合他自己身材比例的衣服。

忽略他的比例,以寻常的来看,他就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应该比沈然自己年轻一些。

他的发型,还有着装的风格……

忽然间,沈然觉得眼前的小人有些眼熟,一种诡异的感觉,慢慢浮上他的心头……

“我啊,我是周浩轩,你没有看出来吗?”

听到周浩轩三个字的时候,沈然感觉自己脑中“轰”地一声,原地炸开了。

他彻底懵了。

这个小人的长相和身材比例,的确看着像周浩轩,不过是缩小版的周浩轩,就像是一个活的手办玩偶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见鬼了吗?还是一个缩小的鬼?

不可能啊,周浩轩本人明明还活得好好儿的,怎么就会变成鬼了呢?

沈然再次无言,一时说不出话来。

“哦,你是没有听懂吧。”小周浩轩自顾自地往下说道:“这还真是不好解释。怎么说呢?我就是他,他也是我。不过,我也不完全是他。”他琢磨着如何表达会更准确一些。

“你是,怎么来的呢?”沈然试图用这个问题,弄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压抑着不可思议的好奇心情,尽量保持着平静。

“哦,说到我怎么来的。对,是应该说说这个,说了这个你就明白了。”

说完这句话,自称周浩轩的小人就在柜子里坐了下来,看起来,他要说一个不短的故事,三两句内说不清楚

沈然注意到床头边上还有一张小圆凳,刚才站在门口没有留意到。他把凳子搬到柜子门口,坐在了小人的对面,准备对他接下来的话洗耳恭听。

“其实要从头说起的话,我才是周浩轩,而且是唯一的周浩轩。我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小的,我和外面那个周浩轩长得一模一样。但为什么说我才是真正的周浩轩呢,那是因为的确只有我这一个周浩轩啊,他根本不存在!”

虽然他的话仍旧有些难以理解,沈然还是认真地听着。

“原本事情很简单,我是周浩轩,周浩轩就是我,只有我一个。可是有一天,我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能把我的皮肤也脱下来!

我知道这听上去匪夷所思,好像血淋淋的,但它就是发生了。非常自然,没有刻意去剥皮,也没有撕扯,就是连着衣服,一起脱下来的。

我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但是脱下衣服的时候,里面就是有着一层肉色的东西。我拿起来仔细地看,才发现那是我自己的皮。

没有流血,没有伤口,就是一层皮。只有些许红润的血丝。

不论你信不信,反正就是这样。我身上仿佛卸下了一层重量,整个人都轻松了。”

沈然听着他的讲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魔幻的失真感中,他的确不太相信面前这人说的内容,但是现在这个人正以这样失真的比例出现在自己眼前,他不信也只得信了。

“只是脱了一层皮,就变得这么小了么?”沈然顺着他的逻辑,问他道。

“当然不是。”说完这句,“周浩轩”又低了头,脸上还有出现了一点羞赧的表情。虽然这个细微的表情在他这张缩小的脸蛋上显得更加细微了,但沈然还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不明白这个表情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周浩轩”在为什么羞涩?

“第一次只脱了一层皮,人就只是变小了一点。后来,我觉得这感觉很好,还想再变小点,就试着按照上次的方式脱衣服,果然,皮又脱了一层,就这样,我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人又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周浩轩”抬起头来耸了耸肩,脸上说不出是无奈还是羞涩。

这个时候,沈然又产生了另一种感觉,因为此前已经认识过一个叫做周浩轩的人,难免有些先入为主的印象,如果认定先前的那一位是周浩轩的话,那么眼前的小人似乎完全就是另一个人。

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两位的性格和谈吐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这个小周浩轩明显腼腆得多。

可是他们的长相却又是一样的。

他说,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个周浩轩……

“那外面的周浩轩是哪儿来的?”沈然问。

“你还没有猜到吗?”周浩轩抬眼看着沈然,说道:“就是那层皮,那个周浩轩,是我身上脱下来的皮。”

当周浩轩反问沈然有没有猜到的时候,沈然的确在脑子想了一下,但他确实没有猜到答案竟是这样。

这太荒唐了。

虽然之前的讲述也让他觉得不可信,但最后这一句,就让他觉得完全是天方夜谭了。

“你是说,你的皮,变成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外面的周浩轩?”

“对。”他回答得肯定,丝毫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有任何不妥。“我脱了好几层皮,身体也变小了以后,那些曾经脱下来的皮一起变成了另一个活的‘我’,尤其是最外面那层皮,和我长得一模一样,那是自然的了,本来就是我自己的皮。”

“按你这么说,他变成了你,那你怎么办?”这事听上去越发地荒唐,难以理解,但沈然却仍有耐心与他继续对话,甚至更有兴趣了。

“我就这样,待在这里。或者去到别处,也都是可以的,没有人管我。老实说,他变成了我以后,我是满意的。我的生活变得更好了,他也是。想必你也看得出来,我现在这个身型,走到哪儿都不会被人发现,自由得很。他应该也如鱼得水吧,他在外面怎么样,表现得不错吧?”

沈然想了想他对外面那个周浩轩的印象,答道:“嗯,如果你说的是他在学校的表现,性格,成绩这些,的确是不错。他很优秀,很多人喜欢他。”

“想过去就是这样。他喜欢做这些事情。当初和他就是这么商量的,他去学校代替我,我留在这里,我们各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哦……”听到这里,沈然忽然觉得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多少可以理解了。虽然从科学上还是一点也讲不通,但是从人的心理和情绪上来讲,却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每个人多少也在一些时候幻想过自己能够分化出另一个自己,替自己去做那些不喜欢,不愿意做的事,这样,我们就自由了吧。

想到这点,沈然有了一点思路。

“只不过……后来我又觉得,这也不是非常好,我又不太满意了。”周浩轩的表情有些郁郁,话语间有了反转的味道。

“哦?为什么,哪里不好?”

“这个嘛……”他挠挠头发,垂下脑袋,有些犹豫的样子,“这个事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但是,我今天已经和你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能告诉你。而且自从我变成这副模样以后,还没有人看见过我,只有你。”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他又抬起了下巴,直视着沈然的眼睛。可以看得出,沈然已经初步取得了他的信任。

但是沈然不懂的是,到目前为止,他告诉自己的所有事情都已足够离奇,炸裂三观了,还有什么事情会让他犹豫不决,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就在这时,沈然敏锐地听见门外似乎传来了响动。

不,不是门外,是房顶。有轻微的脚步声,他们在走动,可能是从参观完一处地方要去往下一处,也可能就要下楼了。

沈然屏息静气,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我们可能要快一点了,我很愿意听你说完。”沈然说。

十五分钟之后。

在周浩轩家的厕所外,沈然与陆城四目相对。

“陆警官,我有发现。”

当沈然说出这句话时,原本已经离开厕所附近的众人又都纷纷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沈然。

“周浩轩和陈钰雯的失踪有关,我找到了证据。”

这样短小精练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如遭雷击一般,意外,吃惊,一时说不出话来。

周浩轩更是如此。

随后他们都不约而同往厕所的方向返回去,想要看看沈然说的证据究竟是什么。

就这么十几分钟的时间,他能找到什么证据,他知道什么样的能称作证据么?

陆城与沈然交换过眼神,没有再多余废话,直接朝厕所走去。

陆城没有太多怀疑,既然他说得出证据二字,那就一定是找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