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五十章 你是谁

最新网址:dn07

等待,或者死亡。

而等待也只是拖延死亡的时间。

她终究会支撑不住,不是死在木板之内,就是死在自己打开木板的那一瞬间。

女孩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冰凉,四肢都透出寒气来。

这个人是谁?

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杀我?

不,他不是要杀我而已,他是要虐杀。

他会从虐待我的过程里得到乐趣……

这个人会是谁?

她的思绪飘散,回想着昏睡之前的所有记忆。

今天晚上,她只安排了与一个人见面。

就是周浩轩。

这个男孩这么优秀,气质超群,还是班长,试问有哪个女生不想与他约会呢?

有谁会怀疑和他见面会有危险呢?

哦,不对,那晚,她不止见到了周浩轩,她还见到了另一个人。

汪滔。

对,当时她心里就有点打鼓,她没想周浩轩会让她去找汪滔。

周浩轩让她出了寝室以后,在女生寝室外面等上一会儿,会有人给她送来一套衣服。

他要她穿上那套衣服去见他。

对于周浩轩要给她穿什么衣服,她内心只是有些疑惑和期待,但对于前来给她送衣服的人,竟然是汪滔,她倒是更加感到意外和怀疑。

为什么是汪滔?那个偷内衣的贼?

她一开始不太确定,也不想靠近汪滔,直到汪滔从怀里掏出一套黑色的衣服,伸手递到女孩面前,她才将信将疑地接过了那套叠好的衣服。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相信,周浩轩真的拜托了汪滔帮忙来送衣服。

为什么会是他呢?

周浩轩那么优秀,而汪滔……难道他们私下里有什么交往?不过看汪滔平时被人议论的时候,周浩轩倒是会出面替他说话,因为周浩轩人好吧,对谁都挺好的……

这么一寻思,她也没有再多想,接过衣服,就穿上了。

现在回想这些,所有的细节都开始透露出不对劲。

周浩轩到底有没有委托汪滔,他出现在那里到底是因为什么,现在关着她的人,会是汪滔吗?

不对,周浩轩看她穿上衣服以后还是挺满意的。这意味着她身上这身黑衣就是周浩轩事先准备好的。

后来他们一起去校外散步,吃了一点零食,再然后……

就是在这里,记忆断掉了。

零食。

这双幽黑的眼睛是谁……

木板外的这只眼睛所属的整张脸都隐藏在口罩和帽子后面,他也穿着一身黑衣。

只有眼睛散发着病态的光芒和渴望。

女孩近距离地看着这双眼睛,一瞬间,她的瞳孔骤然放大。

“我劝你们不要再问他了,不是他。”

盯着陆城的黑眼睛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低沉很陌生。看到他的嘴巴正在一开一合地动着,陆城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正在说话。

可是,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不就是周浩轩吗?

陆城霎那间有点恍惚的感觉,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他和沈然,胖子,他们一起把人从家里押过来的,接着就是审讯,从他们坐下来开始,他的目光几乎没有从周浩轩的身上挪开过。

除了刚才,他扭头看向沈然。

就那么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发生了什么呢?

眼前的人不是周浩轩了吗?

陆城重新闭上眼睛再睁开,轻晃了一下脑袋,好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些。

他仔细观察眼前的男人,此人就坐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且在审讯的全程都坐在固定的椅子上,手腕上被套着手铐,没有逃跑的可能。

这个人,他的脸,五官,仔细看起来,是周浩轩的模样……没错,这张脸,就是周浩轩!

陆城感觉自己的分辨力一下子重新回到了身上。

不会有错了,这张脸,他的轮廓,这些根本的东西都没有改变嘛。

可是为什么刚才那一下,完全认不出他了呢?

他的瞳孔,面色完全不同了啊,刚才明明……

咦?

陆城现在再看周浩轩,几乎找不出周浩轩和先前的不同来了。

可是刚才明明……

周浩轩的眼睛发红,布满血丝,瞳孔黑得好像散大了一般,这显得他的面色有些发白。

他脸上这些细微的变化让他看起来有些不同,但又让人说不出哪里不同。

尤其是他的眼神,他看人的神态和角度,和刚才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正是他的眼神,让陆城一下子脊背发寒。

他在看什么,看我么?

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他的眼神让陆城很不舒服。他在盯着陆城,但又好像不是在看陆城,至少不是像先前,正常地,像看一个普通人那样地看陆城。

他的眼神里有异常。

陆城再次看了一眼旁边的沈然。

沈然虽然依旧保持着静默,但是表情却较之前肃穆了几分,眉间轻轻蹙起,说明他此刻也不轻松。

他也感觉到怪异了吗?陆城想着,他相信沈然和他有相似的感觉。

周浩轩开口说话了。

声音也同样的陌生。

陆城反应了一下他说了什么,“不要再问了他了,不是他……”

什么意思,问谁,之前不正是在和他说话么?问的就是他,周浩轩……

陆城想起了什么,在这之前沈然和周浩轩的对话又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

“你是谁?”终于,沈然对着这个长得和周浩轩一模一样,一直坐在周浩轩位置上的人,问出了这个看似明知故问的问题。

周浩轩,汪滔,衣柜里的小人,现在坐在他们面前的,会是哪一个呢?

陆城和沈然认真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忽然变得奇怪,身分不明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则收回了刚才的古怪眼神,低下头,看向自己被捆缚的双腕。

他裂开嘴角,似笑非笑,自言自语地喃喃道:“这个蠢货,被你们抓住了……”

“你是谁?”陆城又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我是周浩轩,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嗯?

这个回答好像是废话。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地方。是啊,他们抓的就是周浩轩,不是他是谁。

或许这个问题本身就多余。

但陆城和沈然都同时听出这回答的不对劲来。

尤其是沈然,他一下子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这个回答,不是和衣柜里的小人给他的回答一样吗?

几乎是一样的,他一看见那个神奇的小周浩轩,就问了他这个问题,“你是谁?”

他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回答似的,但最后给出的答案也是这句:“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不过,在句尾,他还加了一句,“我也不完全是他。”

现在将他们两个人的回答放在一起看,就会发现其中的含义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单独解读面前这个男人的话,好像是一句废话,现在的他和刚才的他当然是同一个人。

然而,将这句话放到沈然和衣柜中小人的对话里来看,那情境就大不相同了。

那个小人声称自己是周浩轩,但显然,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就像小人自己说的,是两个既相似,又不同,既统一,又分离的存在。

那么,眼前这个男人和周浩轩是否也存在这种关系呢?

他和周浩轩,也既统一又分离么?

按照衣柜里小人的说法,他是真正的,最原始的那个周浩轩,而我们见到的那个正常尺寸的周浩轩只是他的皮囊而已。

那现在的这个周浩轩,又和刚才坐在这里的“皮囊”是什么关系呢?

他是和衣柜里的那个周浩轩是同一个人,还是和皮囊是同一个人?

难道是那个皮囊又分离出了另一个自己?

事情到了这一步,似乎有点复杂。

沈然意识到了一些新的问题。

而陆城稍稍理出来的头绪似乎又有些缠绕在一起,他能感觉到这里面的问题,但是对于这个问题背后的原貌,却还没有沈然收集到的信息齐全,他只能从沈然和周浩轩呈现给他的对话当中去推测。

而他们的对话就像一个哑谜,一下子抛给了他许多谜语和线索,但就在他感觉自己就要解开这个谜题的时候,总会发现新的疑点和线索,让他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于是只得重新调整自己的推理和猜测。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被我们抓了。你现在也在这里了,既然你让我们不要问他,那可以问你吗?”沈然没有反应太久时间,很快整理出思绪,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男人的目光缓缓抬起,从刚才盯着陆城的视线转移向沈然。

他的目光依旧让人很不舒服。

“是啊,这个蠢货,已经被你们抓住了。”他的气息低沉而颓丧。他看了看自己被绑缚的双臂,又咧了咧嘴角,不以为意道:“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这么干净,那么听话,当然会被人抓。”

说完,他重新盯着沈然道:“你想问什么?”

说话间,他时不时地斜着一侧嘴角,似笑非笑的样子,仿佛对谁都不屑,对自己也是。

陆城觉得他的嘴角似乎带着腥红的血色,随时都会裂开,张开血盆大口。

看着他与沈然说话,陆城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他不像一个正常人……

是的,他让人感觉危险,是一种……

一种非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