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五十八章 冒犯

最新网址:dn07

虽然这个共同点找得多少有点因果悖论的味道,像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正是因为沈然审问三位嫌疑人,所以才认识他们三人,也正是认识了他们,才能说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交集,也就是沈然自己。

用一道数学题来打比方,就可以说是已知的条件和推论是同一句话,不存在意义。

不过对于沈然这个敏感的心理学者而言,有些事情是不完全讲求逻辑的,他还看重自己的直觉。

只是这个直觉目前还无法让他得出更加实际的结论。

真的会是因为自己吗?

我有什么可以引发他们改变的因素吗?沈然摇摇头,听上去太过自以为是了吧。

那会和警局有关么?他们都是申市警方负责的案件,这会有关系吗?

这些问题暂时没有答案,不过他们和沈然之间倒是有着一些间接的模糊的关联。

沈然的梦,与这几人似乎都关联,而且每当沈然与他们建立起一定联系,与他们对话过后,他们都或多或少会告诉沈然一些有关他的梦的信息。

而这些信息又会激发他做更多关于父亲的梦。

还有,那个号码,外文网站。

所有这些都像一个网,远远地向着沈然包裹而来,只是它现在还未完全编织完成,相互之间还未紧密地联系。

沈然只能隐约看见它的影子,时隐时现。不过,哪怕是捕风捉影,这张网也足以让他继续追查下去。

父亲的身影就像黑暗中的一点亮光,指引他坚持下去。

沈然和周浩轩谈了二十分钟左右,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陆城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见他出来,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你看见了什么?”

“周浩轩,就是那个最初的人格。”

“在这里?”陆城有些不可思议,他觉得周浩轩神奇,但更觉得沈然的能力超出自己的想象。

他才是一个更为神奇的存在吧……

陆城想要了解他都是如何运用他的能力,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他从未对一个人的方方面面都这样好奇。

不过首先,他想到了一个更为要紧的事情。

“你是在和他对话么?你用自己的能力看见了他,这会让你损伤身体么?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嗯……”沈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与嫌疑人的这些对话没有向警队汇报过。要是告诉别人,他在和某个精神实体说话,一定都会觉得他也是个疯子吧。

但是告诉陆城,是安全的。这一点他没有怀疑。

陆城不会这么去评价他,这是他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与他建立的信任。

说到身体,这段时间在警局里奔忙,他还没有时间去注意这方面的事情。

因为没有用到意识连接的仪器,他也就没有特别的顾忌。

不过现在放松下来,的确有点虚脱感,就像跑了几千米的长跑,十分耗费体力和脑力。

可是,他仍旧习惯性地摇摇头,微笑地看着陆城,表示自己无恙。

然而,当他抬头看向陆城的时候,陆城明显看见他的嘴唇发白,缺乏血色,和平时的他很不一样。

陆城看了看周围,不顾现场已经完全封锁的禁令,走到厨房,想给沈然烧一壶热水。

这栋房刚刚封锁不久,家里的器皿应该都还是清洁的。

沈然上前一看陆城朝厨房的方向走去,立刻走上前去,拉住了陆城的袖子。

“我没什么事,没有那么累,我们出去吧,出去再买水喝。”

陆城看着他,决定以后在车上一定要备好足够的矿泉水。

于是两人转头离开了周浩轩的家。

在车上,沈然告诉陆城,他不会再在这里看见那个小周浩轩了,他与沈然道了别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周浩轩分裂出来的精神实体的残余慢慢消散,他在逐渐觉醒,努力让多个人格融洽在同一具躯体里,他会慢慢地好起来。

“他还告诉了我一件事,黑衣人曾经也登陆过一些外文网站,上面有一些暴力黑暗的信息。”

“哦?”不用沈然提醒,陆城也想起了他曾经帮沈然查询一个号码,最后查出了许多违禁的网页信息的事。

“你觉得,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么?”虽然他自己不太能想象这两个案子会有什么联系,但是他从沈然的话中听出了这层意思。

“我还想再尝试一次,再见一次周浩轩本人。”

“你是说,把那个号码带给他看看?”

“嗯。”沈然道:“刚才我也试图想要把这个号码给他看看。但是我还没和他聊到这点,他已经和我道别消失了。我想他可能就是在这里等我,他的能量已经耗尽,他要完全地回到自己的躯体里去,不能再逃避。所以,见到他本人应该是最好的,我可以看看他现在的状况,顺便,再看看他对这串数字的反应。”

陆城听他这么说便明白了,如果说上一次孙慧看到那串数字突然发作只是一个偶然,那么,若是周浩轩看了数字也有所反应,那或许就不是偶然了。只是他还无法相信和明白,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共同交集。

但是显然沈然是有这方面推测的,或许他心里有一个答案。

到目前为止,沈然需要他协助调查的信息都没有涉及到警局的机密,陆城也都义无反顾地配合着他。

在这方面陆城一直保持着绝对的耐心和理智,他相信沈然想要让他知道全貌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如果没有,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他们之间就保持着这样没有挑明的默契和平衡。

有时候沈然也想问陆城,为什么愿意一直帮助他,很明显,这已经超出了他作为顾问的工作范畴,仅仅是因为他把自己当作朋友吗?

朋友……

他一定是一个对朋友很好的人吧。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陆城笑着问他。沈然没有意识到,刚才他的目光正聚焦在手握方向盘的陆城身上,却一言不发地,安静如旧。

他立刻会转过头来,“没有,我看应该快到了吧。”

“嗯,这里有便利店,我去买点水上来。”

陆城下了车,几分钟以后,他从商店里拿出一罐加热过的牛奶递到了沈然手上。

“趁热喝吧,不会很烫。”

车继续往前开着。

开往沈然居住的那个小区,陆城要先送沈然回去,再回自己家。

沈然握着手中的牛奶,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有点恍惚。

这种感觉是什么?

真的是累了吧,牛奶闻着真的很香,很暖。

沈然没有多说什么,就听陆城说的,一口气全喝了。

车开到了小区门口,陆城帮沈然开了车门,准备和他一起走到楼下,能再多聊几句。

这段路程不长不短,两人沉默着走了几步,就都准备再说点什么。

“谢谢……”这次沈然抢先开了口。

“什么?”

“你的牛奶。”陆城明显感觉沈然对着他微笑的频率增加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这没什么,举手之劳,你得注意身体,别人看不出来,但我知道你很辛苦。”

陆城的眼神里透出关切。

俩人说着话就已经走到了楼下。

陆城等待着和他道别,站在楼下看着他往前走去。

可没想到,沈然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他转过身子,面对着陆城,抬头问出了他来到申市后的第一句邀请,“来我家,一起吃饭吧?”

没有太多虚假的热情和世俗的客套。

沈然的邀请听着语气真诚,甚至有些谨慎。

陆城知道这种主动对于沈然很少见,应该可以说是破天荒的,这就不是什么讲求客气和委婉的时候了,该直接的时候就要直接。

“好。”他立刻答应,甚至有点冒失。

但是两人都没有觉得不妥,只是各自低头微微地笑了。

比起冒失,陆城更不愿因为自己的任何一个犹豫或者拒绝而让沈然收回邀请。

俩人一起上了楼,就厨房里的简单食材做起了菜。

沈然习惯性地朝厨房里走去,打开冰箱准备烧点他拿手的小菜。

陆城却阻止了他。

“我来。”

一般而言,沈然不会让外人动他的厨具,确切地说就没有请外人进过家门。

上一次许光远能进他家,也是托陆城的福,否则许光远自己是不敢私自踏足的,这对于沈然是很大的冒犯。

不过陆城早已经冒犯过不止一回了,今天就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不管那么多,他不会让沈然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反过来招待他。

他不需要这些客套,他就像这家的主人一样,做起了主来。

“我就按我们家的做法给你烧点陆家菜,你凑合吃点吧。有哪里做得不对的,你可以指点我。”

陆城站在案板的后面,一边切着菜,一边抬头望着沙发上的沈然,笑着对他说。

沈然也笑着看他,陆城的冒犯似乎从来没有让他感到不适过。

“嗯。”他轻声应着,服从陆城的安排。

俩人一起吃了饭,他们就工作和案子又聊了许多。

吃罢饭,沈然留陆城再休息一会儿,喝一点茶。

陆城自己也有点“恋栈”,于是舔着脸坐下,想再呆上一会儿。

气氛微酣,饮食餍足后的两人进入到一种放松而舒适的状态中。

陆城似乎还想跟他再聊些什么,不谈工作,其他的,什么都可以,关于他,或者关于自己……

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沈然的手机响起了一阵铃声。

沈然抱歉地示意陆城,掏出手机,接起了电话。

家里很安静,陆城从听筒里听出对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具体说什么听不清。

“我在家里。嗯,还有陆队。哦,我不着急。没事的,不用……”

电话挂了,显然沈然还没有把话说完。

“等一会儿,师兄会过来。”沈然微微皱眉。

“哦?”师兄……陆城反应了一下,是许光远吧,虽然有些不太情愿,陆城还是按照日常礼节,不打算再逗留,他不想沈然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那我先走吧。”

沈然眼里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但他确实不知道许光远找他会不会有重要的事要谈,于是只得点头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