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六章 菜肴

“嗯。”小A只点头应了一声,却并不转过头来与他交谈。脚下的步伐似乎隐约加快了一些。

沈然发觉,自从进了门以后,小A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既然他不说,沈然也不再追问。只是跟在他身后,快步走着。

爬完楼梯,到了二层,小A继续朝着房门前的走廊走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走廊上经过第一扇,第二扇房门的时候,沈然似乎都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来。

他正想开口询问小A,小A却已在第三扇门的门口停了下来。

他又掏出另一只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

原来房间也有锁门么?

一进房门,小A蹲了下来,他似乎在地上找着什么,很快,他看到了一张纸片,他迅速将纸片攥紧在手里,然后又站起身,像没事发生过一样,走进房间。

等沈然也进了房间以后,他就把门关上,反锁。

这时小A才把背上的书包卸下,放在了床上。

房间不大,大约十几二十平米,屋里陈设简单,放了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还有一个小立柜。

一放下书包,他立刻就拿出手中的那张纸条看起来。

屋里居然也没有灯具,他只能走向窗户,靠着窗外微弱的月光,费力地辨认上面的字迹。

“我有手机,我帮你照明吧。”沈然将手机放到小A的面前。

“谢谢。”小A稍稍抬眼,看了沈然一眼,可惜光线暗,沈然仍没有看清他眉目,只从那一瞬间的凝视里接收到了一丝信任。

沈然于是走到他身边,一同看向他手里的纸条。

“今天如常。吃排骨还有红烧鸡爪。”

沈然心里冒出一个大问号。

这是什么,晚餐通告吗?

这还需要专门写在一张纸上提前预备吗?

而且小A还看得如此认真,不知道的话以为上面写着什么紧急军情呢。

更让沈然没有想到的是,小A在看过这张纸条以后,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打火机,把这张纸给烧了。

这么慎重吗?阅后即焚?

这是什么等级的机密才需要如此对待啊。

小A一直紧绷的神经似乎到了此刻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他坐回床边,从包里拿出一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灌了一大口。

然后转头看向沈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要喝吗?”

沈然进门来还没有喝过一口水,照平时来说,主人帮客人倒杯水应该是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事。

不过看这样子……还是算了吧。

“没事,我不口渴。”

说起来,自从小A回家以后,这似乎是他第一次放松下来,到底怎么了,他的家为什么会这么奇怪?

“小A,有些事我不太明白,那些同学在你家里,为什么好像不太注意你?而且你才刚回来,他们却已经在了,还有,那张纸条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烧掉?”

沈然一口气问了许多问题,他担心一会儿情况有变,小A又没有这样放松的时候了。

“他们一直在我家,已经很多天了。有些是同学,有些是认识的人,他们来的越来越多……”

“你家里的客人不止有楼下的那群同学?”沈然想到了什么,插嘴问道。

小A点头,“嗯,没错。还有隔壁房间……二楼已经基本没有空房间了。”

“你是说,他们都住在这里?”沈然诧异,难怪刚才经过前面两个房间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动静,原来这座房子里还住了其他人,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与他们同处在同一屋檐下。

原本是私人住所,现在却不知道房屋的角落会出现谁。

这真诡异。

小A就是因为这样才无法放松下来吗?

“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的,我想他们是想占领这里。”

这架势,真有些像占领,“你为什么不把他们赶出去呢?”在现实生活中,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但在人的潜意识里,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我赶不走的……这涉及我和你说的那个问题,这里面有两种人。”

又说到这个事了。

“哪两种人?”一定要问出来,沈然想。

正在这个时候,沈然听到门外传来敲击金属的叮当声。

“叮叮,叮叮……”

“走,我们要出去了。”小A立马站了起来。

又是什么事,果然还是没有问完啊,沈然也跟着小A站起来。

“那些问题我晚点再和你解释。我想,你等会就会明白了。”小A补充完这一句便打开门,超走廊走去。

“开饭啦!”

一开门,沈然就听见了一个大妈的声音在大声叫唤。

沈然走向走廊边沿往下望去,果然在大厅的中间正站着一个穿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她正拿着两个银色的大勺相互敲击着。

听到声音的人们纷纷向大厅的另一边聚集着,想必那里就是吃饭的地方了。

二楼的其他房间也依次开了门。熙熙攘攘至少有二三十号人!

突然冒出了这许多人。虽然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沈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颇为震憾。

“这个人是我母亲,等会儿你就坐我旁边。”他说的那个人,就是站在中间掌勺的中年女人。

家里住进这么多人,母亲还要给所有人做饭。

这个家到底怎么了。

“我们可以怎么帮他?”陆城问。

许光远注意到,陆城说的是我们,他下意识就把自己算了进来,并不准备袖手旁观。

他开始有一点明白,沈然为什么会选择直接把秘密暴露给这个警察。

既然沈然选择了陆城……

“有几种办法。最保险的,就是把沈然和对面的两个人都转移到我们的研究所。”他看了一眼比他还高出半个头的陆城,“当然了,我知道这对于你们而言不太可能。目前看来,他的情况还算稳定,也有可能他会安然地度过几十分钟,自己苏醒过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如果没有这么幸运……”

许光远皱起了眉头,“最坏的办法就是强行打断他,那可能会造成他们双方的意识混乱。如果不能移动他们,又不能打断,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

“什么?”

许光远看了看手中的黑箱子,道:“加大赌注,再进去一个人。”

“再进去?”陆城想了想,许光远的意思应该是在沈然与嫌疑人之间再多加一个人,让那个人的意识也进入嫌疑人的意识世界里,这样可以去帮助沈然,将他唤醒,危难时也好助他一臂之力。

以此类推,如果多加了一个人以后,还是没有成功唤醒的话,恐怕就要追加“赌注”,再多加增援。

这个方法不能保证一定成功,还可能增大风险,果然是“赌”。

他们这个实验行不行啊,听上去不太靠谱啊。

“我来吧。”陆城搔搔后脑勺说。

整个警局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这件事,不考虑让其他人来冒这个险的话,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一点他们在刚才都想到了,而陆城却先他一步表了态。

“我这身体素质总比那些没练过的强点,到梦里是不是也能派上点用场?”

沈然跟在小A后面,来到了饭桌旁。

原来在客厅的另一侧,沈然原先没有看见的地方,放着一张椭圆的餐桌。

餐桌的面积超乎想象得大,总共三十余人,一人一个位置,围成一圈,正好能坐下。

桌上摆放了两支蜡烛,影影绰绰,这就算有了照明。

桌上已摆了几样菜,陆陆续续还有几样菜从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端出来,那里应该是厨房。端菜的是一个同样穿着一条围裙的中年男人,他走到了桌边,沈然才勉强看清。

中年女人是小A的母亲,那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他父亲吧。

等菜上齐了,他们也坐在了餐桌旁。

这时候已经有人动筷子了,迫不及待地将碗里的菜放入口中,还时不时发出啧啧称赞。

看到他们吃得这么高兴,沈然也不好意思不加入,否则显得自己不合群了。

他也拿起筷子,随意从菜碟里夹了一些放到碗中。

把菜夹到了碗里,沈然才看清自己夹的是什么。

两样素菜,一样荤菜。

荤菜是排骨,不知是糖醋的还是其他口味。

沈然猛然想起那张纸条上的字,“吃排骨还有红烧鸡爪。”

还真是菜谱预告啊。

吃了几口,是糖醋的,味道的确不错,他又起身,从另一个菜碟里夹了个菜放入碗中。

这个过程中,除了有人偶尔称赞菜肴,就无人再说起别的话题。

小A的父母不做介绍,其他人也不与他们打招呼,仿佛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用餐。

沈然刚开始还有点尴尬,想着要不要找点话题,但看大家都吃得投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后来真是一点人声也无,只有筷子碰撞瓷碗的声响,叮叮当当。

每个人的咀嚼和吞咽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晰。

气氛诡异而沉默。

沈然低头看向自己的碗,这次夹到碗里的是两个鸡爪。

一个形状比较完整,另一个被菜刀切断了,只有相连的两指。

沈然夹起一块,正要放入口中。

忽觉哪里不对,他停了下来。

这只鸡的爪子是不是太粗了点?

沈然夹起的,正是那相连的两指。

两指加起来比旁边的一整只鸡爪子都大,指甲盖也大了一倍。

还有指节上的纹路……

光线昏暗,但沈然还是看的分明,那哪是鸡的爪子,那就是人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