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六十五章 监控

最新网址:dn07

还在想着沈然会对他说什么,却只听沈然对他道:“电话响了。”

“嗯。”陆城只得先接起电话。

“喂,老大,我们这里查到顾离就是他的本名,他的清晰照片我一会儿给你发过去,还有他的电话……不过再具体的恐怕没法操作了,这个得往上报了,这人怎么了,他干什么了,需要通报么?”

胖子的办事效率还是一流的,尤其是在信息侦查和检索方面,嘴里就像连珠炮似得,一连串地往外蹦。

陆城没法不夸他,“……嗯,真及时,辛苦了。”

“嘿嘿……老大你查这人究竟要干啥,需要我帮你拟个通告么?”虽然在观察陆城的情绪方面胖子还做不到像小美那样细腻,但在做事的积极性上真是没话说。

“那个人……现在还不用。”陆城现在还无法向他的同事解释,他要寻找一个暂时还没有犯罪的嫌疑人。

挂上电话,沈然已经重新在查看顾离的信息了。

“顾离的现场演奏在乐队演出期间受到了包括首席在内的极高评价,他的独特之处在于,除了对古典乐曲的熟稔演奏之外,还具有自己独特的创作天赋。《留声机》杂志这样评论他道:‘毫无疑问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才华。顾离显示出一种独有的风格,同时兼有令人难忘的技巧和天生的演绎能力……’

在英国皇家乐队期间,他就开始将古典音乐结合现代元素进行创作和阐释……”

网页上还有许多关于他的成绩表述,沈然往下翻去,接着停在了一行字上:“这是他首次回国亮相,表演将于九月十日在申市举行。”

他指着这行给陆城看到:“原来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场演出,就是这一场,这些原来都是为了这次演出写的宣传稿吧。”

陆城看过后,也大为感慨:“按这么说,他原本在国内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可能在家里早年有接触过音乐,总之,后来阴差阳错才出了国,在国外混出了些名声,这好不容易可以回国发展了。而且还是在小有名气以后的回国首秀,所有的人,包括他背后的推手,团队,应该都做了大量准备,怎么,说取消就取消了?”

仔细推敲下来,整件事情的确透着古怪和不合理。

沈然则皱眉道:“这么说,刚才我们所听到的就是他在国内唯一的表演了?我们是唯一听见他演奏的观众……”

听沈然这么说,陆城心里不免生出一种唏嘘来。

这个古怪的演奏家,带着一种神秘,匆匆地来了,又为什么离开?

“我们必须快些找到他。”沈然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距离顾离离开剧院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分钟的时间。

好在他们现在除了知道顾离的身份之外,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他对外公布过的一个联络方式,可能是他自己的电话,也可能是助理,这要看他的习惯和团队了。”

说完,陆城就忐忑地拨打了号码。

电话是通的,然而,没有人接听。

两人都掩饰不了一丝失落的情绪,一同叹气。

不算是意外,只是不太顺利。这是他们目前唯一直接能联系到顾离的方式,断了这个线索,又只能迂回地摸索了。

不过陆城没有气馁,他很快就转换了策略,这是他在工作中形成的习惯,绝不在一个线索上吊死,一旦线索被阻断,就要立刻转向别的方向,寻找突破,不停留,不放弃。

“别着急,”他安慰沈然道,“这是我的私人号码,也许他看到了不会理会。一会儿我看情况,让从胖子他们警局那儿打过去,也可以看看他对警局来电的态度。再不济,就直接追踪定位他的号码。”

沈然知道,在这个诺大的城市,只要陆城想帮他找出这个人,就没有办不到的,只是,他心里仍有担心,这一回自己是不是真的胡闹了,虽说让陆城去定位他的位置,倒也不是太出格的事,但毕竟不符合程序……

陆城说出了这几种办法,他反倒犹豫起来。

“或者,我们就先用个笨办法吧……”犹豫过后,他说道。

“笨办法?”

“找个人来问问看吧。”

啊?

到街上去问么?

就在陆城以为沈然真要用这个办法的时候,沈然拦下了一个路过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

那是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保安。

沈然见了他立刻上前着急道:“我的劳力士手表不见了,保安大哥,帮我找找吧?那表值几十万呢!”

保安一听劳力士,纵使是对腕表再不了解的人,听到这个牌子也会自然地联想到它的价值,尤其是当沈然报出了一个不菲的数值范围,保安立刻警觉起来。

“什么手表?你要保管好自己的财物,我们这里没有义务帮你看管。”他双手缚于身后,说话,生怕背上莫须有的责任。

沈然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抓着他的袖口,急切地道:“您这里有没有监控录像啊,我的表刚才就是在这一带不见的,可能这附近有什么人把我的表给顺走了。”

陆城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冲着监控去的。原来这就是他说的,找个人来问。这样一来不用去路上大海捞针地询问,同时也不用陆城现在就亮出身份,说明来意。

这其实是个折中的办法,一点也不笨。

“监控……啧,好好说话,别拽着我!”保安似乎有点犹豫,毕竟如果能通过监控排除自己的责任,或许就不用被人缠着,也不用担心领导知道了以后问责之类的事情。

现在沈然这样直接地拽他衣袖,让他十分担心这个行为越界的年轻人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如果在这里闹开就不好了。

保安抬起自己的胳膊,警告沈然,沈然就像一个耍赖的顽童,拽着袖口不放。

这时候有第三只手从他们之间伸了出来,牢牢抓住了保安的手臂,令他不能动弹,也不能去碰沈然。

“嘶……啊。”保安立即知觉到了上臂传来的疼痛,那是肌肉被人死死扣紧,扎进肉里的疼。“谁啊,放开!”他还来不及看清对方样貌,就已经疼得喊出了声音。

陆城这才放松力气,将他放开。

陆城拿出了自己的警员证件,向他展示道:“警察。我是申市公安的刑警陆城。刚才我朋友在这里丢了手表,我们希望在这里查看一下监控录像。”

陆城这会儿拿出证件,因为已经有了完美的理由,就不用说出真实意图。

保安一口气还没咽下去,抬眼便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身材和力量都比自己强大的男人,他于是寻思这人口中的警察身份多半是真的。这口气没发出来立刻就蔫儿了。

他瞥了眼沈然,沈然则抱歉地冲他笑笑。

他只好不予计较,没奈何道:“我去监控室问问吧。”

陆城与沈然两人互看一眼,用眼神互相击了一掌。这就算问到了。

在人流量如此密集的剧院和商场附近,恐怕就只有监控可以最快地锁定一个人的行踪了。

而沈然向保安所指的地方恰好就是是剧院门口的方位,这个地方正是人流进出之处,顾离要离开也要经过这里吧。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保安的监控室。

沈然想要翻看的监控录像就在十几分钟之前,负责监控的另一名保安很快就将录像资料调了出来。

这个时候陆城扒在电脑前面,熟练地倒放着录像,也不让保安插手了。

很快,他们在顾离离开演出厅后几分钟内的时间里见到了他的身影。

光明正大地走出了剧院,并无异样。

“看看剧院门外的监控。”沈然道。

果然,除了剧院内部,剧院在门口也安有一个监控。监控上清晰地显示出顾里行走的方向,他正走在通往街对面的人行道上,手里提着他的琴盒,并未开车,也未停下打车。

沈然皱了皱眉。

再往远处,等他走过了这个人行道,到了街对面后,监控就没有覆盖了。

这家剧院的监控最远就只能观察到这儿了,除非去调取路面监控。

而是否调取公共领域的监控,又涉及到之前考虑的,通知和汇报上级和同事的问题。

沈然想了想,随后笑着从电脑旁边直起身子道:“找到了找到了,我看到手表掉在哪儿了,那就不麻烦你们了。”

和两位尚未弄清状况的保安道谢之后,沈然和陆城便快速地离开了监控室。

现在怎么办,要进一步查询下去么?

向上级汇报?最后会不会变成小题大做,无事生非的举动?

走在街上犹豫着这些问题,沈然的脚步不自觉地放慢了一些。

而此时陆城已经掏出手机准备向上级申请权限。

他一手拿着手机,一边用视线搜索走在他身侧的沈然。

这时他发觉沈然已经落在他身后,慢慢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陆城放下手机。

沈然看着对面街道,怔怔地出神,没有立刻回答他。

陆城走到他的身边,朝他眼睛注视的方向望去。

“那里就是监控里顾离离开的方向吧。”

“我想去看看。”沈然的目光凝视着那个方向出神,好像被什么吸引了,而街道的对面也和这头相似,有许多店面,大型的商场,人头攒动。

完全无法通过区域的划分来揣测顾离可能去到的地方。

不过在马路那头距离他们较近的地方,立着的几个公共雕塑和摆设倒是挺吸引眼球的。

其中有几个红色复古样式的电话亭,成为了一些年轻人随手拍照的背景板。

沈然的目光似乎就是落在其中一个电话亭上的。

电话亭么?

应该不是吧,他要找电话亭做什么,总不会是打电话吧?

那就是个摆设,现在已经几乎找不到公用电话了,这一点他总不会弄错吧。

带着好奇,陆城一直跟在沈然的身后。

令他没想到的是,沈然穿过人行道,到了街对面后,果然向着他凝视的那个电话亭走了过去。

他要做什么?

陆城走上前去,问出了心中疑问。

他指着电话亭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到了,他进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