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七章 两种人

最新网址:dn07

啊。

他差点喊出声来。下一秒他硬生生将气息卡在喉间,没有发出声音。

他转头看向小A。

小A 也正在看他。

看小A的表情,他似乎已经知道沈然刚才看见了什么。他轻轻摇头,示意沈然不要说话。

什么意思,难道小A早就预料到会发生什么,所以才如此淡定吗?

那其他人呢?

沈然看向餐桌旁的其他人,烛光婆娑,他只能隐约看见他们的部分侧脸,所有人都在埋头进食,吃得认真。

他刚才夹到碗里的手指,就是从菜碟里夹来的。

那其他人应该也会夹到,其他人应该也看到了,但是怎么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沈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和陌生。

就在他所处的这个空间里,看似和他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些吃饭的人们。

看着盘中那两只手指,正常人是不可能吃这玩意儿的,那是什么人才会吃得如此自然,津津有味呢。

他突然想起小A在进门之前给他的那句警告,“这里面有两种人。”

两种人,会吃人肉的人?还有呢?

忽然,桌对面的一个女孩发出了声音,她提起筷子,大声叫道:“啊,这不是鸡爪,这是人手啊!”

只见她夹着一块有三只手指相连的手掌肉,足有半只手掌大小。

比沈然先前夹的那块更明显,就是人手!

原来这里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没有反应,默然接受。

这个女孩是和他一样的吧,说不定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没想到就遇见了这等可怕的事情。

沈然想着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衣服却被人用力地拽了拽。

是小A。他再次看向沈然,示意他不要说话。

沈然虽不能完全理解,但多少有些明白,他说的两种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这时,又有另一人开口说话了。

是一个大嗓门的男孩,他笑着说道:“你看错了,小玉。那是一只猪手,哈哈哈。你看它多胖,哈哈哈……”

穿着围裙的中年女人站了起来,她也笑着打圆场,“可能是你看错了,我现在把这菜给你换了吧。”

说着她就把那个盛着鸡爪的菜盘端了下去。

女孩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大家都不解地抬头盯着她,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于是不再说话,重新埋头吃了起来。

这顿饭就在这种沉默的氛围中结束了。

吃完饭,大家各自散去。

他们三五成群地走入自己与同伴合住的房间,或两人,或三人同住一屋。

果然没有人回家,好像从他们来到小A家的那天起,就理所当然地住下了。

现在自己当然也不能走,在没搞清楚这件事之前,沈然都不会主动离开。

“你还是和我一起住。”小A又小声地和他说了一句,说完便朝楼梯走去。

沈然没有多犹豫,转头就跟在小A身后。

他知道这座房子有问题,住在这座房子里的人更有问题,还是要进了自己的房间,才算安全。

等他与小A一起进到了房间,关上门,他的一口气才松下来。

他有太多疑问,一时竟不知从何问起。

“今晚要出事了。”小A坐在床沿,劈头就来了这么一句。

他不住地抖腿,显然他已经不像吃饭之前那样放松了。

“出什么事?”

“那个女孩,小玉,她要出事。”

“为什么?刚才的事是怎么回事?”

沈然觉得现在应该可以让他好好解释一下了。

“我想你已经看出来了吧,就如你所看到的,那是人的手指。”

“人……”虽然沈然对自己的判断很有自信,他确定自己所见的不会错,但是当他从小A口中听到这个事实,还是感觉如鲠在喉,难以置信。

“他们杀人了?”沈然追问。

“简单来说是这样。但也不完全是这样。我说了,外面的这群人分为两种人,一种是会吃人的人,一种就是被吃的人。”

“被吃的人?”沈然诧异,难道还会有人束手就擒,等着被吃?

“被吃的人,一般而言,不知道自己会被吃。就像那个小玉。”小A叹了一口气,“也有一些人,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吃,就像我。”

“你会被吃?”这么说,小A和我一样,还算正常人?这么想着,沈然心中稍有安慰。

“嗯,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你和我一样。”沈然这才发觉,原来小A一直都在观察自己。如果刚才自己也和其他人一样,淡定地吃下那个手指,或许他就会把沈然也划归为与他对立的,吃人的那一群人。

接下来小A的一席话更是让沈然寒毛竖起。

“我应该是最早发现事情不对的人,你也看到了,这里不正常,他们来了就不走了。他们以各种理由来到我家,理所当然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不正常的地方是每个月总有几个人会突然不告而别,突然消失,而当我问起他们,那些人去了哪里,回去了吗?他们总是回答,不记得有这人。

我一开始觉得奇怪,但好在我没有追问。

因为另一个继续追问的人,后来,也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人。”

“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沈然以为他会说,那个追问的人最后消失了。

“嗯。融入了他们,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但是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变了,彻底变了,从里到外。他不再关心那些消失的人去了哪儿,在吃饭的时候,吃到了那些奇怪的东西,他也能够毫不犹豫地吞咽下肚,甘之如饴。

不关心自己从哪儿来,也不再关心时间的流逝,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我看得出来,那种空洞,不是正常人的眼神。

所以我推测,他们把我们分作了两种用途,一部分拿来吃掉,另一部分则将其同化,变成他们的一员,不断扩充他们的人数。

我总结出他们的几点特征,首先,他们在外表上和我们没有不同,其次,他们的行为逻辑在表面上也和我们没有区别,甚至会伪装他们的真实意图,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所以他们具有隐蔽性。

正是因为这个特点,他们也无法完全区分出自己人和其他人。

所以他们现在还需要隐藏,一旦他们摸清了所有人的真实身份,他们一定会立刻清除异己,到时候我的家……”

沈然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沉重的血腥味。

“所以,你们双方都在互相试探,为自己的同类争取生存空间。”

“没错。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还没有消失掉的人大概都看出了一点端倪,大家都慢慢学会隐藏,不会主动暴露自己。在不主动暴露自己的前提下,我们还需要尽量找到同类。”

“就看谁的速度更快了。”

“所以最近他们出格的动作更多了,就像今晚,往菜里放人指。不过说起来,他们以前做得更糙,都是大块大块的肉,一眼就看得出来,今天倒切得精细……”

沈然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给你写纸条的是厨房的人吗?”

“嗯,是我父母。具体是爸爸还是妈妈,那就不固定了,也不可能把名字写在纸上,那样被发现的话,可就不好了。

今天他们给我的纸条写的是,有两个肉食,排骨和鸡爪,也就是说,可能出问题的就在这两道菜里。所以我一直没有吃。”

“哦。”沈然的脑子里此时产生了一个想法,但他没有立刻脱口而出,琢磨着要怎么说会比较好。

“嘘,有动静。”小A将手指放在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沈然不再说话,仔细听着空气中的响动。

在门外,在走廊上。

有人走出了房间,在走廊上走得踢踏作响。

那脚步声穿过了小A房间的门口,朝右边走去了。

“是小玉,一定是找小玉去了,她的房间在那个方向。”小A的语气变得焦虑。

“我们要去帮忙吗?”

这时候小A沉默了,他话语中带着轻微颤抖,“帮不了了。我们出去就暴露了。他们弄出这么大动静就是想引诱更多人出去,但是一旦我们出去,他们一定会连我们都消灭的。”

难道就这么躲在房间里,眼看着那个女孩被杀死吗?

沈然微微皱眉,额角渗出冷汗来。

“他的脸色好像不太好。”陆城盯着电脑显示屏。

这台电脑连接着审讯室里的监控摄像头。透过屏幕,陆城可以清晰地看到沈然的侧脸。

本就血色不足的皮肤现在看起来更加发白了,额角还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许光远也低下头,看向监控屏幕。

“有情况。不用再等了,先做准备吧。你确定吗?这对你的意识稳定也可能造成影响。”

“早就决定好了。我不去找谁,找你吗?”

陆城的问题让许光远怔了怔。

“开玩笑的!说了我去就是我。现在怎么做?”

“我会在你的后颈处切开一个小口子,然后我会在你身体里植入一个芯片,操作不复杂,你可能会有轻微不适,头晕,或者呕吐。以后你还能将它取出来。

你还有一分钟时间考虑,你真的确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