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七十一章 巧合

在后续的谈话当中,顾离一点点地将今日发生之事尽数描述了出来。

那一天,剧院里最大的那间演奏厅的确是开着门的,因为顾离在当天的早些时候开展过一个较为私人的粉丝互动活动,只不过在沈然和陆城到来的时候,活动已经结束。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时剧院里明明没有表演,但是一二层楼的门却都是开着的,而且顾离还在里面。

那时他已经通知了乐团和演出策划单位,他决定要取消演出。当时各方的人一定都觉得很突然,说不定官方的宣传都还未撤下,只是剧院门口的海报广告先暂时先不贴了。

当他走出剧院大门之后,的确走进了街对面的电话亭里。

一直到这里,事情的发展都与沈然所感觉到的相一致。

只不过,这些事情的发生又都与他们的猜想有一些出入。

首先,顾离说了,他想要毁灭的心情更多的是针对他自己,并没有想要私下交易危险物品,也没有制造爆炸事件的计划。这里的巧合是,他的确在心里谋划着一场小小的爆炸,炸出漫天的烟花。

他不想拖延,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心里的隐秘,于是选择独自一人实行这个想法。

他想起与申市毗邻的临水县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烟火贩卖基地。

如果去到那里,自己应该可以很快地购买到想要的烟花,而且去到郊区地带,会有更加空旷的地带可以方便自己燃放烟花。

就是这样简单的初衷。

他没有花费很大的力气就查找到了一个烟火商的联系方式,可是他给烟火商打了几次电话,电话都没有接通。

他于是干脆走出剧院,直奔烟火商的所在地,准备当面与对方谈。

没成想就在他走出剧院不久,烟火商的电话回过来了。

当时顾离正在过马路,他一眼就看见了街对面的电话亭,想着钻进电话亭里通话应该更加安静,所以他很自然地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至于他在亭子的玻璃上留下的一串数字印记,是当时电话那头的商人让他记录下另一个人的电话号码,等他到了临水县以后,可以直接联系那个人接头,进行购买。

顾离一直都有随身带笔的习惯,他一边仍旧举着自己的手机,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掏出兜里的笔来,在电话亭的玻璃墙体上迅速地记下了对方给他报出的数字。

可还未等他写完这串数字,他就想起自己完全可以用手机同时通话和记录号码的,于是那面玻璃墙上就留下他未写完整的一串电话号码。

当下他忍不住感慨,智能手机一代接一代地更新,而他的使用习惯却仍停留在过去简单的功能,看来自己真的老了,时间也真的过去了很久。

那支笔在玻璃上写不出字,只留下了不为人察觉的痕迹。

之后,顾离乘上了一辆出租车,朝着他的目的地临水县附近开去,而陆城和沈然则追随着顾离的手机信号一路尾随其后。

至于快到临水县的时候,顾离的手机就断了信号,那纯粹是因为他不愿自己接下来的行程被人打扰,而不是为了什么秘密的交易。

而且他们实际的交易地点并不是在临水县,而是在申市郊区的这个港口。

烟火商人在这里也有库存。

接下来顾离就顺理成章地购到了他想要的烟花,并让对方的工作人员帮助其运送到海滩附近,将烟火就地燃放了。

原来看似神秘的交易行动,竟是由如此多的巧合的细节拼凑而成,也难怪陆城和沈然在得知他突然要跑到临水县去会怀疑他要购买炸.药了。

和顾离谈完这些事情,天上的烟火也早已放完。

顾离的心情似乎比最初的状态要好了许多,没想到路遇两个陌生人陪伴,其中一人还与自己有了深度的交谈。

他准备起身,离开这片海滩。

“烟火结束,我没有留恋了。你们还要在这里再坐一会儿么?我要走了。”

说着,他便已起身。

陆城看看沈然,沈然正凝望着远处的海面,并未立即转头回答顾离的问题。他好像仍在思考着什么。

陆城判断顾离已经完全排除了作案的可能性,没有再强留的必要,于是便准备代替沈然和顾离说声道别。

“我们可能还要再坐一会儿,时间晚了,不好再打扰您,方便的话留一个联系方式吧……”

陆城与顾离礼节性地做着道别,而沈然此时却仍旧坐着没动。他看似安静,大脑却像刚刚发动的引擎,飞速地运转着。

如果说,顾离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要伤人,害人,制造爆炸的念头,那么,自己为什么会感知到那样强烈的冲动呢?沈然疑惑。

如果说是因为他的音乐戛然而止,自己还未感受全面,那也没有理由会感应到不层出现过的情绪啊……

理论上来说,沈然有可能会漏掉信息,但不太可能会感应到多余的错误信息。

这是这一次乌龙事件的疑点所在。

自从沈然的身体因为实验出现异常以来,还从未出现过如此大的偏差。

还有,顾离提到的那个女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会场里,又为什么突然地消失,行迹古怪,她真的是当年他爱的女孩吗……

又过了一会儿,顾离准备转身离开海滩,沈然这才站起身,同陆城一起面向顾离,与他叙话道别,同时伸出一只手来与他握手。

最后还送上了一句临别祝福:“过去的全都留在过去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顾离面带苦涩,泯然一笑,表示了感谢过后,转身便离开了。

沈然仍旧站在原地,仿佛在看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怔怔地望着顾离的背影。

不一会儿,陆城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交叠着双臂置于胸前,看着沈然问道:“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呢?”

这个问题彻底把沈然的注意力拉回到眼前这个遮挡住他视线的男人身上。

被陆城这么一问,沈然的面颊不禁泛起绯色,好在夜色渐浓,他低下头,陆城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看见了。”沈然快速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重新抬起头,对陆城严肃地说道。

“看见什么?”陆城放下双臂,疑惑地问。

“那个女人。”沈然又望了一眼离去的顾离说,“刚才我想要最后确认一下,他所见到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不是他回忆中的那个女孩,所以才上前和他握了手。”

这话听着没有逻辑,但陆城立刻想起沈然在与顾离谈话的时候曾经提到,他在顾离的音乐听出了一个女孩的存在,但陆城仍不知道沈然是如何通过握手就确认了那个女人究竟是不是当年那女孩的,这多半还是和他的特殊能力有关。

“那……结果怎样?”

“没错,应该是她,我看着像是。”他看着陆城解释道:“我原先在他的音乐中就听出了一个女孩的影子,对那女孩的样貌也留有些许印象。

刚才我在与他握手道别的时候,故意提到了过去的事情,我知道依照人脑的思维特性,我越是劝诫他不要回想一件事情,他越有可能想起那件事情。

果然,他的脑海瞬间回想起了那个女人的模样。

我便借着与他握手的接触,也在脑中呈现出了那女人的影像。

的确就像他所说的,女人的样貌有些微的变化,没有了当年少女的气质,衣着也较为随意,但看得出来,这两个影像同属一人。

更重要的是,我还感应到另一件事情。”

从沈然的表情,陆城可以看出,接下来他要说出的信息,将会十分重要,甚至可能颠覆目前为止他们对这件事的所有认知。

“什么事情?”

“爆炸的危险仍旧存在……不过,事故的风险性不是来源于顾离,而是这个女人。”

什么?

听到沈然说出这个信息,陆城着实讶异。

他愣怔在原地,紧紧盯着沈然,与他对视了许久。似乎要用眼神与他一再地确认:你确定吗?

而沈然也以肯定地态度回应着陆城的目光。

陆城意识到这件事或许远没有结束,他收起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态,开口道:“仔细说说吧,你的想法。”

“刚才我一直在想,我感知到的危险气息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顾离虽然愤怒,但并非想要伤人。虽然他有过近似点燃爆.炸.物的想法,但燃放烟花和危害公众还是有很大差别,我不认为我会有这样大的误差。

关于那个女人,我也觉得奇怪,所以当时就想要再确认一下,顾离说的是不是全都属实。经过再一次的触碰,的确确认了他的话不假,但同时我也意外的发现,当时坐在那里,看着演出的那个女人,她透露出了一种危险的气息。我感知到的爆炸信息就是从她的身上流露出来的!

正是因为她的存在,才干扰了我当时的判断。

我们进入会场的时候,她正好离开了。所以我虽然感觉到了她残存的意念,但是却误判了对象……”

沈然已经解释得足够明白,现在嫌疑转移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上,想要彻底排除沈然所预言的危险事件,就必须再找到那个女人。

事情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沈然停了下来,没有再往下叙说。他垂下脑袋,心里生出一丝犹豫。

刚刚经历了一次乌龙,再来一次,真的,还有必要么?

陆城已经动用了警力帮他确认了一次,结果却让彼此失望了,如果再来一次……

这么反省着,沈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若是遇到脾气不好的警察,现在早已对他没有耐心,坚决不会再理会这事了吧。

他心里这么想着,却听见陆城转头朝着身后大喊一声:“小崽子们呢?准备加班,出来干活!”

喊完这一句,果然从海滩边的犄角旮旯里陆陆续续钻出了小美,胖子,虎子等人。

沈然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一直隐藏在周围的树木后面,他还以为这几人都提前离开了呢。

“加班?刚才不是已经放走顾离了么?我以为没事了……”

小美嘟囔着不知状况。刚才他们躲在旁边观望,一度以为老大和沈然准备要打发他们,单独加班……

沈然也不知陆城心中如何盘算。

“顾离应该还没有走远,我们最好现在就追上他,抓紧时间,查出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