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七十三章 脸盲

最新网址:dn07

沈然已经习惯了陆城在出行动的时候叫上他,之前或许还要找个由头,现在两人都渐渐忘了这茬,反正待在一起的时间越多,一起遇到案子的几率也就越大了。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仿佛顺水推舟。至于沈然的这个编外身份,他不提,陆城也似乎遗忘。

他们一队人马,前后驾着两辆警车,开到了城市东南近郊,寻找楚妍霏。

车子在靠近临水县附近的地段停了下来。

这里已近城郊,未经开发的几处田地和矮山,仍有农人在此种植和打理。

“她怎么一个人跑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小美从陆城后面的那辆警车上下来,站在路边,望着远处一片绿色的植被,不禁感慨出声。

一个女人正常的情况下,不会一个人跑到这样偏僻的地方来吧。

除非有什么非正常的理由,或是她正处于一种非正常的状态当中。

沈然不确定真实情况是前者还是后者,亦或两者都有。

“楚妍霏的行迹最后是在这里消失的,胖子你再和技侦那里一起盯一下附近的监控,看有没有她最新的踪迹,小美,虎子,你们跟我一起到附近找人问问看。”

“那沈老师……”小美刚想问出口,立刻就闭了嘴。沈老师自然是要跟陆队走的,他哪次留沈然一个人单独行动了?

沈然怔了怔,忽觉自己在陆城身边竟已习惯成自然。

这样是否不妥……

陆城似乎也意识到总是让沈然跟着他们一起行动有些违反常态,他停顿了一秒,但很快就依照自己的意愿做出了安排。

“他和我一起。”

原是想说他和我们一起,没有留意,就这么说出口了。

做完回答,陆城才发现问问题的始作俑者小美早已拉着其他人一起跑没影了,只留下他和沈然二人。

他转头去看沈然,沈然也正望着他的侧脸,一时来不及转移视线,就这么对视着,竟都没有挪眼。

有一秒钟,或者是一分钟的时间,时间极短又漫长,他们似乎都想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什么不一样的神色。

“走吧。”还是沈然先收回了目光,低着头,兀自往前走去。

陆城跟上他,一同朝着眼前那片未知的山林走去。

小美和其他队员按照陆城的指示,在附近寻找农人和居民询问线索,而沈然却独自朝着此时无人看守的山林和果园走去。

陆城也跟在他身边。

本以为走近了或许会看到有人在其中劳作,可在园子里逡巡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人影。他们叫来了这片园子的其中一位果农,一位姓秦的老大爷,他声称这会儿没有人在果园里,要等太阳下了山腰,他们才出来打理果树,也没有人见到什么陌生女人来过果园。

“要进这里面,得我们同意才行,得有人放她进去才行不是?”

线索到这里似乎又卡住了。

他们问完话,准备离开果园的时候,沈然却停住了脚步。

他仍旧朝着果园里面张望着。

陆城看了一眼沈然,又看了看果园里头沈然正在凝视的方位,旋即就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对着秦老伯问道:“果园后面的山地也归你们管么,其他人进得去么?”

沈然与陆城对视点头,这正是他想问的。

“那后面就是座荒山,路陡得很,不好开发,外面有栅栏围着,一般人没事不会到里面去吧。”老伯指着远处凸起的一片山林,不在意地道。

沈然的目光却仍旧盯着那处,老伯见他这般模样,忙又劝了几句:“晚上别进里边,里面到处都是一般高的榕树柏树,瘴气重,路又野,没开发,容易迷路!”

沈然不知在想什么,似乎没有听到老伯在对他说话,陆城看这情形知道沈然或许又因为什么细节或线索进入到了自己的思绪里,沈然的体质异常敏感,所以较之常人更容易觉察到细微的刺激和信号。

“好,我们知道了,麻烦您了。”陆城替沈然感谢了这位老伯,等老伯走后,他转身问沈然道:“怎么了,你想搜山?如果其他人的调查都还没有新的进展,我会安排人进去找的……”

听到陆城的这句话,沈然才转过头来,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陆城看着他又道:“如果你想自己进去的话,那我陪你一起。”

沈然不禁莞尔,微笑应声道:“嗯。”

太阳落山,天色渐沉,时间已过晌午,这个时候的确不是进山的好时候。温度一降,山间的湿气弥散在空气之中,穿梭在山林里仿若置身于朦胧的迷境里。

陆城一直紧跟在沈然身边,生怕一个没看紧,就会出什么事情。虽然过去他并非是这样谨小慎微人,什么样的龙潭虎穴他都有胆去闯,但是当沈然在身边,他的感受就发生了变化。

他不知道沈然究竟看中这座山林里的什么。

不过既然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陆城一向都是如此相信。他只需在身边护他周全便是。

越往树林深处,水雾越浓重。却仍未见半个人影。

陆城正想着是否要与沈然掉头回去,却见沈然伸手指着山林的深处,对他道:“那里有座城,你看。”

陆城听得愣怔。

什么?

什么城,哪里?他循着沈然手指的方向望去,目光所及之处仍是空无人烟的荒山野树,哪来的什么城?

陆城蹙起眉头,一时不解。

他看向沈然,倏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沈然可能真的看到了什么,毕竟他是可以看见那些并不真实存在的东西的人。

那意味着什么呢?

他又感应到了什么吗?通常,只有当他接触到另一个人的身体,或者是靠近与另一个的思想和意念有关的事物时,他才能感知到对方意识当中的场景。

这么说,他是接触到了什么代表别人意识的东西?或者,是接近了什么人?

陆城立刻警觉起来。

然而,四下张望,仍旧空空荡荡,没有人迹。

他又想到了什么,快速地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小美的电话。

另一边,沈然被自己眼前所见情景吸引,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

陆城一把拉住他衣袖。

“慢点,我来了。”

挂上电话,陆城上跟上沈然的脚步,紧随在他身边。

沈然的脚步定了定,转头看向陆城,他的眼眸清亮,望着陆城笃定地点点头,示意他自己的精神清醒,不用替自己担心。

他清楚自己现在正处于什么状态,正在经历什么。他没有在做出更多解释,只是兀自一人往前走,让陆城陪着他往前走去。

沈然的眼里的景象确实和陆城所见的不同,穿过一片薄纱般的雾霭,沈然看见了林子深处坐落着几户人家。他们的房子较为质朴简陋,房顶上还装有烟囱,此时烟囱里正冒出袅袅白烟。

沈然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清晰地分辨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象。

而陆城的反应和表情恰好给他提供了一个参考。

从刚才陆城的反应来看,前面的几户人家多半是他自己看到的幻象了。明知道那不真实,沈然还是要前去一看究竟,或者说,恰恰因为如此,他更要去一探究竟了。

这个地方不正常。

又走了几百米的距离,穿过刚刚进入山间的那片密林,前方的山地忽而宽阔平坦起来,几户人家就是在这片宽阔的平地上建造起来的。

沈然眼见着自己就快接近这几户人家,赶紧加快了脚步,生怕一个不留神,这些景象就从眼前消失了。

好在走了许久,这些房子也并未消失,距离越来越近,还多出了一个陌生的人影。

是一个女人。

会是楚妍霏吗?

沈然三步并作两步,终于来到了房子和那女人的跟前。

然而,当他靠近女人,看了一眼立刻就分辨出她不是楚妍霏。

这女人的身段与他在顾离的音乐中见到的那个女孩并不相同。

眼前的女人身型更为壮实一些,肤色也更近小麦的颜色,更深一些。

她的体态结实丰腴,衣着朴实,和她身后的简朴住房融为一体,应该也是一个农户吧。

至于她的容貌,沈然感觉有点感觉。单独观察她的眉眼或者是脸上的某个部位,似乎都能看清细节,然而,当他把这些细节组合在一起,从整体上去观察她的容貌时,却产生了一种模糊感,记得了她的眼睛,却又记不得她的鼻子,去看她的鼻子,又想不起她的眼睛。

总之是一张让人过目即忘的脸庞。

这种感觉沈然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他过去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熟悉是因为在他的专业领域,有一种病症叫脸盲症,他觉得自己此时的感受正好符合这一病症的特点。视觉信息无法被大脑整合似的。

沈然感觉自己有点迷糊,不过现在没有太多时间来想这个问题。

“你好,我是爬山路过这里的游客,你们……是住在这里的吗?”沈然主动上前朝她打了招呼,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和眼前这个女人招呼的时候,又有另一个女人向他走了过来,他于是连带着一起问候了。

后来的这个女人也不是楚妍霏,她比刚才那女人瘦削许多,较之楚妍霏也清瘦几分,属于高瘦的体型。同样的,她也穿着同样风格的俭朴布衣,这样看来,她们俩的穿衣风格还挺统一,都和城市里的其他女人差别迥异。

要说她们是因为农作所以衣着质朴,似乎还不足以解释她们带给沈然的感觉。

她们不但是简朴,甚至是带有一种古朴,一种统一的,与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两个女人年纪应该都不算老,但具体是已婚还是未婚,沈然也不能准确分辨。

高瘦女人应该是从面前这座房屋旁边的另一座矮房那里走过来的,这一带前后分布着几个这样相似的小平房,面积不大,只有一层楼高,一看就是住户们自己动手就能搭建的原始平房,多以茅草和砖瓦为建筑材料。

这里怎么会有风格这么统一的原始住房,就连住户都保持着相同的风格。

女人们对待沈然这个陌生人的态度倒是挺友好的,沈然朝她们打招呼,她们也笑脸相迎,礼貌地点头回应:“我们是住在这里,很少看到有人来爬这座山,你们是一起的么?”

我……们?

沈然顺着女人的目光朝自己身边看去,此时陆城就站在他的旁边。

原来他一直紧跟着自己,没有离开。

可是,他怎么能够呢?

若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象,陆城应该看不见才对,那幻象中的人也不可能看见陆城。沈然一时竟有些分不清真实与虚幻了。

沈然怔怔地看着陆城的侧脸,瞬间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