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七十八章 重复

最新网址:dn07

透过幽碧的湖面,沈然和陆城看见湖水底部存在着一些奇怪的东西。

起初他们以为是什么生长在水中的植物,然而定睛一看,他们就被眼前的东西完全震撼了。那不是一般植物的形状和颜色,它白花花的,和水面上的女人相互映衬,十分相似。它和女人的肤色一致,就连模样也……

不,那不是相似,那根本就是一致!

在湖面之下的湖水里,躺着和水面上那女人一模一样的女人,而且不止躺着一个,而是有许许多多,一眼望去,目光所及,竟然一时数不清数量。

她们高高低低,全垒在湖底,像是堆叠在水底的废弃之物。

可是,她们都是人啊,是谁将她们丢弃在水里?而且她们都长着和湖面上那女子一模一样的容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看上去她们都已经没有了气息和行动能力,眼神发直地向上望着,显然都已经死亡了。

这堆叠在一起,忽然就让沈然联想起菜市场里贩卖海鲜的湿漉漉的摊位,那些被堆叠起来的死鱼。

他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胃里翻涌不适。

陆城忙上前问道:“没事吧?”

沈然摇头。

这么多的死人,全都沉淀在湖底,不可谓不壮观,更确切地说,是诡异和惊悚。

有无数个长相和她一样的女人,就躺在这个自称是楚妍霏的女人的身下,在湖水的里面。一直仰面朝天的楚妍霏,自己是否清楚这一点呢?

湖水目前没有散发出死人腥臭的气息,但很难保证这些尸体会在什么时候一起腐烂。

“你……”陆城想要开口询问,却一时语塞。

女人的眼角缓缓淌出泪来。

“快救我,没了浮力,我就会和她们一样的。”

陆城和沈然再次感到震动,原来她是知道的,她一直知道,自己身下是那么多的尸体,是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的尸体。

这也就意味着……

“好,我救你。”陆城和沈然对望一眼,这一次他们没有再犹豫。

成千上百个和她一样的女人,全都沉在湖底,这意味着,她并不是第一个遭遇这个处境的人,之前掉进湖水里的女人,全都沉入湖底,无一例外。

这多让人恐惧和绝望。

然而,沈然想到的了另一种更加绝望的可能。

那就是,这些长相与她雷同的女人,原本就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女人全都和她长得一个模样,也就是说,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个处境了。

从过去,到现在,她不停地进入湖水,浮于水面,最后再沉入湖底。

每一次,都是她自己。

每一次都没有逃出这片湖水,没有成功地解救过自己。

这是一个死循环吗?

想必陆城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两人同时决定,要尽力解救这个女人。

如果他们的推测是对的话,那这个女人真的太过绝望了。

虽然这件事看起来非常荒诞,不合常理,但是自从二人进入这片树林以后,古怪的事情就接连发生,两人都有些见怪不怪了。在这片密林里似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楚妍霏,真的是她么?

她是怎么进入到这片树林里来的,又是怎么掉进了这个奇怪的循环里呢?

女人的身份和来历对于他们而言仍旧是一个迷。

因为回到小平房那里可能还会遇到困难和危险,二人决定继续同行,他们只能让女人等在原处,等待他们回来。

“循环……”

走在路上,沈然兀自喃喃。

“什么?”陆城问。

沈然摇了摇头,没有说出当下想法。“一会儿我们回到山坡上时,得要小心。”

陆城点头。

等二人再次走回那片“基地”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黑暗给了二人很好的庇护,山坡上微风凛凛,除了他俩,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只有从一座座小平方的窗户里透出亮光。

疲劳的感受正随着夜晚的降临慢慢渗进沈然的身体。

陆城有些担心,但他知道,没有完成这件事情,沈然不会让自己休息。他走在沈然身边,让他随时都能靠着自己。

终于他们走回到那片山坡的边缘。

“现在我们先走到最近的一间平房门口试试,最初走上山坡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是我们自己走进房子以后才出事的,看看能不能不被她们发现吧。”

沈然出着主意,陆城没有异议。

两人尽量不出动静地快速走到最近的一间平房的门口,依靠着墙壁,想从窗户往里张望,以便找到合适的时机,进去“借”一样工具出来。

忽然,距离门口不远处的草地里蹿出了一个人影来。

两人都冷不丁地吓了一跳,陆城下意识地护在了沈然的身前。

然而,等他们借着身后小屋里透出的灯光看清来人的模样时,惊讶的表情再次出现。

怎么会……

“你是……楚妍霏?”沈然不确定地问道。

那来人同样回以惊讶,“你认识我?”

沈然与陆城对望一眼,同样都感到莫名不解。

“你怎么会……”沈然想要询问她怎么会在这里,却又觉得这个问题没头没尾,显然眼前的楚妍霏并不觉得自己已经见过他们。

“你们也是无意间走到这里来的吧?”楚妍霏加快语速,很着急的样子。“我告诉你们,这里不太对劲,这里的人都很奇怪,最好早点从这里出去。”

她神神秘秘的样子让陆城和沈然有些哭笑不得,陆城想说:“我看你就挺奇怪的。”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楚妍霏又道:“她们一直要留我,好在我自己出来了,我不知道哪里能走出去,你们知道么?”

面对楚妍霏的询问,陆城和沈然的第一反应是,真不巧,他们也不知道出口在哪。然而,一转念,沈然就想到了困在湖面上的那个楚妍霏。

在这里,奇怪的事可多了。

光是楚妍霏,他们就已经见到两回了,这还不算湖底的那一堆。他们是来找楚妍霏的,但是突然给他们一堆,他们也有些犯懵的。

眼前的楚妍霏在问出口在哪,而另一个楚妍霏此时却困在密林边缘的湖水里。

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呢?

“反正,出口不在东边。”沈然思考着,脱口而出道。

眼前的女人听罢眼前一亮,“你去过东边?是那儿吗?你看见了什么?”

沈然道:“那里只有一片湖水,什么也没有,走不出去的。”

“哦。”她若有所思地应道,“那往西边走,能不能出去呢?”

“我们不清楚,或许可以试一试。”沈然坦诚道。

楚妍霏听罢决定听从他们二人的建议,转身朝西边走去。

“她还真是果断。”看着她迅速离开的背影,陆城道。沈然仍旧望着女人的身影出神,陆城对他道:“这事越来越蹊跷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湖水的真实情况?”

沈然想了一会儿道:“我看她很想找到出口,我担心把那么惊悚的情况告诉她,会吓到她,让她变得困惑,不敢继续寻找了。”

陆城听罢点点头,同样若有所思道:“从刚才开始我见你就一个人在琢磨什么。现在又遇上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楚妍霏,你有什么新的想法么?”

沈然的确一直都在思考,一直有新的想法冒出来,但也许沈然自己也还未理清头绪,所以没有对陆城说出来,现在陆城感到正是交流的时机,因为他自己也有了一些想法。

“刚才在湖边,我们没有询问楚妍霏为什么会进入那片湖水。如果,她就是因为想要寻找出口,所以游入了湖中……”

“可是,刚刚我们才看到了一个想要寻找出口的楚妍霏,而且显然,她还没有去过湖边。如果不是你阻止了她去东边,她会不会再次游入那片湖水里呢?”

“如果她去了……”

“重复。你的意思是她的经历在重复,或者说,她是重复的?”

沈然点头:“可以这么说吧,其实在湖边,看见那些一模一样的尸体时,我就在想这个事。或者换一个说法,那些重复的尸体。”

“重复的尸体?”陆城托起下巴,皱眉道:“如果是一模一样的尸体,那可能是有着许多长相和楚妍霏一样的女人,而如果是重复的尸体,那意味着,是同一个女人,重复地死亡吗?”

陆城认真地揣测着所有存在的可能。

“或者,再换一个词,循环。”

两人四目相对,心中的想法在彼此的交流中渐渐清晰起来。

“可以说是有无数个女人,也可以说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楚妍霏自己。每一个她,都在重复着她自己的遭遇么?”

沈然再次点头,他们的猜想基本达成了一致。

“如果说每一次她都会掉入同一片湖泊,那么,你刚才让她不要去东边,改去西边,那是否意味着她已经不再重复之前的经历,打破了过去的循环,有了新的可能了?”

这次换沈然皱起了眉:“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就是因为想到她可能会重复自己的经历,所以特意告诉她不要去东边。甚至,在这之前,在我们还在湖边的时候,我就隐约有这种想法,不知我们的出现是否就已经打破了这种重复,是否就能够给她带来改变。”

“但愿如此吧。希望她找到出口,一个人躺在湖里慢慢下沉,太过绝望了。”

讲到这里,陆城忽而又想起了什么。

“等等,如果说每见到一个她,都是她自己经历的重复的话,那么,刚才我们见到了一个新的她,是否意味着,躺在湖水里的那个她,已经……”

沈然望向陆城,怔忪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