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八章 进入

最新网址:dn07

一分钟以后,陆城眼前一黑,进入了一种无知无觉的状态当中。

许光远说再给他一分钟的时间,他的确利用了这一分钟。

但不是用来犹豫,而是在最短时间内,考虑了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所有状况。虽然这件事暂时没有汇报上级,事情还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但他不能不设想周全。

他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这个时候他最信任的下属就是胖子。

他让胖子在五分钟以后赶到审讯室,在旁边看着,配合许光远。另一方面也是多个人盯着许光远。

看到不对,不管许光远说还要不要再加人“增援”都要汇报上级。

至于他们几个是在干嘛,陆城一时半会儿也和胖子讲不清楚。

只是简单解释了一句,“总之,就是沈然在审讯室里睡着了,我也要一起。一会儿我俩就在审讯室,你来看一下。不过这不重要,你要记住……”

胖子瞬间听懵了。陆城后面说了什么他都没太听清。

嗯?沈然是谁,为什么陆队会允许他在审讯室里睡觉,他们还要一起?

“陆队怎么老是语出惊人,这种事情告诉我真的好吗,还要我过去看……”胖子一边嫌弃,一边起身往审讯室飞奔。

等陆城再次睁开眼睛,周围还是一片漆黑。

但是他已经能够分辨,这种黑和闭上眼睛时看到的黑是不一样的。

他抬头看天,一弯月牙正挂在天上。

是天黑了。

“我怎么突然到室外来了。时间也到了晚上。”他有些发懵。

我是谁,我在哪里……

他想起一分钟以前的事情,许光远……那是在他昏迷之前的一分钟,昏迷之后,又不知过了多久。

现在就是在他说的那个意识世界里了吧。陆城想。

在他面前有一幢硕大的楼房,而他就站在房子的门口。

他伸手去触摸那扇门,门是木质的,手指相触的地方还能摸到木板表面并不光滑的尖刺和木屑。

“这感觉好真实……”陆城觉得最身临其境的3D游戏也不过如此了。

接着他叩响了木门。

砰砰砰……

“有人在敲门!”沈然第一时间听到了动静。

有人敲门,就得有人去应门,这样他们就有理由可以走出房间。

就算被那群吃人的家伙撞见,也未必会在第一时间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可能是小玉被救的唯一机会。

小A还在犹豫,沈然已经打开房间的门独自走了出去。

走廊上的确站着一个人。

沈然看见一头黄毛碎发,立刻就认出他来了,就是那个在饭桌上大笑的大嗓门男生。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长条状的东西,目测是一根钢条,拖在地上,摩擦得叮当作响,十分刺耳。

男孩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想必那就是小玉的房间了。

他转过脸来,看着沈然。

沈然也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一秒,沈然便掉头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现在男孩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了,没有准备进小玉的房间,这是好事。但是沈然知道自己还没法和他正面对抗,他手上没有趁手的工具,这也不是他的强项。

就这样被他盯着,吸引他注意挺好,沈然面不改色,顺其自然地下楼开门。权当自己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看看他的反应。

如果他跟上来,沈然就继续和他保持距离,如果他又转头去找小玉,那他就得当机立断,试着从后面给他一个偷袭。

沈然一步步走下楼梯,在转角度,他能瞥见男孩仍然在注视自己。

不知道男孩会看多久,他琢磨着到了楼下,得找机会看看有没有工具可以拿在手上,当个武器。

门还在敲着。听上去着急了。

会是谁呢?新的客人吗,小A没有说过晚上也会有客人。

沈然决定见机行事,看看这个新客人是否友善。

他缓缓打开门,木门发出吱呀一声。

当他看见一件被身材衬得极好看的墨色短袖时,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脸。

他稍稍仰头,月光把对方的轮廓照得分明。正是他脑海里的那张脸。

一瞬间的惊讶。

但是沈然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进来了,是陆城。

沈然让陆城去找许光远,他相信陆城一定会提供帮助。

但他没想到,陆城会这样不惧后果地把自己卷进来,以这种方式来帮他。

他口中谢谢还没说出口,陆城就推开半掩的门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地方,你在做什么?”他看着沈然纳闷地问。

他先将沈然上下打量了一番,确认他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不自觉松了一口气。啥事没有啊,怎么就满头大汗的,还是太娇气,瞧这小身板,细胳膊细腿的。

他刚想摆出领导的架势对沈然进行一点批评教育,很快又想起许光远对他说过的话。

尤其是那句,实验影响了沈然的身体健康。

他想象着沈然由一个180斤的胖子逐渐消瘦,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想想就可怜,于是作罢。

他拉起沈然手腕,想带他离开。

“你太可怜了,我们还是走吧。”

沈然:“?什么可怜。”

突然,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声音尖锐刺耳,回响在空荡的房屋里。

陆城和沈然双双抬头,朝声源看去。

原来是黄毛又在拖着钢条走路了。

他最后瞟了一眼沈然,接着便转身,朝小玉的房间走去。

糟糕,沈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刚才自己和陆城说话转移了注意力。黄毛以为沈然不再注意他,便继续自己手头的事了。

沈然顾不上许多,转头就朝楼梯跑去。

陆城知道有情况,也跟在沈然身后,一起朝楼上奔去。

他一边跑,一边下意识去摸腰上的枪。

出外勤养成的习惯了,出任务前总要确保自己的枪带在身上。

可是他摸了一阵,什么也没摸到。

陆城猛然醒悟,“擦,没梦过来!”

沈然知道陆城说的是枪,他有些遗憾,又觉得好笑,不经意地抿嘴一笑。

不过很快,他就收敛了笑意。

他站在小玉的房门口,一脚踹开了房门。

只见黄毛正背对着他们,用右手的臂弯死死地勒住一个女孩,那女孩就是小玉。

女孩苦苦挣扎,说不出话来。

沈然顾不得危险,上前又是一脚,把黄毛踹得一个趔趄,他没有站稳,松开了手中小玉。

身后陆城看得明白,一把将小玉揽在身侧,不让黄毛再靠近。

沈然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人,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吃饭时也见过她,但没有太多印象。

小A说过卧室基本上是两到三个人一间,这个长发女孩应该是和小玉住在一间房。

但是看刚才那架势,她也在帮着黄毛抓小玉。

看来长发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被他们同化了,和一个随时准备试探,靠近,找机会吃掉自己的同伴住在一起,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小玉现在已被救下,沈然的心放下一半。

黄毛刚一站稳,马上又操起钢条朝沈然抡了过来。

陆城一手护着小玉,把她放到自己身后,一手上前,抓住钢条。

沈然闪身一躲,却被后面的长发女孩死死勒住。

沈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从背后拽了下来。

谁知那女孩又从后面转到前面,面对面抱住了沈然。

她双手挽着沈然的脖子,把头也靠在沈然的肩膀上,乍一看还以为是撒娇的情人,紧紧地缠在身上。

“放……开。”她抱得极用力,沈然的喉咙受到了压迫。

“哈哈哈,哈哈哈。”黄毛又大嗓门地笑起来。

陆城立刻夺过黄毛手里的钢条反手在他头上一击,等抱着头笑不出来了,陆城又将钢条打在了长发女的身上。

由于长发女死死抱住了沈然,陆城这一击还未敢使出全部力气。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见了令他触目惊心的一幕。

只见长发女的脖子上凭空出现一道红色的印记,就像被一只隐形的刀子横着割开了一道血口子。

那道红色的印子里慢慢渗出血来。

原以为她就要血流而死,没想到,她却慢慢仰起头头,努力地让那口子开得更大一些。

这样不是死得更快吗,她在干嘛?

等她把那裂缝拉扯到肉眼可见的程度,脖子上下两截几乎只有后颈的部位是相连的,然而,预想中的血液喷溅,头颅落地的场面都没有发生。

只见长发女一下子把脖子的裂缝张到了最大的程度,没错,就是张开,就像是她的嘴巴一样,一下张大。

猛地就要朝沈然的肩膀压下去。

陆城看明白了,那里就是她的嘴巴,她不是要压沈然的肩膀,而是要咬下去。

隐约间,陆城似乎从她脖子的那道缝隙里看见了一排尖利的牙齿。

他立刻拿起钢条朝女人的快要折断的脑袋砍去。

这一回,女人的头颅被彻底扯断,翻转着滚落地面。

“你没事吧。”陆城俯下身,单膝跪在沈然身边,小心将他扶起。

“咳咳,没事。”沈然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呼吸渐渐顺畅起来。还好陆城来了,不然他一个人,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来。沈然心里这么想着。

还没等他们喘上几口气,沈然就听见门外传来了窸窸碎碎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