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沈然蓦然领悟。

按照刚才他们的推测,如果楚妍霏一直处于一种循环当中,那么,当一个新的楚妍霏出现时,是否意味着先前的那个楚妍霏已经死亡了?再一次地开启了一个新的循环?

意识到这一点的沈然,心中一阵寒凉。

刚刚还说要去救她的,现在就已经晚了么?

“我们现在再回去看看她么?”沈然问。

可是二人现在还没有找出救人需要的工具,继续再找也不知是否徒劳一场。

陆城想了想,道:“既然已经找到这里了,还是先看看能不能拿出工具吧。”

两人于是计划着如何从这户点着灯的人家里找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可以先从窗户往里看看,是否能从窗子附近找到长绳或者鱼竿一类的东西,再不济,就进屋去一趟。现在想起来,他们刚被邀请进屋的时候,还没有遇到什么袭击,反而是被人礼待的,只是在他们提出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才遭遇了危险。如果能想出应对的策略,或许就能安全地出入这些房子。

就在他们商量着对策,准备再进屋一试的时候,忽而又听见有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呼唤他们。

站在房子门口的两人转头一看,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迎面朝着他们走来。

又是谁?

这一次两人都提高了警惕,不会是房子里的人走出来了,要来袭击他们了吧?

“喂,你们,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想问问你们,你们知道这里的路么?”

来了一个问路的人,是女人的声音……

两人往前探身,直到他们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两人几乎同时定格在了原地,怔怔地望着那个一步一步走向他们的女人。

“你是……楚妍霏?”沈然再次发出了这句疑问。

“你认识我?”女人又以相同的惊讶语气回答了沈然一次。

沈然与陆城面面相觑,沉默许久。

“我想问哪里能走出去,你们知道么?”连问的问题都一样。

“东边不行,西边有人去了,但没消息,南面就是我们来的方向。北面还不知道。”陆城全给她分析了一遍。

“南面也是我来的方向,那里就是入口,只能进不能出,一进来下山的路就被封死了,你们也别想从那出去。那我就走北面看看吧。”

说完,她又再次利落地独自一人选择了北上。

只留下沈然和陆城二人继续面面相觑着。

怎么回事,又来了一个楚妍霏。

这已经不是有几个楚妍霏的问题了,而是隔多久会见到一个楚妍霏。

现在沈然觉得看见一个楚妍霏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他们来这里就是要找楚妍霏的,但是现在,见到楚妍霏却让他们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不安。

新出现的她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每一次的她最后都去了哪里呢?这些问题他们都还没来得及问。

更顾不上问她,是否有携带危险物品的问题了。

楚妍霏说南面他们来时的路,在他们进入以后就被封死,进来的人无法出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不成连他们两人也无法出去了吗?

那他们找到了楚妍霏又能如何,无法将她安全地带离这里了吗?

眼下,这是更严重的一个问题。

“这座山究竟有什么古怪,我们最好先弄明白,否则我们自己可能也出不去。”陆城严肃道:“不能再耽误了,我们先去湖边再看看吧。”

“好。”沈然同意,旋即他又停下了脚步:“等等,我想再看看等会还会不会有楚妍霏出现,说不定能从中找出什么规律。”

“那……我快去快回,你在这儿等我?”

沈然有所犹豫,最后点头道:“二十分钟,我只给你二十分钟,如果你没回,我就去找你。”

“嗯。”陆城看着他担心的脸,答应道。

说完,他转身,快速地往树木密集的东边跑去。

等他跑到湖边,湖中央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他左右张望,大喊了几声楚妍霏却无人答应。

他靠近湖岸边,朝湖底望去,湖心底部犹如小山一般地堆叠着数不清的尸体。

那些一模一样的尸体,陆城一时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只是隐约觉得,那“山”的表面,似乎又多了一具尸体。

“真的死了?”

陆城没有多耽搁,转身立刻往回跑去。

时间差不多卡在二十分钟左右,他害怕这座诡异的山林会让任何东西突然消失,什么都可以,唯独沈然不行。

他加快脚步。当他终于跑回那间小屋的门口,看到沈然等待的身影时,这才放慢脚步,大大地喘了几口粗气。

“怎,怎么样?你又看到她了吗?”

沈然见他气息不稳,反问他道:“有什么情况么?怎么这么赶?”

“没,没什么。”陆城站定,气息终于平缓,说话却还打结巴,“那边,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像我们猜的那样已经……”陆城语噎,心里遗憾,终究是没有赶上。“你呢,这里什么情况?”

“我又见到她了。”

“哦?几次。”

“五次。”

“五次?”陆城没有想到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楚妍霏竟然又出现了五次。“每一个她都不认识你,都在找你问路么?”

“不是。不过我倒是找出了一些规律。”

“是什么?”

沈然分析道:“在你走开之前,加上在湖边见过的那个楚妍霏,我们已经遇见了三个活着的楚妍霏。”

陆城注视着沈然,紧随他的思路。

“第四个楚妍霏出现的时候,我一开始的确有点不安,不过在我首先向她打了招呼以后,她显然认出了我,她告诉我,西边的路也没有走通,确切地说,是在不知不觉中折返了回来,就像走在由镜面折射出来的道路一样,穿越过去,反而走在了折返的路上。

她说自己不知不觉中走了回来又见到我。

她说的这些还是非常诡怪异,不过我心里倒是稍放松了些,毕竟她又回来了,没有消失,没有死亡。

然后我也像你一样分析了一遍,现在已知东边是潭’死水‘,西边是个无限返回的镜面,南面是我们来时的通路,就只剩北边了。

她听完,又接着朝北面走了。”

“这样啊。那她后来回来了吗?”

沈然摇了摇头,道:“没有。不止她没有回来,我们在这里见到的第二个楚妍霏也没有回来。”

“第二个妍霏……你是说除开湖面上见到的那一个,我们来到这里之后见到的第二个女人?”

沈然点头:“对,就是在这里出现的第二个女人。这里见到的第一个楚妍霏已经回来了,就是我刚才说的第四个女孩,她是在听了我的建议,去了西边以后回来。我们见到的第二个女孩,是听了你的建议去了北边。”

“是,这我记得。就是看见她了以后,我才觉得不妙,又去了湖边看看。”

“嗯,就是她,去了北边以后,没有再回来。接下来出现的几个女孩,都不是她。不仅如此,刚刚我说的那个第一个女孩,也就是去了西面,后来又去了北面的女孩也没有回来……”沈然担心自己说得太绕了,抬头看了眼陆城。

陆城眉头紧锁,但显然听得入神,完全跟上了节奏,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立刻低下眉眼,继续道:“连续试验几次,我发觉从南面和西面来的女孩,都有可能再次出现,唯独去了北边的女孩,不再有消息。”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东边,西边和南边全都无法走通,唯独北边,没有消息。那么北边……”

“北边或许有所不同。或许我们该去看看?”沈然询问地看向陆城。

“我同意你的分析。我们一起去看看。”

想要到达北面就要穿越这片“基地”,往坡度更高的山坡上行进。

远远望去那里被基地边缘最后一排的树木遮挡,看不出后面还有什么。

“你在担心什么?”走在路上,陆城开口问道。

沈然一路沉默,没有说话,陆城却觉得他有话想说。

沈然讪然一笑:“我原本在想,我们是否能够帮助她生还,在湖岸边的时候看到那堆尸山的时候就这么想,她的经历在重复,我期望我们能够打破她的重复。

然而,后来我们又遇见了第二个她,第三个她,原来的她还是死了。”

“她还在重复。”

“我甚至不清楚第二个,第三个她是否也在经历重复,而我们的建议是否真的改变了什么?”

“你是担心我们的存在,没有帮助到她们?”

“确切的说,是我们的存在本身,是否也是循环中的一环。”

陆城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们就是她重复经历的一部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城内心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他突然理解这一路上沈然的沉默是因为什么。

难道他们想要帮助对方的所有努力和行动都是徒劳,都是循环当中会发生的必然。

“那你还去么?”

“去。”一秒的停顿后,沈然向前迈出了脚步。

陆城看着他背影,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