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境追凶 >   第八十一章 操控

最新网址:dn07

陆城也在同一时间看到身边多出来个人影。

他一把抓住沈然手臂,将他护于身后。

还没等他看清那人影是谁,陆城的身边似乎又多出了一个人影。

陆城拉着沈然往后退了一步。

他不知道这些人影是从哪冒出来的,准备做什么,他尽量保持谨慎,不发出声音。

当他还想继续往后退的时候,沈然却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背后……也有人。”沈然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异常清晰。

什么?

光线很暗,陆城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就在他准备寻找方向突围的时候,暗房里慢慢有了亮光。

就像他自己刚才描述的一样,是暗房里的橙红色光线。

终于,他看清了面前人影的模样,长发,身型较小,一看就是女人,当她慢慢抬起头来,看向陆城时,陆城感觉惊讶却又有所预料。

“楚妍霏,”陆城看着她道:“你果然在这里,你在这里做什么?”

“楚妍霏……”没想到身后的沈然也缓缓地叫出了这个名字。陆城转头,看见沈然正在和另一个人影对话。

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们环顾四周,原来他们所在的这间房子,根本不是一间没有人在的空房子。

相反,这里面有很多的人,很多的一模一样的人。

是楚妍霏。

她的数量之多,简直可以用密密麻麻来形容。原来刚才沈然和陆城一直都走在她们这一堆“人群”的中间。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是想出去么?”陆城又问了一句。

“在等你。”楚妍霏冷冷地看着陆城,全然没有了他们之前见面时候的正常神色,现在的她双目无神,好像被掏空了一般。

“等我?”

“等你们。”她又纠正了一下用词。

猛然间,陆城想到了什么,他一把将身后的沈然揽到了身前。

沈然一时还未反应过来,等他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再一次被陆城护于双臂之中。

下一秒,他也想到了陆城做出这个举动的原因。

他赶紧转身,去看陆城。

“你没事吧?”他紧张地问。

他伸手环过陆城的上身去触摸他的后背。

干净的,没有血液,还好,还好。

沈然的神经稍稍放松下来,双手自然地环于陆城的腰间。

胸膛仍旧起伏急促。

“我以为……”陆城想要解释自己突然的举动。沈然却道:“我知道。”

刚才那一瞬陆城脑海里浮现了先前那卷漂浮在头顶上方的那卷底片。

他们最后看到的那张照片,是有一双手在黑暗中举着一把手枪,对准沈然。

当时看到这张照片的陆城,就已经感觉非常不适,只是还没等他们把底片全部看个清楚,这些底片就全部移动了位置,接着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现在想来,这些底片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记录了下来,包括一些还未发生的事。

沈然和陆城两人都在一瞬之间明白了这些底片相互之间的关联。

所有在这片树林,在楚妍霏身上发生的事都出现在了底片上,以及即将发生的事。

所以照片中的场景,他们几乎都曾见过,然而最后看见的那张照片,并未发生过,那么,这很可能意味着,接下来的任何一秒都有可能上演这一幕。

当楚妍霏神情异常地站在他面前,说自己在等他们,尤其是特意纠正了说法,将沈然也算进来,陆城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她可能想对他们做点什么事,而这件事的对象包含沈然在内。

他马上想起了那张底片,看到底片时的那种不适一直留在他的心里,楚妍霏的话刚一说完,他就意识到,她并没有立即对他下手,那么,她有可能会对沈然下手。

陆城脑中闪过底片上的情景,没有一秒钟的思考,他立刻将沈然护于自己身前。

至于自己会如何,他已经来不及细想。

好在,枪声没有响起。

陆城的额头渗出冷汗。是自己想多了吗?失策了?

环抱着沈然,陆城轻轻松了一口气。

然而沈然却仍旧一动不动,身体僵硬。

“怎么了?”陆城靠近沈然的耳边轻声问。

沈然没有回应。只一秒钟,陆城就明白了过来,于此同时沈然突然用力地移动身体,却被陆城死死地扣在怀里,一点也动弹不得。

“陆城!”沈然紧张地喊他的名字。

“是不是有人拿枪抵在了我背后?”

原来他早已想到。沈然放弃挣扎,他知道凭自己的力气一定拗不过眼前的大块头。

冷静。

沈然听见自己的心里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告诉自己保持冷静。

陆城的体温透过衣服,传到他的皮肤,温暖着他的身体。

没错,他要保持冷静,他不能让恐惧剥夺理智,他要这具身体保持温暖,并且持续地温暖下去。

“等等,为什么要杀我们?”沈然开口询问,他试图打断她们的行动。

“是指令。”刚才说在这里等他们的楚妍霏回答道。

“指令?谁的指令?”

“这里的主人。他在我的脑中对我说的。杀了你们,然后我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楚妍霏的语气依旧冷漠,不像原本的她,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沈然不知道她是不是受了所谓的“这里的主人”的影响。

“这里的主人,你是指这间房子的主人吗?”沈然继续问。

楚妍霏点头,“他操控这里的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就在楚妍霏还在讲述的过程中,陆城突然一个转身,紧紧抓住那只在他身后举着枪的手腕,另一只手臂环过举枪之人的脖颈,将她牢牢地缚在臂弯中,最后抢过她手中的枪,抵在了她自己的太阳穴上。

这一连串动作就发生在一瞬之间,没有人来得及反应。

相比其他人的措手不及,沈然对于局面的变化已有隐约的预感,配合得久了,他对陆城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以陆城的实战经验,他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扭转局面的机会。

饶是如此,他仍然被陆城的速度所惊艳。

他愣怔了一秒,转身站在陆城身边。

“你们,退后。”陆城抓着人质,带着沈然一点点大门的方向退去。

“这里有这么多个我,你杀了她吧。”一直在指挥的楚妍霏冷漠地说道。说完,周围数不清的楚妍霏又围了上来。

手握热武器的陆城自然是不怕这些迎面围堵他们的女人,他有把握自己一个人也能对付这一屋子的人。只是他十分警觉是否还有人隐藏武器。

沈然想了想,又开口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主人究竟是谁,但我想,有一点你一定理解错了。如果说他真的操控着这里的一切,那么那些漂浮的底片一定也是他的杰作吧。也许你正是看到了那些底片才确信他真的能掌控一切,原因就是所有他拍下来的情景都真实地发生了。甚至包括还未发生的事情。你觉得这些照片的性质已经不是记录,而是预知。不过,你可能忽略了一个细节,所有的底片最后是首尾相连的。”

听着沈然的分析,一直冷漠的楚妍霏微微上挑了眉角。

“所有的底片都是按照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一张一张排列的,然而,最后的底片又和第一张底片连在了一起,那么,如何分辨初始的底片是哪一张呢?

这是不是你的主人在暗示,从任意一张底片去看,它与前后两张的顺序都是相连的呢?”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所有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最后都是一个循环。你举枪要杀我们的画面也在照片之中,就算你杀了我们,最后事情还是会回到最初,一切又会开始重复。”

当沈然说出最后的结论时,楚妍霏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她睁着一双大眼,怔怔地看着沈然。

她的脑中开始循环播放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这些照片中的每一个场景她都经历过,每一个选择,每一个情境。为了要将所有的可能都尝试一遍,以至于硬生生地多出了这么多的自己。

然而,直到所有的自己都聚集到这里,却仍旧没有找到出口,仍旧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掌控着。半晌,楚妍霏上前一步,对沈然道:“我想,你说的对。我有了新的计划。”

她的脚步没有停下,陆城和沈然下意识往后退。

突然,她凑上前在沈然面前轻声说道:“我全想起来了。这些照片都是我的记忆,这里没有真正的出口,等这座房子挤满人的时候,那些底片上的影像就会突然被曝光,所有的底片遭到损毁,连同我的记忆一同被清空。

一部分的我,又会回到原点,重新上山,另一部分的我,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会遗忘,遗忘了名字的我就会成为‘主人’的奴隶,没有了名字,只有一个编号,永远地作为’主人’拥护者存在着,遵从他的指令,阻止每一个想要离开的自己。”

沈然很快想到了那些住在山坡上的没有姓名只有编号的女人。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开始看到她们的时候总觉得记不住她们的长相。一定还是那位“主人”施加了什么障眼法,她们每一个人原来都是楚妍霏,她们都长着同一张脸!

她们住进了山坡上的小房子里,而且每一个人手里都抱着一个孩子,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知道了,我要离开这里,就必须摧毁这里。”楚妍霏继续道:“我需要一个可以摧毁这里的东西。这个东西只能从山外寻到,我会救你们出去,拜托你们告诉下一个即将上山的我,告诉她,让她把这件东西带上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