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524846492。

怎么会……

就是这串数字。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这串数字与嫌疑人的关联的推测都只能算是捕风捉影的话,那么这一次,从楚妍霏手中写出的这串数字,无疑向沈然和陆城证明了它的重要性。

它与嫌疑人之间的确有关联,而且正在起着什么作用。

之前与这串数字有关的嫌疑人都是已经真实作案了的嫌疑人,而这次楚妍霏只是有犯罪的念头,还未犯案,竟然也与这串数字有关。

那么,这串数字与他们的真实关联是什么呢?

之前沈然猜想过,这串数字表面上是与这些嫌疑人有关,但背后,其实指向的是警局,或者是自己。

他没有和陆城交流过自己的这番推论,然而,纵使陆城过去没有这个想法,今天看到楚妍霏写出这串数字肯定也会联想到这一点了吧。

真的是和自己有关吗?

还是和警局里的什么人有关吗?

每一个认出这串数字的人好像都和沈然接触过,也是沈然自己带着这串数字来请陆城调查的。

在这个时候沈然与陆城短暂地对视了一眼。

沈然能够从陆城的眼中看出一丝疑惑。

沈然想要和陆城说点什么,可是楚妍霏的手却仍在继续颤巍巍地往下写着。

她已经写完了这组数字,还要再写什么呢?

两人再次盯紧了她下笔的纸。

这一次她写了一个像是8,又不是8的数字,再往下,她似乎要画一个像是0的圆圈,只是那个圈不是写在8的后面,而是就在数字8的同一位置,大大地画上一个圈,将其包围在了圆圈当中。

“8,0?”

就在他们这么猜测的时候,楚妍霏又在这两个数字上面继续画了一个圈,接着这个圈越画越快,越画越多,她下笔也越发狂乱,这些圈一个比一个扭曲,一个比一个凌乱,画到最后,所有变形的圆圈覆盖在一起,将原先写在这个位置的字迹完全遮住了。

像是在画圈,更像是在发狂,她握着笔杆的手越发使劲,终于在最后一刻将纸面戳破。

她的脸上也不像最初那般毫无表情,而是皱紧了眉头,很是痛苦的样子,又像是被人逼迫着做不情愿的事情。

然而她一直是一人闷头写着什么,周围并未有人干预和逼迫她。

随着手中动作幅度的加大,她口中喃喃的话语也加大了音量。

沈然凑近了倾听。

这会儿沈然听清了一些,她一直在重复一个字,但是没有完整的词汇和句子,沈然还未完全听明白。

“扎,扎……”听上去就是这样无意义的重复。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手中的动作也越发不受控制,纸张都已写破,仍没有要停止的表现。

眼看她就要拿笔划向自己的大腿,沈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肖医生也赶紧指派身边的护士上前将她的手臂捆缚起来,并且准备向她注射镇静剂。

眼见楚妍霏的状态突然转变,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平静,沈然和陆城与医生打过招呼后便退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沈然的手中仍然捏着刚才从楚妍霏手中拿走的那张画满涂鸦的纸。

沈然走到靠窗的位置,就那么站着,拿起那张纸看了起来。

陆城也走到了他旁边,低头凑近了看。

沈然看着那串他们已经非常熟悉的号码,后面接着另外两个不明所以的数字。

一个8,和一个0。

他记得当时楚妍霏写完前面那组数字,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才再下笔写出后面的字的。

也就是说,后面那两个数字字的含义,可能与前面那组数字无关。

这点正好应和了沈然的猜想,前面那串数字应该就是指代那个群号,不会有错。

不过……沈然仔细地对比前后两个部分的数字。

前面有一数字8,后面也写了数字8,不过,怎么看上有些不同呢?

不是一点不同,而是笔法的根本不同。

前面的数字8,能够清晰地看出上下两个圈是一笔画出的,先写出上半部分,再连着把下半部分写出来,在书写上属于正常的笔画顺序。

可是反观后面的那个8,笔画看上去极不自然,不是先写了上半部分再连着写下半部分,而是……

先写了左半边?

沈然没有看错,楚妍霏在写这个字的时候第一笔就是在左边画了一竖,然后才在这一竖的右边上下各画了一个圆,两个圆组合在一起,这才成了一个8字。

只是这两个圆画得极为“抽象”,并不是标准的圆形。若不是因为楚妍霏在前面写了一串数字,沈然都未必能将这个数字认出来。

等等,如果不看前面的那串数字……

如果它不是一个数字呢?

是因为先前已经认出了楚妍霏写的一串数字,而且她的字迹总体很难辨认,所以才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吗?

就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一个数字了?

“如果不是数字的话……”

陆城听见了他口中喃喃的话,“如果不是数字”,陆城顺着他的思路往下道:“汉字,或者英文……”

“B?”两人异口同声。

这是最接近字母8的英文字母了。如果数字8实则是大写的英文子母B,那在8上面画的那个圈……

可能也不是数字0吧?

仅仅一个大圆圈着实难以区别究竟是数字0,还是另一个英文字母O,然而无论是数字0,还是英文字母O,沈然和陆城都想不出楚妍霏想表达的是什么。

这里存在四种排列组合,一个数字和一个英文字母,英文字母和数字,以及两个英文和两个数字。

如果是两个数字,则是80,如果是两个英文,则是BO。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许光远这段时间一直在自己的研究所待着,自从上一次找过沈然之后还未再找过他。

一是因为沈然的委婉拒绝令他心情有些失落,二是他答应了沈然,要继续帮他追查实验室有人私自调取他个人信息的事情。

只有这件事有了进展,他才好进一步再说动沈然,想必沈然也会发自内心地高兴和感恩,到时候再想劝说他,难度就减少了许多吧。

许光远这么想着,一有时间就会继续调查这件事。

沈然发生梦游失忆,也就是他认为自己失踪的那件事是在去年四月份,距离现在差不多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而他的资料被人查看是在更早的时候,是在这件事发生的三个月以前。

因为时间上接近,所以当时许光远很快就联想到这两件事或许有些关联。

现在,先查出是谁调取了沈然的资料才是关键。

奇怪的是,那一次的资料调取,并未记录调取者的信息以及用途。按照研究所的规定,每一次实验信息的查阅和使用必然都要经过审批,并且备注使用者和使用目的等各项信息的,难道是有什么未被记录的操作吗?

一年多之前许光远还不是项目负责人,资料的调取和审批不归他管,他也没有权限。若不是他现在成为了负责人,恰好又因为沈然的原因特意去查看了那一整年的记录,他根本不会发现这里有一个漏洞。

记录的保留时间有限,再过两个月,这些记录可能就彻底查不到了。

事不宜迟,他最好尽快查出来。

考虑了片刻,许光远拿起电话给当时同在项目组的同事,一一询问他们是否有申请单独查阅过被试验者的资料。

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几乎所有同事都表示了同一个意思,那个时间他们的第一期实验已经结束了,没有特别的理由再去查阅资料。

仔细想想,他们说的没错,那个时候沈然刚好经历过一轮实验,也就是在那次实验之后,留下了后遗症。

对了,关于他的后遗症,其实在实验之前每个被试都有经过严格的测试和筛选,为什么沈然还会患上后遗症呢?

当时负责人的解释是,他的体质特殊,通过他们的前期筛查是查不出问题的,这是他们的实验漏洞,之前会再改进。

事情果真是这样吗?

当时许光远作为研究员之一,只负责项目的设计环节,对于前期数据筛查并不负责,也不清楚。

只有负责人是总体统筹整个项目的。按理说这些都经由他把关……

当时的负责人,也就是许光远的直系领导,韦东旭。这个项目初步取得成果之后,韦东旭就升任了研究所副所长一职。现在仍是许光远的上级。

这件事,真的要去问他么?

许光远坐在办公桌前,摘下眼镜,双手合十撑着下颌,修长的手指遮挡了下半张脸,看不出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当初许光远能够被选为项目负责人,也是经过了韦东旭的同意的。

现在韦东旭又是他的上级,贸然去问上级这个问题是非常冒犯的,可能会引得韦东旭的不悦。说得严重一点,这是在怀疑领导的失职。

不过作为资深研究员出身的韦东旭在外人的眼里一直是个专注科研,不喜交际和场面的人,

性格直来直去,或许并不会计较这些。

比起韦东旭,许光远的性格其实更加圆融。

不过既然韦东旭能够步步高升也绝不是简单的角色。

真的,要去找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