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n07

株洲?

是父亲失踪的地方……

沈然听到这个地名的瞬间瞳孔放大了一秒。

“不过,在其他城市也有拍到类似的照片,每张照片相似度各不相同,仅凭照片的地点在株洲不能完全证明什么。”陆城冷静地分析道:“当然,这两张照片的匹配度极高,也绝不是偶然的。我会尽快查清照片中建筑的信息。”

“嗯。”沈然答应着,陆城办案他放心。

“老大,已经查到了,这张照片的地点应该是在北部湾海域的边缘,非常靠南,周边的环境能够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相似,不过……”电话对面传来胖子的声音,此时他正坐在电脑桌前,向陆城汇报。

“不过什么?”

“这个相似度仅是指周围的环境,至于这座房子,这个地点并没有这座房子的存在。有几种可能,一是这里从来就没有建过房子,也就说我们找错地方了,第二种可能就是这里之前建有房子,但是已经拆了。我再联系当地房管局问问吧。”胖子在陆城手下几年已经十分具备经验和效率,该怎么做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他人的指示。

“辛苦你们。”沈然心中感谢,这是沈然自己过去的陈年旧案,说到底并不在他们目前的工作范围,只因陆城一句话,胖子便义不容辞地帮忙,还叫来同事朋友找人来查。

沈然想要到警局来帮忙他们工作,陆城却只让他在家休息。

“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通知你。”

又等了半日。

“老大,查到了,过去那里的确有过一个建筑,登记过的,合法的,说是某个新兴产业公司的工厂。”

“新兴产业公司,工厂?”陆城疑惑。

“我也觉得奇怪,工厂怎么会建在海边,只是是单独的一间房,而且,新兴产业如果建有工厂应该是很大规模了吧,怎么会无声无息的?”胖子把陆城心中疑惑全都细数出来,“不过我们查了,登记的建筑用途的确是厂房。”

“这个公司叫什么,能查到吗?”

“我看看……公司已经注销了,名字叫Blue Ocea

是英文名。”

听到这个名字,陆城顿了顿,“你说什么?”

他凑到胖子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前仔细看了一眼,公司名称是叫Blue Ocea

旁边还附有一个公司的Logo,是公司名称的缩写,由两个英文单词的头个字母组成,也就是“B.O”。

陆城立刻拨打了沈然的电话。

“我查到B.O是什么了。”陆城开门见山地说。

“什么?”沈然有些意外。

“是一个公司的名称。”

“公司?什么公司,负责人是谁?”沈然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看登记资料是新兴产业科技公司,公司已经注销,负责人的电话也打不通。我会再找人打听。”

“哦……好。”虽然信息还没完全调查清楚,但是能有这样的进展,沈然也已感恩。他答应完好,听筒对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信号不好么,陆城向来都是立刻回应他的。

“喂?”

“喂,我在。我是在考虑,我应该要去一趟株洲。”

“去株洲?”沈然没有想到陆城为了帮他查这件事竟要亲自远赴一千多公里外的外省去,“不好吧,你还有其他工作。”沈然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妥。

“嗯,如果要去株洲,就得先把手头上的工作交出去,不过我认为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亚于我的任何一项工作,如果我要去的话,我会向上级先汇报一下。你放心,我暂时不会把你的全部情况都汇报上去,只说是调查你父亲当年失踪的事情。主要是确保如果必要的时候,可以立刻得到支援。当然也很可能并不需要更多的人来帮忙,就是以防万一。”

陆城接着分析道:“现在我们已经查清了B.O所指代的含义,就是曾经建在株洲的一家公司。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那组数字和现实之间的联系,我们不能停在这里,不再进一步追查下去。但是现在那家公司注销了,人也找不到,仿佛人间蒸发,就算我们通过间接的途径查到了那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信息还是太少太局限了。最好我人直接到那里,把这家公司背后的人和关系都好好查查。”

“那我也一起去。”沈然立刻道。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刚才犹豫了。不是犹豫要不要去,而是……虽然很多时候出任务我都喜欢带上你,但是这次出远门,舟车劳顿,我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你留在申市我比较放心。”

“就是因为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情况,所以我更应该和你一起去。毕竟多个人也多个帮手,凡事我们也好商量。”沈然坚持一起同去。

“可是……”陆城一向尊重沈然的想法,只是这一次……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而且现在还没有具体查到哪个目标,应该不存在什么特别的危险。”

沈然说的没错,严格来说这次调查和之前几次相比,除了路程较远,实际上并无太大差别,他们调查周浩轩的时候直接进入了他的家里,陆城也并无太多顾虑,他带着沈然一起调查,自信他在自己身边不会有事,但这一次却犹豫不决起来。

就是因为距离远了吗?

距离的确是一个因素,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人员调度肯定不如在本市方便。更重要的是,这段时间跟着沈然一路调查这件事,他能感觉到这事背后盘根错节,绝不简单,而且所有的线索都围绕着沈然,却又没有直接的证据指明这件事和沈然有关。

沈父究竟为什么失踪,会和沈然有关系么?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陆城直觉这件事情不会简单。

就像一个未知的黑洞,他不知道让沈然接近这个黑洞,会发生什么。

他宁愿自己只身前往,穿越黑洞,全身而退,再回来把结果告诉沈然。

但是沈然说得并没有错……

这次调查和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好吧,我们一起去。”陆城还是答应了。

两人商量好了便开始各自准备动身前往株洲。

出发的前一天,沈然就已经收好行李,等在家中。他坐在沙发里,拿出手机,开始编辑一条短信。

“许师兄,这段时间我要出一趟远门……”信息是发给许光远的,他准备告知许光远他要去株洲的事,毕竟是出远门,万一许光远在这段时间来找他,他人却不在申市,这不太好。他没有提前告诉许光远,因为他知道许光远向来不想让他太过投入到警局的事务中。

不过这些话他早已准备好要告诉许光远,不止是他要出远门的事,还有他这次出远门的真实原因。

原本沈然并没有要告知他这些内情的打算,但是看到许光远这样主动地帮助自己调查,他又感到于心有愧。

要告诉他调查的内情,也就意味着要告诉他父亲的事。

正是因为这点,他犹豫了一段时间,最后他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许光远。

毕竟是一直在帮助自己的师兄,他对自己倾力相助,自己至少也应该等价地将所知信息告知对方吧。

陆城也在出发的前一天就做好了准备。

他原想带上胖子一起去,不过胖子最近正好有活要忙,而且原本就不是什么紧急的任务。把组里的人都带走了,工作的效率立马就会受到影响。

小美倒是有时间,只是当陆城提出她可以一起去的时候,她一听是陆城和沈然的要一同出行调查,她立刻拒绝参与这次任务。

其他的同事陆城就更不想叫上了,毕竟这次调查有一定私人性质,他并没有向其他同事公开过,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快下班的时候,他接到了丁一打来的电话。

“陆队,听说你快要去外地了,去之前聚聚呗,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丁一兴致冲冲地说。

丁一爱热闹,有事没事都喜欢组这种局,陆城没有拒绝。

地点在一个酒吧,陆城一进门就见丁一朝他挥挥手。

丁一的对面原本坐着一位身材颀长的美女,见陆城来了,他才起身与那美女暂时挥别,重新找了一个新的卡座与陆城坐下。

“怎么想到这里来聚?”陆城不知道丁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拢共是那么几副药。

这不,他立马就向陆城介绍起来了。

“这里距离大学城很近,很多女大学生都在这一带活跃,带你来看看年轻的美女嘛。”

陆城抓起桌前放置的一杯鸡尾酒,一饮而尽,“没兴趣。”

“旁边那桌的美女,身材多辣,没兴趣?她在看你呢。”

陆城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很辣么?这不是刚才和你喝酒的那个女人么,你怎么肯介绍给我?”

“刚才和我喝酒的是她旁边的那个!她俩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丁一无语,这个大直男,脸盲的症状还是一点也没减轻啊。

陆城对这种场所没有特别的兴趣,他准备和丁一再喝几杯就起身离开。

丁一猜测今天大概率依旧是无功而返的一天,不过对此他早有预料。

“陆队,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不是一个大直男?”终于,他问出了自己早就想问的问题。

“什么意思?我变渣了?”

“不,我是说……”